第一章 张家佃户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重生三国从养鸡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张家佃户

分享到:
关闭

刘欣重生这个世界已经一天时间,脑海中另一个记忆告诉他现在是光和六年,也就是黄巾起义的前一年,公元183年。

听到耳边一阵阵吵杂声,刘辛很清楚些不是普通话,可是不懂任何方言的他却是能够听得明白。

他睁开双眼,看见身旁坐着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正是这具身体的妹妹刘宛柳。她看起来面黄肌瘦,刚进入二月身上只穿着一件麻衣,比自己这件破粗布还要破。

“大妹!”刘辛看着眼前抱成一团,坐在干草堆上打盹的女孩不由说道,竟是没有一丝生疏的感觉。

“三哥,你终于醒了…你快躺下,你头上伤还没好!”女孩虽然清瘦,长的却很是标致,她看见刘辛醒来就要爬起,急忙搀扶他躺下。

刘辛认真的看着身边的环境,他现在住在一座茅草屋内,屋子四处漏风,在这初春的二月,显得异常寒冷。

而他的身下是一张破布,破布下面是一堆稻草,身上的被子到处都是破洞,里面的棉花已经没有多少了。

“三哥,你去庄里听课,被庄主误伤打了脑袋!”刘宛柳看见刘辛一副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样子,有些担心的对他提醒道。

刘辛回忆着这具身体的记忆,今天早晨他去庄上听先生讲课,结果课堂上上演了一出严父教子的场面。

张家庄庄主张扈早年曾去东胡草原走商,武艺自是不差,而少庄主十六岁已经打的方圆百里无敌手了。而只是普通人的刘辛只是一个小佃户,被庄主一棍误打在头上,没死已经是命好了。

刘宛柳见刘辛默不作声,想起中午刘辛被抬回来的场景,不由低声哭泣。

“别哭,哥哥没事儿,就是头还有点晕,院子里是怎么回事儿?”刘辛安抚妹妹,指着屋外问道。

“刚才张家送来的十两银子,大哥交给大嫂了,母亲想带你去县城看病,大嫂发了脾气,母亲还在哭了!”刘晚柳对刘辛说道。

刘辛听了没有说话。刘辛的父亲年轻时候曾经跟随张扈走过商,为张家出生入死十多年,最后在张家与邻村争夺耕地的时候被打死了。

张家给他们家赔偿了20亩良田,又赔了五千大钱,这才让大哥娶上了媳妇。

大哥结婚第二年便有了后,这让一家人很是欢喜,而大嫂却是越发的强势,整天在家里吵得不可开交。

家里三间土屋那是父亲在的时候盖的,以前父母一间,大哥、二哥一间,他与大妹睡一间,小妹与父母睡。

而现在父亲没了,三间土屋大哥大嫂一间,母亲一间,侄子因为要读书住一间。他与二哥,两个妹妹只能搬到茅草屋里住了。

想到这里刘辛心中不由苦笑,十两银子应该是张家庄对自己的赔偿,足够家里买三头耕牛,或者把家里房屋重新盖一次,只不过这钱进了大嫂的手中,要想再拿回来就难了。

刘辛抬手要起身,刘宛柳上前把他搀扶起来。

走出茅草屋,天色已经有些暗淡,刘辛不由打了个哆嗦,他身上之只有一件粗布衣,这才进入二月,天气可冷着呢!

母亲看见刘辛出来,擦了擦眼泪,这个时候刘辛的二哥担着一对粪笼也正好回家。

“三弟,听说你今天在庄上受了伤,严重不严重?”老二刘固进了院子,放下手中的扁担刘辛关心道。

“就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二哥今天在庄上活干的怎么样?”刘辛问道。

“还是那样子,能吃顿饱饭每天六个大钱,活也不累,挺好!”刘固低头说道。

家里人多每年都断粮,有时候从秋收开始家里就得吃菜团。菜团是用粗谷与野菜拌一起蒸成的窝头,吃起来难以下咽,上起茅厕也费劲,还不顶饿,普通百姓家里粮食不够了,只能这么将就这过日子。

二哥在张家庄挑粪,每天把庄上几匹马,20多头牛,30多头猪的大粪用扁担担到地里,张家给6文工钱,钱不多,但庄上佃户还都抢着去,只因庄上每天管一顿饱饭。

这个时候刘辛肚子突然叫了起来,贫苦人家平时都是一天两顿饭,中午一顿下午一顿,刘辛中午没有吃,到了现在已经饿得不行了。

“三子你今天中午没吃饭,娘这就给你做饭去。你身上有伤,得吃顿好的才行。”刘辛母亲看到这里,起身就要去做饭,家里厨房都在院子里,粮食都在母亲的房子里。

母亲拿着一个瓷碗从自己屋里打了一碗谷子,这谷子就是从收割回来在石磨上磨碎就拿回来,谷皮什么的全都掺和在一起。

贫困人家一天两顿饭,中午的时候就是粗面窝头加一些野菜,也可能面糊糊,这些对普通百姓来说已经是好饭了。

晚上一般都是一碗能看到碗底的稀粥,如果干重活了加个窝头。

母亲出屋,这时候大嫂也从他们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所有人看到这里全都闭口不言,而刘辛的大嫂郝春梅眼睛却是看向刘辛。

刘辛没有理会对方,他知道大嫂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开口要那十两银子,尽管要了她也不会给,但是让庄里其他人知道,会说她的短话不是!

看到刘辛似乎没有什么大碍,郝春梅顿时变了脸,她看向一旁正在做饭的刘辛母亲,顿时大骂了起来。

“晚上吃干饭,一大家子这么多人,都饿死了算了。不知道在家里干活,跑到庄里听课,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郝春梅正骂着,没想到刘辛却是说话了。

“大嫂这是在说我吗?”刘辛扭过头,看着郝春梅轻声问道。

郝春梅听到刘辛淡漠的声音,心中竟有些害怕,刘辛平时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毕竟是家里唯一一个学过武的,惹怒了他家里估计没人能拦得住。

“一家八口张口就要吃,就靠家里那些地交完租钱剩下的钱还要买盐…”虽然心中胆怯,他不敢看刘辛,嘴上可是一点也没停下。

“我二哥不是每天给家里交6文钱了吗?”刘辛说话声音不大,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每天6文钱,还不够我儿子上学的呢!我嫁给你们家真的倒了八辈子的霉了…”郝春梅就怕刘辛提十两银子的事儿,直接开始发泼,这也是她在家里最强大的武器。

“都少说一句,你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刘辛的大哥刘疾听到媳妇开始大闹,出屋瞪着刘辛问道。

刘辛母亲看到这里急忙上前拉住刘辛,生怕刘辛突然暴起来,今日刘疾夫妇收了庄上的银子,必然已经知道。

刘辛跟张飞一起长大,也是学了一些武艺,前几日还喊着要去做游侠,很多穷苦人家有本事的孩子外出做游侠,如果能被大户看上收了做家臣或家将,那就直接翻身了。哪怕被收为家丁,也比现在日子好。

刘疾看到母亲阻拦便低头不语,郝春梅被刘疾拉回屋子,她还在屋内大骂。院子里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只有刘辛母亲烧火做饭的声音。

“娘,我回来了!”

这时候这个声音从院门外响起,这是刘辛的侄子回来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