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一向心软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乡村小医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365章 一向心软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乡村小医仙!

凑热闹的众人哗啦一下子往后退了几步,看着那男子趴在地上。

他们心想秦凡这家伙真是太牛逼了,竟然一脚把他踹翻。

这时候男子也没想到秦凡这家伙竟然敢动手,他直接从地上爬起来,瞪着秦凡怒道:“麻痹的敢打我,你不想混了,老子弄死你!”

说着他一拳砸过去,同时另外一个男子也跟着一拳砸了过去。

秦凡瞅着这两个家伙拳头砸来,他眼神一冷,丝毫不客气,抬脚嘭嘭的两声,顿时两个人又趴在地上。

接着秦凡直接走到刚才男子跟前。

这时候男子彻底的怕了。

说实在的,他们两个本来想着随便都可以把秦凡揍倒,但是现在看来,麻痹的秦凡这家伙真是太厉害了。

“哥,我错了!你别揍我了,”男子边往后退着边求饶。

秦凡看着这家伙,他冷笑一声抬手啪的直接给了一巴掌冷冷道:“你错了?那刚才骂谁麻痹来的?”

男子一听捂着脸急忙摆手说道::“哥,我骂我自个,是我麻痹……我麻痹。”

秦凡瞅了一眼,他歪头看向另外一个男子。

这时候男子一接触秦凡的眼神,他脸色一变急忙吓得身子一颤,他也害怕秦凡揍他呀。

秦凡扫了一眼也没跟他计较,接着他又看向眼前的男子,他伸手拍拍对方的脸这才问道:“你这钱到底有没有问题?”

男子这时候肯定不敢狡辩了,他害怕秦凡这家伙真揍死他。

顿时男子急忙点头哎的哭丧着脸说道:“哥,那是假钱,是假的,不过这是第一次,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时候众人哗啦一片纷纷议论起来。

说实话他们刚才还觉得是不是秦凡搞错了,但是现在一看,秦凡这家伙真牛逼呀。

就连卖鞋垫的老奶奶都一阵诧异,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候秦凡看着男子承认了,他一把提起对方的领子,秦凡冷冷道:“那知道下来该咋办了?”

男子忙点头,等秦凡松开他之后,男子二人急忙上前对着老奶奶道歉说他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老奶奶一向心软,教育了两句她也没追究。

接着男子拿回假钱,这才看着秦凡苦涩道:“哥,奶奶原谅我们了,你也饶了我们吧,下次不敢了。”

秦凡看了一眼,他冷笑道:“妈的,拿个假钱出来,忽悠老人就这样算了?”

看着二人恐惧的表情,秦凡把那张假币要了过来。

看了一眼手中的假币。

秦凡当场撕了以后,他接着道:“你们既然都买了两双鞋垫,那干脆都买了啊,拿一百块出来,这事儿就算了。”

他其实能看出来,这两个家伙是穷人,身上肯定没啥钱,而且看样子还真是像是不经常干坏事儿的人。

所以秦凡不想再计较了,只要给他们教训,下次他们肯定不敢这样了。

男子二人互看一眼,哎的点头说好,接着两个人从兜里摸钱,结果两个人零零碎碎的拼了七十多块钱。

这还是他们干完小姐之后,剩下的所有家当。

“哥,就……就剩这么一点钱了,”男子战战兢兢的看着秦凡。

秦凡扫了一眼,啪的一手接过来摆手说道:“两双鞋垫一拿,滚吧。”

两个男子急忙点头赔笑,揣着两双鞋垫跑了。

等对方跑了以后,众人夸赞秦凡之后散去。

秦凡这才扭头看着奶奶,笑着把那七十多块钱递到奶奶手里笑着说道:“奶奶这钱你拿着吧。”

老太太一瞅急忙摆手说不要,而且说若不是今晚秦凡,她肯定就赔了将近百把块钱。

不过老太太不要,秦凡肯定不同意呀,他好说歹说把那七十多块钱塞到老太太手里。

旋即秦凡这才笑着说道:“奶奶,那没事儿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您也早点回去吧。”

老太太哎的点头,不过她又一下子喊住秦凡。

“奶奶,还有事儿?”秦凡扭头笑着问道。

老太太咧嘴一笑,露出没有牙齿的嘴,她低头从塑料袋里拿出那一千块钱问道:“小伙子,你是不是丢了钱了?”

她也是在秦凡走了以后,才看到里边有千把块钱。

老太太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她不昏,她心里明白这钱肯定是哪个好心人偷偷给她塞的。

而且她大概记得是秦凡这一对小年轻买鞋垫的时候才有的。

秦凡一瞅那千把块钱,咧嘴笑了笑摇头说道:“奶奶,这钱不是我的呀,我就没丢钱的。”

说着他装模作样的扭头对着严琳儿笑着问道:“你看看咱们的钱在不在?”

严琳儿哦的点头,她也聪明,知道秦凡这样是想让老太太心里好受点儿。

于是严琳儿配合的,低头打开自个的钱包看了一眼。

旋即她也抬头冲着老太太笑着说道:“奶奶,我们的钱都在,这肯定不是我们的。”

“是呀,”秦凡点头一笑安慰道:“这肯定是谁好心给您的,您呐就拿着吧,以后天黑,回去早点吧。”

老太太手里攥着那千把块,微微哆嗦着,她嗯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呐,小伙子,谢谢你们两个了。”

秦凡看的心里也难受,其实他知道,老太太从那个年代走出来,肯定是受了不少苦。

以前秦凡经常听他父母说起上辈人的苦事儿。

他记得很清楚的是,他的母亲小的时候家里穷没吃的。

除了编东西卖点钱贴补家用,每天一大早跑几十公里外的集市上卖席子啥的。

然后那会儿正好修坝修渠,除了挣工分之外,每天还有一碗榛子稀饭可以喝。

母亲那年十三岁。

作为家里的老大,跑去跟着一群男人后边劳动,每天一碗榛子稀饭到手。

她就喝一半儿,剩下的拿回去给家里的弟妹。

而她则吃不饱,就拿着其他人喝完榛子的碗,舔碗底儿。

所以不知道咋回事儿,秦凡一直对这些老人很是敬重,而且也不忍看着他们受苦受累。

但是啊,这个社会啊就是这样,秦凡就是再想办法接济,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