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亲自来谈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神弓战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332章亲自来谈

分享到:
关闭

这个可能就是背后的人是那里人,而且了解曾经的独孤家族,更知道龙凤玉佩中的秘密。

不过独孤云倾清楚,这人知道龙凤玉佩秘密应该是机遇,不可能有很多人,要不然,他们这一脉也不会在这里安然繁衍这么多代。

既然如此,这人定然是不得到龙凤玉佩不会罢休的。别说龙凤佩已经被他和小蜜糖开启了空间,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就算没有,他也不会允许龙凤佩落到外人手里去。

看来一场生死之战不能避免了。

“想要龙凤玉佩让他亲自来跟我谈吧,你还没那个资格。”独孤云倾负手而立,看了眼守在宫门口的霍飞。

霍飞立即会意的进来一手把左灵儿拽住,扔了出去。左灵儿自认为晋级三级后的修为不错了,但是在霍飞这里一点反抗的能里都没有。

左灵儿狼狈的摔在地上,她惊恐的道,“你们要是杀了我,就别想拿到解药。”

霍飞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左灵儿,她难道认为她在那个背后人心里的地位会高过龙凤玉佩?

白痴吧!

把她扔到院子里,霍飞也不理会她,也不担心她能逃跑,这里是那里,皇宫里,还能让她跑了,那些隐卫就都不用活了,太丢人。

宫殿内,安静极了,三位亲王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再也不敢说什么忤逆的话了,现在他们清楚的认识到,独孤云倾虽然才十五岁,也不是他们能左右和撼动的。

他已经具备了一国之君的实力。

他们都很疑惑,独孤云倾怎么就忽然这么强势起来了呢,难道以前都是装出来的?

太监总管韩太平站在一旁,焦急的看着床上的独孤青苍。独孤云倾不说话,韩太平也不敢言语,这事不是他能管的。

只是他很担心皇上,毕竟跟着独孤青苍几十年了,主仆情分还是有的,独孤青苍对他也向来大方,还说了,将来他走后,就放他出宫,给他买座大宅子,让他安享晚年。

这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独孤云倾看了眼永亲王,“这几日照顾好皇爷爷永亲王能做到不?”

永亲王一愣,才意识到独孤云倾是跟他说话,他立即点头,“能,这几日我就住在宫里,一直到父皇身体好了。”

他比谁都清楚,父皇活着对他只有好处没坏处,也清楚,独孤云倾显然知道这一点,很了解自己,所以才把父皇交给他照顾。

独孤云倾点了下头,对韩太平道,“韩大总管,皇爷爷一直都是你亲自侍候,这几日就有劳你了,不用担心,暗处我会放人保护皇爷爷的,你只要跟永亲王照顾好皇爷爷就可以,任何妃子前来探病,一律拒绝,谁来都不行。”

他要想办法对付左灵儿背后指使她的人,分身乏术,无法亲自照顾皇祖父,交给三个叔叔,他可不放心,韩太平他是放心的,对皇祖父忠心耿耿,永亲王只要没傻彻底,就知道皇祖父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殿下放心,老奴定然尽心照顾皇上。”对于独孤云倾的信任,韩太平很激动,这说明自己在皇太孙的眼里是忠诚的。

“送皇祖父回寝宫去。”独孤云倾话落,韩太平立即叫来外面的几个小太监,把床上的皇帝小心翼翼的抬起来,放到銮驾上,送回皇帝的寝宫去了。

独孤云倾一路跟着过去,亲眼看着皇祖父安顿好,他又点名两个御医在这里守着,这两名御医都是他的人,有他们守着皇祖父他能放心些,然后就带着霍飞去了御书房。

皇祖父习惯晚上批阅一会儿折子的,然后才回寝宫休息,这个时间,肯定还有没批阅完的折子,只能他来了。

三位亲王战战兢兢的跟到了皇帝的寝宫,看独孤云倾离开了,他们看了眼皇帝,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虽然独孤云倾没让他们守着,但是,身为人子,父皇中毒昏迷不醒,他们都不在跟前侍候,名声不太好。

可是他们待在这里,也上不了前,不说永亲王,就是韩太平也不会让他们接触皇上的。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对永亲王道,“大皇兄,我们在偏殿候着,累了就喊一声,我们替换着来。”

永亲王独孤文德看了三人一眼,“你们随意。”

他既然答应了独孤云倾会照顾好父皇,就不会假他人之手。

话落就搬了个椅子来放到龙床边,坐下守着独孤青苍。三人无趣的摸摸鼻子去了偏殿,当他们乐意在这里待着啊,要不是顾及名声,他们就回府去了。

偏殿里有休息的榻,总好过一晚上都坐在那里耗着舒服。

反正父皇昏迷着也不知道,等父皇醒来时他们在场就行了。

独孤云倾在御书房里批阅折子,南弦查到一些消息后直接来御书房禀告了。

看到坐在御案后的少年,南弦知道,这样的日子早晚会到来。

“说吧。”独孤云倾没有抬头,边看折子边道。

“殿下,查到一些消息,事关永亲王。”南弦看着他的脸色道。

独孤云倾拿着折子的手一顿,放下折子,“军事布防图就算到了他手里,他不会那么做。”

南弦一怔,殿下居然为永亲王说话?这可是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事,难道他们父子关系缓和了?

“他很清楚,他赖以生存的是什么,不会亲手毁了这一切,你别忘了,他可是对一个人信任的不分好坏的地步。”独孤云倾提醒南弦道。

他不是替永亲王说话,而是在南弦说出是他时,他就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那个女人在一切梦想都破灭后,必然会生出报复的心里,既然得不到毁了,很符合她狠毒的性子。

南弦顿时明白独孤云倾说的是谁了,“她现在还有这本事呢?”

“她没有那个本事,但是她身后的人有。”独孤云倾语气很淡,垂眸继续批阅折子。

“殿下,现在怎么办?”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