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又见季修文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在霸总怀里撒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00章 又见季修文

分享到:
关闭

苏瑶听出厉慕承话中的责备,连忙委屈兮兮的道:“我只是心疼安安奶奶如今的样子,我也想帮帮忙。毕竟,这是清峰的母亲,我不能袖手旁观啊。”

厉慕承缓了缓语气,耐心的说:“不是要你袖手旁观,而是吴婶目前的状况,不能受任何刺激。医生说,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顺着她,让她高兴,或许还有恢复的可能性。”

苏瑶心想着,恢复也好,死掉也好,反正不要保持现在这样。

毕竟,吴婶现在的状态只对许如清最有利。

过了一会儿,医生从病房里出来,凝重地说:“病人的病情可能有反复,现在虽然苏醒了,但是精神状态明显不如昨天好。现在她的思维不是很清楚,所以有可能刺激到她的一些人或事,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提起了。”

医生走后,厉慕承回头看着苏瑶,严肃的道:“你先回去吧。没有我的允许,以后就别来了。什么时候吴婶的病情稳定了,再说吧。”

苏瑶怔住,差点就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她没想到,那个死老婆子居然这样牵动厉慕承的情绪,甚至,他居然禁止她再来医院。

吴叔叹了口气,对苏瑶十分歉疚,“瑶瑶,真是对不起你这一片孝心了。可现在,你妈这种情况,哎……”

“爸,没事的。”

苏瑶一边装作委屈的样子,一边安慰吴叔,“只要是对妈的病情有利,让我怎样我都配合,您放心吧。”

苏瑶这才想起来,吴叔和吴婶都是吴清峰的亲人,吴婶已经疯疯癫癫了。

既然抓不住吴婶的心,把吴叔哄好了也是一样的。

毕竟,厉慕承心里的愧疚,在吴叔和吴婶身上是一样的。

想通了这一点,她临走时对吴叔道:“爸,那我就先带安安回去了。您以后要是想安安了,随时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去看您。”

“瑶瑶,谢谢你了,把安安教育的这么好,对我和你妈也这么孝顺,我真的觉得,对不住你。”

吴叔连连叹息,总觉得自己儿子英年早逝,自己和老伴儿在安安的成长中也没帮上什么忙。

因此,他歉疚极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护士从吴婶的病房里出来,问:“谁是许如清?病人一醒就要见许如清。”

厉慕承有些头痛,看来,势必要让这女人呆在江城一段时间了。

毕竟,现在的吴婶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找她。

而苏瑶的目光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阴郁。

天知道她有多努力,才挤出一丝笑脸,道:“爸,慕承,那我就先带着安安走了。”

转身之际,所有的笑容立刻消失,转而覆上了一层阴郁。

厉慕承立刻给许如清打电话,让她来医院安抚吴婶。

可打了几通电话,一直都是忙音,没有任何人接听。

因此,他嘱咐道:“吴叔,您先在这儿照顾吴婶,我回家一趟。要是吴婶问起来,就说我去接如清了,很快就过来。”

“好,你路上慢点儿。”

吴叔虽然之前对厉慕承的隐瞒与欺骗有些怨念。

可看着厉慕承为了他们老俩口忙前忙后,为了给安安一个完整的童年,放弃自己的婚姻。

这些,都让他没有办法再去怨这个用尽一切弥补过错的孩子。

……

与此同时,顾家。

顾璃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

顾尧和顾夫人都心急如焚,却怎么劝也劝不动她开门。

不能把门砸开,是怕惊动了老爷子,又该责骂顾璃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给许如清打电话,让她过来劝劝顾璃。

“璃璃,开门啊。”

许如清敲了敲门,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要是不开门,我会在这里等到天黑的。”

顾夫人担忧的望着顾璃卧室紧闭的门,低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个多月没回来,这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让进去。如清,是不是你们出去玩的这一个月发生什么事儿了?”

许如清想了想,摇摇头,道:“没发生什么事啊?之前璃璃还好好的呢。”

就在这时,顾璃把门打开了,看到妈妈和哥哥都在,她闷闷的说:“对不起,我现在,可以只和如清说话吗?”

“好,那我去厨房给你煲点汤。”

顾夫人怜爱的看着女儿,道:“出去了这么久,都瘦了一圈儿了。”

顾尧给许如清使了个眼色,让她好好劝劝顾璃,最好再能顺便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如清进去之后,顾璃依旧坐在床上发呆,如同一个麻木的布娃娃。

“璃璃,你到底怎么了?”

许如清很少见到顾璃这样沉闷的时候,她轻轻晃了晃她,道:“你别吓我啊。”

顾璃沉默了很久,才终于下定决心,沙哑着声音开口道:“你猜我昨天晚上回家,看见谁了?”

“谁?”

许如清疑惑,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让顾璃几乎像变了个人似的。

顾璃一字一句的道:“季修文,好像我爷爷准备让他和星柔在一起,昨晚他来家里吃饭。他和顾星柔,可真是郎才女貌呢。”

说到这儿,她眼眶有些发红,声音哽咽。

许如清仿佛明白了什么,转而松了口气,“璃璃,虽说季修文看起来的确一表人材,家世也好,可我觉得他和厉慕承,是同一类人。他们这种人,都是薄情的。你没有和他扯上关系,未必不是件好事。”

“可现在,已经扯上了。”

顾璃低着头,闷闷的说。

许如清莫名的问:“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那次在剧组你装晕,他把你送去了医院?在这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依顾璃的性子,如果真的撩到了心仪的男神,她一定会忍不住跟她分享的。

顾璃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将那晚自己醉酒,与季修文春宵一夜的事情说了出来。

许如清无比震惊的看着她,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的意思是那晚,你们……在会所?怪不得,我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没有接。”

“我喝醉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顾璃屈膝坐在床上,埋头哭着,“早上起来,我和他就在同一个被子里了,我们……的确是发生了关系。”

许如清自责极了,那天晚上,她就应该不顾前台小姐的阻拦,必须看到顾璃的人为止。

可现在呢?

是她的疏忽,害的顾璃吃了这么大亏,毁了顾璃的一辈子。

“对不起,璃璃。”

许如清忽然过去抱着她,和她一起红了眼眶,“是我害了你。”

顾璃不想让她担心,也不想让她和自己一起难过,便轻轻推开她,故作轻松的笑着。

“跟你有什么关系呀?我现在是成人,做的事情可以自己负责。再说了,现在社会这么开放,不过就是睡了一觉而已,对吧?”

她虽然云淡风轻的说着,可许如清知道,顾璃心里并不是这样想。

这种事情里,女孩子所受的伤害才是最大的。

许如清想到季修文明明已经毁了顾璃的清白,却连个交代都没有,甚至公然出入顾家和顾星柔谈情说爱,她便替顾璃感到愤怒。

因此,她道:“那这件事要不要让你妈妈和哥哥知道?看看他们怎么说?季修文这样子,太不男人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