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执法队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狱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6章 执法队

分享到:
关闭

“那就是地煞蜈蚣吗!?好威风啊!速度好快!”

“真的会有人想跟这玩意儿干架吗?怕不是得了脑血栓!”

“我觉得我这个灵兽都会被那蜈蚣给秒了,他可是用毒的啊!被咬到一口就完蛋!”

“以后再也听不到狱之语录了,可惜啊”

“哥们儿,什么是‘狱之语录’?”

“你低年级的把?这都不知道?秦狱以前喜欢边干架边跟人讲道理,不但要打服别人还要说服别人,属实狠人。”

“..........”

众人已经侃侃而谈起来了。

这场比赛在他们心中似乎早已有了答案。

而秦狱则是找准时机一个侧滚翻躲过它的俯冲,顺手掏出一把匕首。

刚想往它身上插去,却突然发现两根又红又长的尾巴直接猛地抽了过来。

秦狱来不及反映就被甩飞出去撞在一旁的树干上。

大量的树叶如下雨般“哗啦”飘落下来。

而那蜈蚣则是躬身朝着秦狱怼了过来。

秦狱被撞到后丝毫没有停留。

眼看蜈蚣即将杀来时,他猛地一跃整个人落在蜈蚣背部。

“有了!”

秦狱当即猛地一刀朝着蜈蚣背部插去。

“bing!”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匕首的刀片直接弹飞出去,整个匕首被那坚硬的鳞甲怼断。

“淦他娘的铁疙瘩!”

秦狱暗骂一声,手被震的有些麻木。

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蜈蚣便剧烈抖动身体。

扁平的蜈蚣此时就宛如海浪般波涛起伏,很快秦狱就被弹飞起来。

蜈蚣再次使用那两根粗红的尾巴猛地一甩。

他便如同一颗炮弹般再次给拍飞出去撞在墙壁上。

“不可能打得过的,那壳都能把刀给顶断,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就是说啊,老老实实住在贫民窟不好吗,非得过来送死,何必呢。”

“不知道是无知者无畏,还是说他勇气惊人,居然真的敢跟地煞蜈蚣动手……”

“卧槽,他居然还没倒!这家伙真不要命了啊!”

众人纷纷震惊不已,只见此时的秦狱摇晃着身体缓缓起身,嘴里喷涌出大口鲜血。

这两下算是给他撞出不小的内伤了。

只不过他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不适。

反而眼神愈发凶狠起来。

他微微躬身,时刻保持警惕。

见到秦狱如此姿态,那个蜈蚣更为不满。

它感觉自己的权威收到了挑衅。

瞬间它猛地杀了过来,这一次的速度比以往都要快很多。

而秦狱不为所动,他好似足球的防守员一样张开双手和双脚,就像是要给蜈蚣一个大大的拥抱。

蜈蚣自然会满足他这个心愿,不到顷刻间就已经冲到了面前。

它顿时张开那巨大的口器朝着秦狱啃了过去。

而秦狱也双眼发狠,瞬间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平躺在地面上。

下一刻,蜈蚣直接从秦狱面前冲了过去。

“长这么多脚,分给我几个!”

当即秦狱张开双手直接死死扣住两边大量的赤红蜈蚣脚。

随着手里已经积攒了五根,手也完全能够握住后。

他顿时双眼发狠猛地往旁边一扯。

猛然将蜈蚣左右两边的五根脚给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同时蜈蚣传来一阵诡异的叫声,并且宛如刚被钓上来的鱼儿,疯狂摆动。

而他秦狱则双手抱头保护自己的脑袋不受剧烈撞击。

直到那家伙的身影离开秦狱视线后,他这才赶忙爬了起来。

只见那地煞蜈蚣在不远处,身体两侧各自少了五根脚。

鲜血淋漓的窟窿中不断的有液体流了出来。

此幕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女生纷纷捂嘴噤声,男生则是瞪大了眼睛。

他们刚刚本以为秦狱已经放弃抵抗而故意栽倒下去。

没想到的是从蜈蚣底部的空隙中下手。

他们看了看那不断流血的地煞蜈蚣,又看了看秦狱手上的蜈蚣脚。

无论擦拭几遍眼睛,掐几次胳膊,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但下一幕秦狱将会彻底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只见秦狱猛地一口咬在那鲜血淋漓的蜈蚣脚上,下颚发力直接把脚的外壳咬碎,露出里面粉红的血肉。

他宛如见到美食一般直接大快朵颐的将那脚里的血肉撕扯了出来,就像人吃螃蟹腿一样。

只不过,蜈蚣腿可鲜美的多了。

“呕!~”

大批女生再也忍不住的转过头去发出呕吐。

因为此时的秦狱真的不像是人类。

更像是一个野兽。

可他又确确实实是个活人。

在那一瞬间,他们看着秦狱的脸顿时产生了无尽的恐惧。

他们内心在同一时刻触发了恐怖谷效应。

你的心告诉你,眼前那个家伙是个野兽。

但你的眼睛告诉你,他就是个人类,是你的同类。

两种思维混合在一块儿,就会造成如此错觉。

“还行”

秦狱很快就吃完了一根蜈蚣脚。

擦去嘴角的血液,露出一抹淡笑。

那蜈蚣此时也懵了。

他那本就不聪明的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如果是其他野兽在吃它的血肉,它都能理解能接受。

可......

眼前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在生吞它的血肉。

“你不来,我可就要来了!”

秦狱看着那迟迟不动身的地煞蜈蚣,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排被血染红的牙齿。

下一刻,他便猛然朝着那地煞蜈蚣杀了过去。

而地煞蜈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现在必须全力以赴,要弄死眼前那个人类。

秦狱杀红了眼,宛如一头饿狼,直接强攻地煞蜈蚣。

地煞蜈蚣张开巨大的口器想要将秦狱拦腰斩断。

而秦狱则是猛然用双手接了过去,两只大手紧扣那锋利的口器。

顿时手就被割出无数鲜血。

地煞蜈蚣口器被抓住的同时,它猛然加速。

将秦狱顶的疯狂后撤,直到最后撞在墙壁上。

强烈的反冲力将秦狱往前顶了过去,胸口也被那被扒开的口器刺了进去。

“虫子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土里!”

“咔嚓!”

秦狱双眼发狠,猛然将那对口器完全掰开。

吃痛的蜈蚣顿时疯一般似的乱跳起来。

众人完全傻眼了。

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背脊发凉,同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秦狱的癫狂程度已经超出了他们对人类的认知。

有了兽之后,人就很少玩命的打架了,无非就是小打小闹。

而如今秦狱的打法完全颠覆了他们对人类的认知。

“小虫子,你很喜欢咬啊?”

秦狱将他的口器完全掰断出去,但他那个嘴依然是在疯狂蠕动。

它坚信只要自己咬上秦狱一口。

毒素就会瞬间杀死眼前那个疯子!

“那我让你咬个够!”

下一刻,秦狱左手抓住它的脑袋。

右手猛地一拳朝着蜈蚣嘴里砸了下去。

“嘶……”

众人顿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汗毛倒立。

鸡皮疙瘩片刻间遍布全身,整个人宛如坠入冰窖般。

他们现在看着秦狱的眼神完全变成像是看怪物一样。

他除了长得像人。

其余的做法任何一点都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蜈蚣的嘴被砸的生疼,但同时它也是心中一喜。

那家伙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他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了上去,同时注入大量毒素。

而秦狱脸上非但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

在这一瞬间,地煞蜈蚣彻底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它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跑!

只可惜,它察觉到的太晚了。

秦狱猛然将那只被咬住的手瞬间往里面强怼了进去。

他手腕上的皮肉被蜈蚣牙齿推了上来,堆积在肱二头肌处。

秦狱白骨般的手直接刺穿了蜈蚣最软弱的部分。

他大手好像抓到了什么,直接猛地一扯从那蜈蚣脑袋里拽了出来。

那是一颗兽核。

呈现绿色,属于二阶兽核,能卖不少钱。

而此时的地煞蜈蚣也彻底失去了活动栽倒在地。

秦狱则是毫不犹豫的往嘴里塞去两颗二阶治疗丹。

他本来还想说这两个能用几天来着。

没想到校门还没进就给提前用了。

只见秦狱现在的右手,从手掌心到小臂一整节全部是惨白的白骨。

上面的血肉全部被推倒了肱二头肌处,像是削的苹果皮一样,一长条皮肉垂直于地面,还在不断流着大量的鲜血。

“啧……”

秦狱微微蹙眉,用手将那两片皮肉抚平,等待药效的愈合。

此刻,整个场面鸦雀无声。

没有一个家伙敢闹出些许声响。

生怕被这怪物盯上,连屁都得死死憋住!

两颗二阶的治疗丹恢复速度很快,他胸口那两个被口器刺入的洞已经修复好了。

右手上的伤口也在逐渐恢复。

一阵瘙痒弄得他有些安耐不住。

不过他以顽强的毅力还是强撑了下来。

很快,手臂也逐渐恢复如初。

至于内脏如何他也不清楚,反正他也感觉不到疼痛。

秦狱就是怕内脏受伤比较大,保险起见还是吃了两颗。

就以那个外伤来看,一颗就足矣。

此时的秦狱缓缓朝着那两个家伙走去。

陈立田和他那大哥彻底吓呆了。

两个人呆若木鸡般楞在了原地。

知道秦狱走到身边时,他们才猛然反映过来。

“扑通”

当即陈立田和那大哥直接重重的跪在秦狱脚边。

“秦大哥,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就饶了我吧!”

陈立田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不顾形象了。

毕竟在生死边缘,形象就是个屁。

而那个大哥也猛地磕了三个响头,同样哀嚎道:

“秦大哥,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秦狱无奈的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走吧。”

俩人顿时喜出望外,连忙又磕了两个响头。

可就在他们磕下去的那一刻,秦狱猛地一脚踩了下去。

那个大哥的头颅如同西瓜落地般直接砸开,脑浆洒满一地,一颗眼球滚落在陈立田的眼前。

他如同抽风一般浑身止不住的颤栗。

逐渐抬起脑袋,用那充满恐惧眼神看着秦狱,眼神中充斥着央求,不解。

“忘记说了,我记性不太好,刚刚说了啥来着?”

秦狱扣了扣耳朵,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陈立田整个人如坠冰窖般,想要逃离这个恶魔,脚却不听使唤,根本动不了。

而秦狱一脚把他踢翻在地,缓缓坐在他的身上。

“放轻松,很快就好。”

“砰!”

说罢,秦狱对准他的心脏猛然砸下一拳。

陈立田直接眼神涣散,耳鸣不断,呼吸困难。

很快,第二拳和第三拳同样落在心脏上。

他直接两眼一白彻底断了气。

安静的场景持续了半分钟。

最终还是有人忍不住的大吼了起来。

“杀人了!杀人了!!!”

顿时这边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他们一个个大叫嘶吼着跑入学院。

没一会儿班主任李柔就急匆匆的从学校走了出来。

“秦狱!”

她气的面红耳赤,不禁怒喝一声。

“怎么了?”秦狱一脸不解。

“你还问怎么了!!!?”

李柔气的差点喘不上气来。

“怎么还不能问了?”秦狱不解的问道。

“你啊!”

李柔刚要发作,余光却是一瞥,顿时微微一惊。

“你一定要如实交代,就能从宽,我会让学校争取保你的!”

她赶忙在秦狱耳边低声快速说道。

秦狱则是嘴角微微上扬,从存储袋中掏出手帕递给李柔。

“谢谢你的手帕。”

话语刚落,秦狱肩部就被一只手按着。

“你就是秦狱吧?跟我走一趟。”

来者正是十八区的执法队。

负责管理秩序,拥有绝对的权利。

“你们确定没找错人?”

秦狱转过头来疑惑的问道。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女子。

她面容冷峻严肃,身材高挑,气质有种冷若冰霜的感觉。

搭配执法队穿的制服别有一番特殊的美感。

“回去再说。”

她丝毫没有打算给秦狱辩解的机会。

因为执法队出来必然是会带人回去。

一切解释都得回去他们队里。

“好吧。”

秦狱自然知道他们的行事风格,跟他们对着干绝对没有半点好处。

不过,他有足够的把握这一次能让自己夺回原来的权利。

一想到这儿,秦狱嘴角便诡异的上扬起来,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其余人清理这里。”

执法队的高冷妹子施法号令后便带秦狱离开此地。

而李柔刚刚察觉到了秦狱的笑容,对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看了看那个手帕,微微攥紧,贝齿轻咬红唇。

【作者题外话】:因为是玄幻文,所以节奏会慢一些,会慢慢从低武走上高武的【来点银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