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请求是假,打预防针是真!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人在东京:开局一座时空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262 请求是假,打预防针是真!

分享到:
关闭

“林恩先生!”

“这一次,请务必助我阴阳厅一臂之力,阻止魔法学院的建立!”

“拜托了!”

林恩与安提莉西亚的对话还算得上愉快,只是没想到,他前脚才将人送走,这后脚就有新的客人匆匆到来。

这不。

此时前来拜访的仓桥源司连句客套话都没来得及多说,才刚一坐下,便双手撑在茶几上,深深的向林恩低下了头。

这就让人十分的无语!

喂喂喂!

你怎么说也是阴阳厅的大BOSS,好歹也有点儿大佬的样子啊?

更况且你家女儿可是还在一旁看着呢,你就不怕在自家女儿面前丢面子?

“仓桥先生,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魔法议会想要组建魔法学院,招揽具备魔法资质的人才,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你为什么要拜托我去阻止他们?”

直至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林恩才终于开口。

可听他这么一说,仓桥源司脸上却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林恩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你应该明白,魔法议会组建魔法学院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夺霓虹的超凡者地位。”

“本来我阴阳师一脉就已经衰退严重,一旦魔法学院成功组建,恐怕我们将会丧失更多的话语权!”

“只凭我们的力量……是根本挡不住魔法议会的啊!”

是的没错!

其实所有人都很清楚,阴阳厅虽然表面上与魔法议会有合作,可实际在背地里,却永远都不缺少明争暗斗。

如果仓桥源司此前的计划一切顺利,借由时空裂痕的公之于众,真正做到阴阳师一脉的由暗转明,那么在他的操控之下,估计还真有可能恢复阴阳师的超然地位。

可现在有魔法议会横插一脚,同时还筹建起了魔法学院,这要是放开招生,就必将会引发大量的年轻人追捧。

等到那时,阴阳师一脉别说恢复超然地位了,怕不是还得被狠狠踩在脚下!

至少仓桥源司很明白,无论是凭资源还是凭实力,阴阳厅都是无法抗衡魔法议会的,哪怕在霓虹本土,他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此目前唯一能够给他提供帮助的,就只有林恩一人!

“看来仓桥先生最近的麻烦事不少啊。”

“既然你觉得魔法学院的组建会夺走你们的话语权,那你们干嘛不将阴阳塾开起来?”

“直接给魔法议会打擂台呗!”

“作为本土势力的你们,难道还怕在生源上招不过那群魔法师?”

在阴阳厅任职的那群祓魔官们,恐怕很难会想象他们家老大会在他人面前做出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事实上,就连仓桥京子都很惊讶,在她心目中强大且威严的父亲,竟然会做出如此卑微和愁苦表情。

不过在这一幕落到林恩眼里,他却不为所动,只是在轻轻摇过头后,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可林恩不提这事还好,听到他这话,仓桥源司顿时更闹心了!

“问题在于,就算我立刻推行出阴阳塾,恐怕也很难比得过魔法学院。”

“据我所知,魔法议会驻霓虹代表的那位美伊萨斯小姐,已经跟霓虹官方达成了一份协议。”

“在魔法学院召开后,官方会不遗余力的推动招生宣传,确保学院招收到足够多的人才。”

“可反观阴阳厅……却根本得不到任何的支持。”

“这份差距……实在太大了!”

按照仓桥源司的说法,安提莉西亚近期在霓虹是没少做动作,连官方都这么大力背书,真不知道是许诺给上面多少好处。

可才刚刚由暗转明的阴阳厅,却好像后妈养的一般,根本不受待见。

难道说,这还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不成?

实在太憋屈了!

“这……”

“既然这件事都有官方干预了,我一个平民百姓,又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仓桥先生,我觉得吧,话语权这种东西都是自己挣出来的。”

“你们身为阴阳师,却被一群普通人死死压在头顶,这也未免太不像话了吧?”

“你就没想过利用实力,去给自己争取利益?”

看着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的仓桥源司,林恩也是来的有些无语。

阴阳厅和魔法议会之间的那点儿破事,他才不想参与进去,就算打出狗脑子来,又跟他林恩有什么关系?

只是看到一旁小女仆京子的小脸蛋上带着不忍和悲切,显然很是为父亲的难处而感到伤心,这不看僧面看佛面,最终林恩还是提出了一份很合理的‘小建议’。

看这样子,仓桥源司的美人计多少还是有了那么一些用处。

跟京子在一起久了,终归也还是让林恩开始偏向了阴阳厅一方了!

“不瞒您说!”

“林恩先生,我们确实有为自己夺回权力的打算!”

“只是……如果我们展开了行动,就一定少不了流血与冲突,再加上林恩先生与魔法议会方面也有合作,万一我们因为鲁莽的举动导致您与议会方面闹出误会……”

“停!”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好家伙!

难怪之前要求开启封印的时候有求必应,而且这次一来就大倒苦水。

合着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到现在林恩才看明白,原来仓桥源司请求自己阻止建立魔法学院是假,跑来给自己打预防针才是真!

当然了。

魔法学院的组建,也肯定是刺激他尽快行动的主要原因之一。

既然看出了这份小把戏,林恩自然也就没打算让对方再说下去了!

“你想怎么做我不管,反正你只要记住,不要将这份动乱波及到普通民众身上,不要闹出恐慌即可。”

“至于这会不会影响到我与魔法议会的合作……我跟你们阴阳厅又没什么特殊关系,往我头上扯什么?”

“只要别打着我的旗号去做事,你们随便想怎么做都可以!”

于第一时间叫停了仓桥源司后,林恩并没有迟疑,而是当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阴阳厅想怎么做他不管,就算仓桥源司将上面完成一波换血都没问题,只要别波及到无辜人就行!

当然他也顺势做出了警告。

对方是个聪明人,绝对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是!林恩先生!”

“有了您的这句话,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请放心,我绝不会乱打您的旗号去行事!”

“时间不早,我就先告辞了!”

虽然林恩的语气很是不近人情,可在察觉到其中的深意后,仓桥源司却不禁大喜过望。

毕竟他确实是个聪明人,第一时间就领悟了林恩的潜台词。

事实上,他想要的就是这份态度,自此之后,他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展开自己的行动了!

不要疑惑仓桥源司为何会在林恩面前如此卑微,毕竟霓虹本就有着欺下媚上欺软怕硬的传统,林恩展现出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就理所当然会得到他的尊重。

反过来要是林恩的实力不济,你看看仓桥源司还会一口一个尊称,甚至还迫不及待的主动送女儿吗?

别开玩笑了!

那样的话,只会让仓桥源司化身为一条毒蛇,然后随时找机会将林恩一口吞掉!

这家伙,可是有着枭雄之姿,绝对不能小视于他!

当然了。

只要林恩永远都能保持住这份强势,就时时刻刻都能将仓桥源司压服,因此这一点,倒也并不会让人担心就是了。

总而言之!

“京子,送送你父亲!”

目的达成,仓桥源司连忙起身告辞。

这让林恩见状,也是招呼了京子一声,让她去送送亲人。

毕竟不管怎么说,京子身为仓桥家的独女,堂堂名门大小姐,结果被送到自己这里当小女仆,着实是受了不少委屈。

如今好不容易见父亲一面,估计这父女俩也应该会有不少话要谈吧?

林恩一番好意,觉得应该给仓桥父女一些交流的时间。

结果没承想,就在京子闻言起身之际,再看仓桥源司,却忙不迭的摆手拒绝。

“不必了,我自己离开就好。”

“京子,你要记住,务必侍奉好林恩先生,不要丢了我仓桥家的脸面。”

“明白吗?”

明明在林恩面前卑躬屈膝,可换到自家女儿面前,却能立刻如翻书一般的变脸成严父的模样。

仓桥源司,真不愧是你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仓桥源司也确实是一个很有魄力的男人。

在他与林恩见过面的第二天,电视机上便开始播放出官方的一系列调动新闻。

与此同时,阴阳厅更率先召开了发布会,先魔法议会一步,宣布了专用于招收阴阳师学徒的学校——阴阳塾建立!

这一手下来,必然是打了安提莉西亚一个措手不及。

等到隔天,新闻中也是紧急播出了魔法学院的组建消息,看样子这双方少不了要打上一段时间的擂台啊。

当然关于这些破事,林恩压根就一点儿都不关心,他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呗,他自己过好小日子即可。

只是他忘记了,自己是不关心这两所学校的建立,但家里却有一个对超凡力量无比感兴趣的南家二傻。

一听说阴阳塾和魔法学院都开始面向社会公开招生,这丫头是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