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该藏哪里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817章 该藏哪里

分享到:
关闭

顾笙一路出了二皇子府的大门,快速上了大街,汇入了人群中。

再确定并没人跟踪自己后,才长长吐了一口气,整个人终于松懈下来。

这才发现,自己后背早已汗湿了。

但幸好,她还是安全出来了,看样子也暂时唬住了二皇子,让他短时间内不敢轻举妄动,真是幸好!

顾笙又深呼吸了几下,待自己的心跳也平复下来后,便大步继续走起来。

一边走,一边思索起要怎么破眼下的局来。

三份契约肯定不能放家里,但要放哪里才足够安全呢?

医馆里?医学堂里?

不然老爷那儿,阿诀哥那儿?

甚至唐阁老和敏妃那儿?

她暂时还不想与二皇子鱼死网破,她这么好的日子,才不要因为那样一个烂人渣滓,而毁于一旦。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她是绝不会干的。

要死也该是烂人渣滓去死,该是她送他去死一死!

那便不能告诉她寄放东西的人里面到底是什么,以免为其招来杀人之祸。

不能是二皇子想得到的人那里,以免同样为对方招来危险。

可都放在自己身上,也肯定不现实,万一不小心遗失了,万一她遭遇了危险……二皇子刚才只是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也是被她的“毒药”给吓住了。

等回头他的“毒”解了,人也回过了神来,便会知道这几份契约的存在,于他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定时炸弹,必须要尽快都给毁尸灭迹,才能让他高枕无忧了。

何况他一看就唯我独尊惯了的,哪能忍受被一个女人那样威胁羞辱?

只会越想越气,越想越怒火攻心,再一失去理智,会做出什么事来,可就谁也说不好了……

顾笙想了半天,头都想痛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遂当机立断,决定暂时不想了,反正还有至少三天的时间,她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

算来过几天赵晟也该回来了,赵晟脑子向来比她灵,他们还可以一起想办法,总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的,——顾笙可不会有瞒着赵晟,以免他担心愤怒,或是因此与她生了嫌隙的想法。

这么大的事,当然得夫妻齐心,共渡难关了。

善意的隐瞒有时候是很有必要,但明明几句话就能说清的事,非要弄得误会越来越大,最后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了再来后悔,那是脑残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

等顾笙回到医馆,已是午后了。

金掌柜见她脸色不怎么好,忙低声问道:“顾大夫,可是二皇子府那位孺人的情况不好?没事儿,您这么厉害,还有我们大家一起想法子,再大的问题也总能解决的。”

顾笙当然知道自己的脸色好不了,毕竟才经历了那么恶心又惊险的事。

她抿了抿唇,道:“孕妇没有情况不好,才怀孕七个月,离临盆还早得很,怀相脉象也都挺好的。是一群女人在争风吃醋罢了,倒弄得白白浪费我的时间。往后除了宫里,无论谁来请,我都不会再出诊了,他们只能送病人来咱们医馆,无论谁,都不例外!”

金掌柜见她明显气着了,只当是二皇子府那些女人闹得很不像样,毕竟哪个高门大户的后宅都少不了那些糟污事儿。

忙道:“顾大夫别生气,往后咱们一律不去就是了,本来您就忙,哪能动不动一耽误就是半天大半天的?等唐阁老回来后,咱们请阁老做主。”

顾笙吐了一口气,“嗯,等唐阁老回来后再说吧。”

顿了顿,“我还没吃饭,有劳大掌柜让人替我下碗面来,填填肚子吧。再就是使个人去医学堂那边说一声,我今天下午不去授课了,明儿再去,让大家该复习的复习,该练习的练习。等下个月月初,我要给大家安排一场考试,考得不好的人,可是要受罚的。”

金掌柜忙“哎哟”一声,“都这个时辰了,顾大夫还没吃饭呢?这堂堂皇子府也……我这就让人给顾大夫做去,顾大夫先去后堂歇会儿吧,别管旁的了,有我呢。”

顾笙应了:“有劳您了。”

径自往后堂去了。

待进入了熟悉的、密闭的空间后,才又找回了几分安全感来。

也想好就藏一份契约在医馆里了。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医馆随时都人来人往,鱼目混杂,谁会想到她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这样一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便是二皇子会怀疑,也不敢轻易冒险让人来搜来偷,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人发现,万一激怒了她,给他来个鱼死网破,后果之于他,可就不堪设想了。

他想要当太子,想要这万里江山,便是他最大的软肋,到时候就是‘她失去的只是自己和亲人的命,他失去的可是当皇帝的机会,是万里江山’了!

顾笙想到这里,再想到二皇子那副可恶的嘴脸,简直恶心想吐。

怎么就能荒淫无耻,肆无忌惮到那个地步?

今天但凡去的不是她,都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她也亏得是个大夫,又身负异能,才能快速破局,才能让二皇子倒吃哑巴亏。

但就算这样,她这会儿想起来还是除了生气,还有后怕。

她再厉害,就算真能以一当十,也不可能以一当百。

二皇子当时但凡狠一点儿,但凡不计后果一点,她可能就沦为阶下囚了。

她也不可能真不怕死,既不在意自己的命,更不在意别人的命,连亲人的安危都不在乎,真做到反正到时候她已经先死了,管不着了。

她这会儿想起来,手都还是抖的,血液也是凝固的,只不过当时她极力克制住了,没让人看出分毫来而已。

顾笙决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她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就只是因为她长得不错,与别的女人不同,入了二皇子的眼,就要为自己和亲人招来杀身之祸,凭什么?

眼下就算不为旁的,只为自保,她也必须充当二皇子太子路上的绊脚石、拦路虎,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笑到最后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