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成亲之日

分享到:
关闭

江南。

花家!

江湖上富甲天下的存在,更是和朝廷有所联系,江湖上也是名气重大。

花如令膝下有不少子女,每一个都算是小有名气的存在,但也有让他至今都放心不下的。

花满楼。

因为一些事情双目失明,导致无法看见这大好世界的美。

还有一个也是花如令的义子——徐念。

徐念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出现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来,正好为花如令挡住了一次刺客的偷袭,这才让花如令破格收为义子。

但也正是因为这次偷袭,徐念经脉出现了问题,导致他无法习武,便只能留在花家混吃等死。

而他也是最喜欢找花满楼谈话,二人可以说是关系也是最好。

今日正是他徐念成婚之日。

“受伤还不会武功,怎么在这个世界混下去?”

想到这个混乱的世界,他就忍不住一阵的头疼,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去死。

朝廷那边,东厂、西厂、锦衣卫也就算了,还有什么六扇门、神侯府和护龙山庄?

江湖上更乱,日月神教、移花宫、金钱帮、青龙会……

花家看着挺强的,但在这些大势力面前还是不够看。

想要在这里活下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命硬!

只要命够硬,大概率是可以活下去的。

徐念穿着一身干净长袍,胸前更是绑着一朵鲜艳大红花,就是为了今天这日子。

他也是看开了,什么都没有,倒不如榜着花家的大腿混天度日。

就在这时,他的怀里一阵灼烧感袭来,饶是痛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他急忙伸手入怀,从中拿出一个黑铁盒子。

灼烧感就是从这黑铁盒子里传来的,而且越来越热,甚至已经开始烫手了起来。

徐念想要丢了出去,但发现这盒子似乎黏在了他的手上,怎么甩都甩不出去。

几息的功夫,他就彻底傻眼了。

黑铁盒子居然成了铁水一般的存在,将他的手彻底包裹了起来。

紧接着,皮肤传来刺疼之感,然后他就感觉脑海嗡的一声,整个人一翻白眼倒在了地上。

徐念,卒!

脑海内,一团黑色的海洋出现,将徐念的意识包裹着,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徐念的身体。

很快,这黑色的海洋开始席卷涌入了徐念的身体。

而徐念也是在地上开始疯狂的抽搐。

“少爷,该去迎亲了。”

花家总管花平走了进来,脸上的喜色灿烂。

但看着地上那个抽搐的身影,他的笑容当即就收敛了起来,然后急忙往外面跑去。

“不好了,少爷出事了!”

伴随着他的叫喊之声,花如令也被惊扰了过来。

虽说徐念是自己的义子,但这些年他可是调查过徐念的,底子干净的可怕,而且还愿意听他唠叨。

索性他也放下了怀疑,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义子。

花如令和花平一起进来,等待他们不是抽搐的徐念,反而是一脸平静的笑容。

“义父,你怎么来了?”

徐念拍了拍身上的土,含笑道:“我马上就出发了,早点把你儿媳妇接回来。”

听到这话,花如令瞪了眼花平,已然是有了一丝的怒意。

好在徐念没事,不然今天这事情办不成,丢脸的就是花家了。

“好了,你带人尽快去江府那边。”

花如令点头笑道:“为父在这里等你们回来,记得别闹事,江别鹤以后可是你岳父!”

……

今日的江府之中,高朋满座,披红挂彩,门口更是有专门的人在吹奏着唢呐。

江府的管事在门外不断的迎接着来往的江湖人士,其中更是不乏有一些高手前来。

江湖上的人到来,也都是为了祝贺江府的这位仁义无双江南大侠。

江别鹤!

整个江湖都知道这位仁义无双的名声。

但是少有人知晓他们在此之前所作的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江别鹤表面温文尔雅,气质儒和,但心底里确实是狠辣异常,为达目的也是可以随意对身边的人下手。

不过此时的江别鹤还在隐藏之中,将自己藏的很好。

在外人眼里,他是仁义无双的江南大侠,但在江府之中,他只能对自己的媳妇江刘氏俯首称臣,不敢有丝毫的过分举动。

书房内。

江刘氏坐在主位之上,嫌弃的瞥了眼江别鹤,沉声道:“让那个野种嫁人也是为她好,你就不用再说了!”

“可是……”

“可是什么?!”

江刘氏怒声道:“你若是再敢多说一句,我就让干爹将你做的那些事情都透露出去!”

听到这话,江别鹤也是无奈低头,眼神里更是闪过一抹怒火和杀意。

今日的确是他们江府喜事。

嫁人!

江别鹤有两个女儿,一个是与江刘氏所生的江玉凤,算是才德兼备的女子。

另一个则是江别鹤早前和外人所生养的女子,如今在江府做下人的江玉燕。

今日要嫁人的,便是这位江玉燕。

“夫人、老爷,接亲的队伍来了!”

外面,下人在院子内叫喊了一声。

江刘氏这才缓缓起身,沉声道:“这次那野种要嫁入花家,那可是富甲天下的花家,花如令老爷子更是比你名气更大,你最好给我别多事!”

迎亲队伍中,高头大马走在第一个的,正好是徐念。

“见鬼了,别人穿越都能练武,就我身体有毛病,在这个武侠的世界,不会武功和等死有什么区别?”

徐念脸色惋惜,呢喃道:“之前的黑铁盒子到底怎么回事,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但那会又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花家。

这是和陆小凤有关系的地方。

可是江府这算是什么?

为什么江别鹤会成为自己的老丈人,而且他还要娶江玉凤?

那以后那个差一步成为女皇的江玉燕不就是自己小姨子了?

不对不对!

按照江府对她施加的苦难,保不准这江玉燕已经把江玉凤记恨上了,甚至说不定会把他也算进去啊。

就说这个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娶谁不好娶这么一个麻烦。

这是花如令亲自安排的,他当时也不知道,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迟了。

聘礼都下了,而且江府那边也同意了下来。

“少爷,您不高兴?”下人花平急忙上前问了声。

徐念摇头道:“高兴,我怎么不高兴,快点接亲的吧,接上人赶快回去。”

现在想了也是白想,倒不如顺其自然。

反正他背后有花家,想来提前应付江玉燕应该来得及了。

迎亲的队伍很快就到了江府门口,浓妆艳抹的媒婆也是背着身穿红色喜袍,头披大红盖头的女子走了出来。

徐念下马看了眼周围的手持刀剑的江湖人,眼里也是一阵的羡慕。

谁不希望仗剑天涯?

可是……

他好死不死的经脉出了问题,不能练武!

花平上前递过来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一些碎钱,平日里这都是要给周围看热闹的人分发的。

有好事大家一起庆祝。

徐念随手抓了一把,然后给周围的百姓分发了一点,剩下的则是让花平他们负责了散不出去。

花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江府门口。

江刘氏和江别鹤也走了出来,二人神色都有些不对劲,特别是江刘氏。

他们知道今日要嫁的不是花家的嫡系,但能加入花家,和花家攀上亲戚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这背后也有太监刘喜的意思。

“岳父、岳母,小婿见过!”

徐念拱手一拜,随即示意让花平将带来的东西都送进去。

江刘氏深深的看了眼徐念,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花如令的唯一义子。

剑眉星目,不卑不亢,虽说不会武功,但背后有个花家足够了。

那个野种嫁给这种人,也算是她的福气!

“客气了,代我们问候花大侠。”

江刘氏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很悲怆的样子,一旁的江别鹤也是眼神不忍。

可是他有自己的打算,不能轻易的弄垮这一切。

或许对于江玉燕来说,加入花家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以后对我女儿好一点,若是你敢欺负她,老夫必将亲自上门讨个说法!”

江别鹤沉声道:“若是有时间,就带她常回来,这江府也是你的家!”

这话并非是江刘氏安排的,但听到这话的那一刻,江刘氏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

看着外面这么多江湖同道的人都盯着,她就算是有怒意也只能压下来。

徐念拱手行礼,含笑道:“岳父放心,小婿用人头担保,绝对不会辜负江姑娘的。”

江府这一边已经宴请过了江湖同道众人,所以他们也就不用再继续去花家那边,毕竟有些事情交代好就行,这事情他们也与花如令商量过。

花如令以为他们是因为女儿出嫁悲怆,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徐念也是不再多说,转身骑马带路,新娘子则是被安排进了轿子里。

沿途回去,一路上花家这边不断的给周围百姓撒钱庆祝。

因为花如令那些子女经常不在的缘故,徐念也就和曾为陪在老爷子身边说话的人。

当然,花满楼也有时候会回来一两次,但大多数也都是在外面。

众多子女之中,花如令最关心的,除了花满楼之外,就是这个义子徐念。

虽说从天而降,但是徐念却没有丝毫的歹意,甚至还愿意听他这个老头子唠叨,这对于花如令来说就足够了。

哪怕徐念身份不正,那他也是当做亲儿子看待的。

不过因为徐念不姓花,所以前来给花家道贺的人也不多,能来的也都是看在了花如令的面子上。

但凡今日成亲的人是花满楼,恐怕整个桃花堡都会人满为患。

徐念也不在乎,他巴不得人越少越好,成亲这种事情说白了就是灌酒。

一群人死命的灌。

这就是陋习,好在这里没有闹洞房的习俗,不然徐念真的要头疼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