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十方妖魔,瞎子武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01、瞎子

分享到:
关闭

大周,青府,东阳城。

长阴街的这条路比东阳城内其他的街道要宽阔不少,路上铺着一块块方形青灰色的石板,马蹄轻踏传来的声音很是清脆,街上行人众多,但却不显拥挤。

六月的天,空气之中夹杂着一丝闷热,街边的一些行人也都换上了一袭薄衫轻衣。

驾车的马夫挥动马鞭,流动的小贩讨价还价,面带儒雅的文人画扇轻摇,和站在街边,一群穿着薄纱素衣莺莺燕燕的美妙女子,话语中的招揽,眼神媚意,勾人夺魄。

两侧左右的酒楼商铺,胭脂水粉,锦绸布店等古色建筑鳞次栉比的排列着,店店相隔的空隙形成了一个不算太过狭小的巷弄。

三人一行的富家少女,四人一队的豪绅贵妇出入其内,秀丽纤细的背影之中,时不时的传来几道银铃般的打趣笑声。

长阴街尾,与南城区域相连的走道中,八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健硕汉子,正抬着一顶平顶皂幔的大轿,缓步而行。

轿身颜色为黑,与抬轿汉子的服饰颜色一致。

垂下的围幔上,细金丝线纹饰着一副庄严的日月星空图,青府众帮之中,也只有一人能够配的上这副图案。

黑震门魁首,武倾城!

轿中,武倾城面容松弛褶皱,身躯瘦小,看起来异常苍老,鼻梁上的双眼被一根灰色布条缠绕,一副行将就木的老瞎子模样。

不过现在,武倾城并非“本人”,而是体内住着一个异世灵魂。

武良在三个月前穿越到这副身躯之后,家业,传人都有了,直接一步到位,半截身子葬进土里,就差抬棺填土了。

至于瞎不瞎的,已经无所谓了,安心等死就好。

武良作为第一批步入中年的九零后,早早便踏入了社会,在某机械厂工作,干了十几年,终于熬到了中层领导。

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没有太多的理想抱负,容貌也就新僵吴彦分祖,魅力仙资而已。

在某次高强度熬夜修仙后,武良便来到了这个世界,就在他意识飘忽,灵魂将要溃散之际,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执念话语:

“我不想死!”

冥冥中的某种吸引,让他进入到了这副躯体中,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了下来。

但真当他想要睁眼看看这个世界时,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睁不开。

苍老,无力,疲惫,以及那无时无刻都萦绕的那股虚弱,让武良慌了神。

一个瞎子,还是个老头,这说是地狱开局也丝毫不为过。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懊恼后悔之后,也就听之任之了。

武倾城本就将死,当天夜里,咳血失禁,医治的大夫都说熬不过今晚,连棺材都准备好了。

武良魂穿他人,但他的到来并没有唤醒身体中的活力,反倒是这种看得见的死亡,折磨的武良不堪忍受。

武良从武倾城的记忆中,看到的片段都是一些厮杀斗争,帮派掠夺,其他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

但一些常识性的记忆还是有的,自己的所在的这个大周朝,类似古代宋朝,但不存在自己已知历史中的任何一个朝代,从风俗节日,在到人文地理,都截然不同。

大周疆域极其辽阔,边上还有邻国,周朝共有五十府,每一府的面积丝毫不亚于前世的大省。

让武良感到震惊的是,这个所谓的大周王朝,竟然存在了千年!

封建王朝的特性,武良也大致知晓,无非就是前五十年政权稳固,中五十年阶级固化,后五十年土地兼并。

在后来,也就剩起义造反了。

千年王朝,武良不敢想象这其中隐藏了多少秘辛。

难道说其中的关键因素仅仅是,个人武力被无限放大?

武良胸中涌出了一股烦躁,心里一团乱麻,这个世界的环境,对他太陌生了,始终无法带入自身。

从他的了解中,江湖武者,轻功高强者,能一跃四丈,一丈也就是三米左右,放在前世足以惊天动地,拳打元大鹰,吊锤无极尊,都不是什么难事。

更不要说一刀开碑裂石,那可是只有挖掘机才能做到的事。

青府江湖之中门派众多,绝大多数的武者都是身躯强健,体态壮硕之人,能够轻而易举的挥起铁锤,舞动重枪。

这还只是“普通”的武者,武良还没有摸清这个世界的底细,内功心法那也只是听说,至少在武良记忆中,从未见过有人真气外放。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武良也派人去搜寻过内功,想要借助养生心法去延长寿命,可惜,都是一无所获。

武者靠着的是身体内的一股劲力去杀敌,内功心法,连一些成名许久的武林宿老都没有摸索出来。

但武良心中肯定,内功绝对是有!只是自身层次太低,还没有见到。

虽说这副身体也是武学底子的,年轻时练过一门缩骨功和一套剑法,但跟那种一刀劈开大门的强悍力量相比,武良还是更喜欢后者。

思绪烦乱间,武良感到了一股头疼欲裂,稍稍揉揉太阳穴后,便不再多想。

武良现在的生活很简单,佛堂念经,梨园听曲,混吃倒说不上,但等死是真的。

八人步伐平稳,不一会便来到了长阴街,行人见到之后,纷纷避让在一旁,嘈杂喧闹的街上竟出现了一瞬间的失声,待到走过后,这才恢复。

一些面带稚嫩的儒生,眼光艳羡的看着抬轿队伍从自己眼前走过,嘴中发出了诸如:“生当八人乘,死当以国葬。”的空想之语。

正要许下誓言之时,身旁之人不耐烦的将他拉进花楼中,潇洒快活去了。

穿过半边街道后,来到了一处雕栏画栋,锦天绣地的阁楼前,高挂的牌匾上苍劲有力的写着“梨园”二字。

梨园戏曲,在青府内很是有名,班主崔莺莺更是唱的一手好曲。

东阳城虽是富庶,但比不上青府首地新河城那般繁华,在黑震门副首苏唤的邀请下,崔莺莺这才长驻东阳城。

“门主小心。”

抬轿的黑衣侍卫掀开围帘,压下轿杠,搀扶武良走了进来,便是有着侍卫的搀扶,他的步伐还是带着些许小心试探。

走进园内,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阁楼共分三层,中间是一方巨大的台榭,一名娇柔女子端坐台上,怀抱琵琶,青葱玉指微动,嘴中曲意娓娓唱来。

台榭下数个圆桌前坐满了城中各大富商,士子,走动的妙龄侍女端着木案,斟满酒水后,又缓步离开。

侍卫扶助着武良来到专属的雅间内,桌上瓜果蜜饯一应俱全,座椅上不见半点灰尘,擦亮的光洁如新。

“父亲。”

“门主。”

厅内还有两人,那青年名为武庚辰,身穿白衣,剑眉星目,面带着文人气息的儒雅,另一人名叫苏唤,两鬓发白,一身灰衣老者的打扮,此刻两人开口说道。

苏唤扶着武良坐上座椅,轻倒满茶水后,便站在一旁,一副随时伺候的模样。

‘这就是权势!’

武良心中说道,从最初的被人服侍时感到烦躁厌恶,在到后来的安然自得,享受其中,武良转变的很快。

听着楼下唱着的软哝细语,武良不着痕迹的将“目光”看向了坐在左侧,那名听曲有些入神的年轻男子。

这名男子是武良名义上的儿子,名叫武庚辰。

脑中想起了那个夜晚,武倾城将死之际,武庚辰跪在床前。

‘如果当时我选择了他,不比现在当一个老瞎子强?’武良有些胡思乱想道。

武庚辰容貌俊秀,放在前世也是“哥哥好帅,恰个V”的那种。

但可惜,武良选错了。

要是真选了武庚辰,在加上黑震门作为青府第一大帮的权势,直接走上人生巅峰。

说不得那时候,武倾城不肯让位,还要上演一番“父亲,您该退位了。”“天下岂有二十三年的传人呼?”“刀斧手何在!”的情景。

思绪闪过,武良苍老的声音响起:“辰儿,你可知我为何让你来此听曲?”

“孩儿不知。”武庚辰回过神来,连忙答道。

“这曲唱的什么。”

“回父亲,是戏风尘。”

戏风尘讲的是妓女宋盼儿,偶救一名赶考书生,两人许下诺言共度一生,后因书生高中状元。

誓要为国救民,铲除东林党失败,下场满门抄斩,宋盼儿也被牵连,腰斩与市。

曲文总体比较凄惨,唱的也是文人书生喜闻乐见的那一套。

唱完需要两个多小时,平日里一些豪绅也会到此听曲,娱乐文化匮乏的年代,也只有听曲能消遣一二了。

“现在唱到哪了。”武良问道。

“翰林学府结识赵传,马上就要见到东林魁首顾宪成了。”

“那你听出了什么?”武良语气略带威严的问道。

武庚辰浑身一震,以为武良有意要考校自己,回道:“父亲,孩儿以为黑震为青府众帮之首,理应在对待百姓方面做出表率。”

“呵,我不是让你说这个,那书生钱胜在翰林院偶遇周轩与赵传,一番怂恿之下,便要铲除朝廷最大的实权人物,你认为这是什么,事后钱胜九族被斩尽,赵传周轩却因此加官进爵,谁得到的好处最大?”武良冷哼一声,随即说道。

武庚辰现在与前世武良初入社会很像,谁都不服气,心比天高,自认为书读的多了便高人一等。

武良职场沉浮多年,磨平了一身棱角,为人处事方面圆滑了不少,这首戏风尘是武良特意点的,想借此点醒武庚辰。

他可听不惯这情情爱爱的东西。

“你以后别跟那帮文人走的太近,把心沉下来,安心做事,别让其他人影响到你。”

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一番说教之意,占据了武倾城的肉身,武良不想在自己死去后,黑震门这份家业被其他老牌家族瓜分,武庚辰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武良自感命不久矣,黑震门内的诸多事务也都教给了武庚辰,有着老仆苏唤的指点,武良也不担心闹出什么大事。

但自从武庚辰一上台,今天一个制度,明天一个改革,门内堂主各个怨声载道。

青府年轻一辈的文人之中,以武庚辰为首,周遭听到的声音也都是阿谀奉承,甚至他还组建了“小内阁。”

里面全是他求学时所认识的儒生,平常会探讨黑震门内的弊端,为他出谋划策。

一个黑道帮派,不能借放黑贷,还不能杀人,这样跟慢性死亡有什么区别?

“父亲,孩儿以为此言差矣,圣人曰,半部论语治天下,更何况孩儿已融汇四书五经,您所说的那帮文人,是孩儿最重要酒友,也是我的,兄弟!”

武庚辰面色郑重的回道,话语中肃然,但已有了不满之意。

来了,来了,标准的圣人曰,武良在听到这句话时,嘴中无奈的叹气一声,微微摇摇头后,没有在多说什么。

安心听曲。

若是不考虑武良现在身份,他肯定会说一句:论语治天下?你看看是你的论语硬,还是人家的刀快。

这个世界,武者的因素根本无法忽略。

一旁的苏唤在听到武庚辰说的那句兄弟后,嘴角微微一抽,心中暗道一声:“二公子,还是太天真了。”

如果喝了酒的就叫兄弟,那隐藏在苏唤衣袍之下,那一身刀砍剑刺的伤痕又是什么?

对武庚辰的劝解以失败收场,武庚辰心中固执,武良也无可奈何。

一曲终了,梨园听客们也都意犹未尽,各自收拾东西,准备离去,梨园班主一天只唱一曲的规矩他们还是懂的。

雅间内,武庚辰招呼都不打就快步离开了,今天他还有一场诗会要参加,脸上表情急匆匆,完全没有把武良的话听进去。

苏唤这时搀扶着起身的武良,坐着轿子也准备回府。

“苏唤,你回头把那几名怂恿辰儿改革门内制度之人,全部拿了,让他把心给我静下来,别跟不三不四的人走在一起。”轿中,武良语气淡淡的说道。

终究是自家儿子,虽然武良少了很多带入感,他也不想看到武庚辰快速败光家业。

“是,属下遵命。”

苏唤点头应下,他与抬轿之人并行,在轿窗旁低声回道。

走过长阴街,穿过巷尾时,天空中轰隆一声,随后闷雷闪动,大片的乌云积蓄着雨势。

青府天气说变就变。

街上行人步履加快,没多久,热闹的大街上就剩下了收拾东西的小贩与商客。

天色阴沉,淅沥细雨下着,细如丝线的雨珠砸下,在地面凹陷处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洼。

一些顽皮的幼童,在水洼上踩水嬉戏,见到大人们怒气冲冲手持棍棒的走来,顿时散开逃离消失在小巷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