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夫郎霸气非礼女皇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启禀女皇,夫郎他又是喜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九章 夫郎霸气非礼女皇

分享到:
关闭

“讲!”

“启禀太上皇、皇上,妾身有协助皇夫统管后宫之职,晨起,处理宫闱事务时,接到园艺局晨丹掌事官的上呈:

园艺局有人淫乱后宫,被他们当场抓获,绑到了妾身的宫殿。正准备惩处间,太上皇凤体驾临。”

啪——女皇手击御案,怒问:

“何人大胆如此?竟然在朕的后宫做出苟且之事?”

颜俏清了清嗓子,上前一步:

“宣~园艺局掌事官晨丹,上前回话!”

您就瞧好吧!

晨丹以别人快不可察的速度,给颜贵妃妙递了这一得意眼神。

晨丹掌事官像狗一样手脚并用,匍匐朝前,以额触地答道:

“回禀皇上。奴才没有管好手下之人,是奴才的失职,在这里奴才先行自罚。”

说完,他就左右开弓,给自己奖赏了好几个大耳刮子。

真是自残加卖贱,没有骨气的奴才!

鸣竹厌恶地看着他的同时,他也看到了相似的眼神投向他,来自凤子——玉润。

这贱骨一两重的奴才,两边的脸肿了老高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继续回话到:

“我园艺局出此败类,是奴才失职失察,奴才有罪啊!”

说完又是一阵嚎啕大哭,愧不敢当,泣不能言。

······

这女皇有此嗜好吗?这情境怎么似曾相识?

她在晨丹掌事官准备回话的档口,朝女官做了一个手势。随后,女官递上来茶点、果盘。

鸣竹看着她吃的滋滋有味儿,想到:这相当于自己在电影院,吃爆米花,喝奶茶了。

这女皇似乎把这看成了一种消遣,也是啊,这个国家没电影、电视,更没有戏院、歌院,精神娱乐生活太过贫乏了。

这些弱爆了的男人们,给她养成了这种自娱自乐的习惯。

在这个男人被女人踩在脚下的国度,男人不会哭,不会卖惨,不会作贱自己,就没有了生存之道。

女皇吃的差不多了,朝下面说了声:“够了,拣重点的说吧!”

“回皇上,是奴才内心太单纯,没有往歪处想,才让他们形成了气候,做出了不才之事。”

真是让人为之一呕,你若单纯?那这里就是地地道道的邪恶之城了。

怎么今天老是觉得恶心呢?是不是妊娠反应?算算时间,还早啊!

“这两天听闻,从他们主仆三人住的屋子,走出来的宫男,无不说着舒服、爽极了的话······

最后,竟然有一些不顾高贵身份的宫女也踏入了那个房间。走出来之后,是神清气爽,粉面含春,面带桃花,十分享受。

今天清晨,奴才带了几个人闯了进去,将他们几个捉奸在床。

尊敬的女皇,您的床上不管睡上几个男人都是您的殊荣。

他——鸣竹,床上睡着四个男人呢,并排睡好,等待那个戴着眼罩的小兰一一伺候他们。

奴才进去的时候,那个小兰正骑在这个宫男的身上,上摸摸下摸摸,左摸摸右摸摸,要不就是手伸下去捏······摸人的和被摸的都是很享受的样子,奴才看了脸红心跳,十分羞愧。”

这个二百五,一个按摩,被他说得如此污秽不堪。

“好大的胆子!”

女皇听了,动怒了。

太上皇一听事关怀有凤胎的宫男,自己刚说了要宠,发这么大的脾气不妥吧?

她出面干涉道:

“皇上请息怒,这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也不能单听掌事官的汇报,我们也要听听当事人的说法。”

说完,朝鸣竹使了一个眼色。

他的脊背挺得直直的,眼睛正视前方,没有一点低贱与猥琐。

女皇投来疑惑的一瞥——这家伙是担心我发胖吗?不来一场自残、大哭,不准备让我吃着喝着看热闹了?

还有,谁给你这个低贱的宫男这么大的自信,这么硬的骨气,这么强的气场?

瞧瞧吧,也不低眉顺眼,也不开口求赦,脊梁骨还挺得直直的,就像我们傲气十足的女人。

像上次须眉国前来出使的皇子,自带威严与霸气。在这堆下贱的宫男里,的确出类拔萃。

看上他,给我戴了绿帽子的好姐姐还是很有眼光的。

一想到此,她牙齿咬的咯吱响。

鸣竹听到了,医生的本能再次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两三步跨上台阶,用手指勾起了女皇的下巴,认真地说:

“跟我喊啊——嘴巴张大,我看是不是有蛀牙在捣鬼?”

他就这样邪魅、暧昧地勾起了女皇的下巴,霸气地非礼了女皇。

就这样居高临下地俯视朕?!平生第一遭,新鲜,刺激!!!

殿内所有人,除了太上皇,统统捂着眼睛,跪倒一地,嘴里喊着:

“皇上受此大辱,要严惩此人!”

严惩此人——严惩此人......

这声音,延绵不绝,响彻大殿。

懵了!

何曾有过这种遭遇,估计前三十代女皇也没有尝过这种滋味。

女皇惊呆了,同时乖乖地配合他,张开了嘴巴。

鸣竹认真地看了看,摇摇头说:

“牙齿表面有牙隐裂,是一种常见的牙体慢性损伤,患病部位多在磨牙,遇到冷、热、酸、甜的食物,会感觉疼痛难忍。

由浅至深可以到达牙髓,最后导致牙齿的劈裂。若不加以制止任其蔓延,最终会导致牙周炎、牙齿脱落等严重后果。”

“那朕应该怎么做?”

有没有搞错!!!

不是应该怒吼道:

大胆奴才,敢冒犯皇上,拉出去斩了吗?

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置可否。

鸣竹从勾起女皇下巴的动作,又变为用手托住了她的下半边脸,再靠近了一点。

女皇看到他眼皮微动,长长的睫毛也跟着颤动,仿佛蝴蝶扑扇的翅膀。

嘴唇润泽富有弹性,牙齿白净。

说话的时候喉结一上一下的牵动着,有一种灵动的优美,女皇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喉结。

因为环绕在自己身边的莺莺燕燕们,总是低眉顺眼,俯首帖耳。谁能有胆量、有骨气高高的扬起自己的头颅呢?······

兹咕~

女皇咽了下口水。

“皇上平时注意不要磨牙、咬牙即可,纵使非常气恨一个人,也不要咯吱吱地咬自己牙啊!”

“哎呦呦——要羞死我老太婆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