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商氏别业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袭1988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320章 商氏别业

分享到:
关闭

王林只要是和沈雪在一起,就有无限的激情,有使不完的劲!

两人一直爱到晚上十点才消停。

付美芳带完班上来了,她出了一身细汗,好身材更显凸凹有致。

“哟,王林回来了啊!”付美芳笑道,“沈雪可是天天念你、想你呢!”

王林朝她点点头,起身笑道:“行了,我先过去了。”

沈雪送他上了车,嘱咐道:“慢些开啊!晚安。”

“晚安!”王林朝她挥了挥手,“快上去吧!还在飘雨呢!小心淋着了。”

沈雪转身回来。

付美芳脱了衣服,准备洗澡,笑道:“看看你这样子,爱得不浅吧?”

“哎呀,你要死啊!什么话都往外嘣!”

“你自己照照镜子吧!不怨我说你!”付美芳咯咯一笑,推着她到穿衣镜前,“看看你这百媚千娇的模样,脸色红润,眼泛桃花,一脸的幸福、满足!鬼才看不出来你刚做了什么!”

沈雪俏丽白净的脸上,有一种从里面透出来的红晕,像白色花朵里面长出来的红颜色一样灿若红霞。

她双手捧着头,羞涩的笑了笑:“还真是这样!我以前从来没留意过。”

“你们上楼的时候,我可听到你们的说话声了。”付美芳笑道,“足足三个小时了!刚收工吧?王林这也太厉害了吧?”

“别说这些了,怪不好意思的!”沈雪咯咯笑道,“快去洗澡吧你!”

“唉!我要是有你一半幸福,我也就知足了!”付美芳幽幽一叹。

且说王林回到家里。

李文秀三人都在看电视。

“今天回来得挺早啊!”李文秀高兴的笑了笑。

王林道:“回来早了,你也说?那我下次晚点再回来。”

“我这是高兴呢!你听不出好歹话啊?”李文秀白了他一眼。

王林道:“我去洗个澡。”

“你下午不是洗过了吗?”

“工厂的车间有细微的粉尘,别带到床上去,我还是再洗一下好。”

“嗯,那你洗吧。”

王林洗完澡,换上睡衣,直接就进了卧室。

李文秀进来,把门反锁了,爬上床来,说道:“接下来这几个月,我可不能伺候你了啊。”

王林道:“我知道,我也没问你要啊。”

“我白嘱咐你一声。怕你不高兴。”

“我是那种人吗?你以前多久没给过我?我也没怎么着你啊!”

“知道你是个好男人!”

“好男人吃亏啊!”

“我不是已经怀上你孩子了吗?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等生完孩子,你想怎么玩,我还不是随便你?”

“行了,睡吧!”

“这次去广州,顾清雨也在?”李文秀忽然问道。

“文娟告诉你的吧?”

“嗯,聊天的时候,她无意中说出来的。”

王林心想,李文娟这个大嘴巴,果然告密了,说出顾清雨来倒是无所谓,就怕她说出了沈雪这个名字来!

“是啊,他们电视台到那边拍一部老洋行的记录片,可巧就在那边遇上了。”

“你离她远一点。这个女人,妖里妖气的。”

“人家多么端庄、优雅、知性、美丽的一个女主持人,在你眼里,怎么就妖里妖气了?”

“她不是要破坏你姐的婚姻吗?还不妖?”

“你想多了吧?她和军哥之间,绝无可能的!你别乱说啊!”

“我就是这么一说!反正你离她远些就对了。她这样的女人,要是对哪个男人有想法,我估计没有谁能抵抗得了!”

“呵呵,原来你是害怕了啊?”

“我有危机感觉不好吗?我得为这个家庭负责。我绝对不允许其它女人来破坏我们的婚姻!谁都不行!我可不想我的儿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

“……”

王林不说话,等了一会儿,见她并没有提到沈雪。

“文娟说,广州那边有什么麻皮乳猪,又香又脆?”李文秀说道。

“有啊,你想吃?”

“听文娟说得挺馋人的。我现在怀孕呢,我想吃,可不一定是我想吃,而是你儿子想吃哩!”

“申城肯定也有酒楼做这道菜的,赶明儿我去找找看。这道菜得热吃,冷了就缺味了。不然我就从广州带回来给你吃了。”

“就怕没有广州的正宗。”李文秀道,“算了!我也就是这么一想。”

王林问道:“腰还凉吗?”

“最近好些了,是你暖我的功劳!”李文秀笑道,“你阳火盛些。”

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半夜王林忽然醒来,发现李文秀在床上翻过来转过去的,辗转难眠,便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睡不着。”

“怎么回事?”

“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我是失眠,这是孕晚期的正常现象,胎儿的重量会压到妈妈的大静脉,阻止了血液从腿和脚流向心脏,使妈妈从睡梦中醒来。”

“哦,那要怎么办?老这么失眠也不是个办法啊。还有两个多月呢!”

“我没事,你睡吧!”李文秀道,“是不是吵着你了?”

“没有。”王林道,“从明天开始,我每天给你买些瓶装的牛奶回来,你每天喝两瓶。儿子在你身体里面,也要补钙的呢!家里的营养品,你也多喝一些,别舍不得。”

“嗯,我有在喝!”李文秀道,“这儿子现在在肚子里闹腾得厉害呢!他生活在肚子里面,可没有白天黑夜的分别。”

“那倒也是。”王林摸摸妻子的大肚子,笑道,“儿子啊,现在是晚上,你妈妈要睡觉,你别再闹了啊!要闹等明天白天再闹!乖乖的啊!”

过了一会儿,李文秀笑道:“还是你这个当爸的讲话有用,他真的不闹了!”

王林哈哈笑道:“是吗?那快睡!”

第二天,王林先到申纺厂这边处理日常事务,又到服装厂的车间转了一圈,服装厂的扩展工作已经完成,所有的机械都是从江南机械厂进的货。

工人们反馈说,国产的机械,不比进口的差。

现在的白厂和蓝厂,成了申纺厂职工眼里的香饽饽,以前是犹疑不敢来,现在是盼着这边进人,排着队的想过来。

因此,王林完全不必担心招工的事。

他这边一加装生产线,马上就可以从申纺厂分流人员过来。

现在的服装厂,有了两个生产车间,一车间的车间主任是高广生,他是马四军推荐的人选,这段时间的表现,中规中矩,王林打算就让他当下去了。

二车间的车间主任是马四军,他经验丰富,很快就把第二车间给带上了正轨。

在服装车间,王林听取了马四军和高广生两人的工作汇报,叮嘱他们,紧密配合卖场那边的销售,安排好生产排班。

在这边视察了半个小时,王林就来到了白厂车间。

包来顺笑眯眯的迎接王林。

王林看了他一眼,说道:“包主任,刘长富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包来顺道:“他打电话跟我谈过了。”

王林道:“你介绍的这个人,很强势啊!居然敢跑到我们公司的办公室来索赔,真正是岂有此理!”

包来顺道:“王总,我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这件事情,我坚决站在咱们工厂这边!”

王林心想,你有得选择吗?

包来顺很恭谨的向王林汇报了这段时间的生产情况。

王林道:“密切留意两个大区的销量,我们的产能一定要跟上来,如果发现跟不上来的话,一定要提前通知我,我们加装一个生产车间!”

包来顺道:“请王总放心,我每天都有督促生产。我们现在的产能,绝对是足够了的。我们每个月可以生产一亿片卫生巾呢!”

王林道:“嗯,不能停产,有货就堆放在仓库里,我们的业务点建设,会很快速的进行扩张,华南大区已经开始在周边省市区设置业务点了,再加上广告的播出和运营,我们的销量,很快就会迎来一波爆发增长期。”

“好的,王总。”包来顺道,“我们的工厂,现在是三班倒,不停歇!”

王林点点头,看看手表,说道:“我先走了。”

“王总,慢走。”包来顺送王林出了车间,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刘长富事件,的确给包来顺带来不小的困扰!

因为刘长富是包来顺介绍的。

刘长富反水,大闹办公室,这事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影响!

小小的经销商,居然也敢反噬厂家?

包来顺这个推荐人,是有责任的!

还好王林并没有追究此事!

如果王林怀疑包来顺和刘长富是里应外合,碰瓷工厂,那绝对够包来顺喝上一壶的了!

王林上得楼来,看到沈雪和付美芳都穿戴整齐,在等待他的到来。

沈雪笑道:“王林,美芳听说我们要去看老洋房,也要跟着去,你就带她一起去看看吧!”

付美芳道:“王林,带我去长长见识吧!好不好?”

王林道:“无所谓啊,走吧!”

三人下了楼,往武定路来。

王林依照商立文留的地址,来到了“商氏别业”。

这个地方很打眼,很容易找到。

一连三幢独立的别墅,用高大的欧式围墙围了起来。

三幢别墅的前后左右,都是花园,绿树成阴,又有流水小池,别墅之间又有路径连接,十分的雅致、安静。

外面是热闹的武定街道,老洋房却闹中取静,大隐于市。

王林只在外面看了两眼,就喜欢上了这里。

高大的铁门紧闭,在外面看不到里面有人。

铁门一侧,装了一个门铃,王林上前按响。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佣模样的人走了出来,隔着铁门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王林道:“你好,我叫王林,我是商立文先生的朋友,我和他约好了的。请通知他一声。”

“原来是王先生!商先生跟我说过了,这几天会有一个王林先生过来看房子,让我接待。快请进吧。”

“商先生不在家吗?”

“他一个朋友过生日,他刚出去了。”女佣打开铁门,请王林他们进来,说道,“商先生说了,你来了,先让你随便看房子,我打电话给他,他立马就能赶回来。”

“好,那我们先看看房子。”王林点点头,“辛苦你了。”

女佣笑道:“我也是帮人家做事。王先生,这边请。”

商立文说得不错,这三套别墅,他打理得十分用心!

花园里的一草一木,都能看得出来,经常有人精心料理和呵护。

进门是一块大坪,坪中间有一个欧式的纯白色的汉白玉雕像,是一个拉小提琴的女天使,背上长着一双翅膀,真人大小,连底座一起,高约一米八,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神情、眉毛,表情惟妙惟肖,给这座别业平添了几许欧式风情。

沈雪笑道:“这个好可爱。”

王林道:“喜欢吧?”

“嗯!”沈雪甜蜜的一笑。

坪前分三条小路,分别可以通到三座别墅。

别墅都是三层,中间的别墅是主楼,面积稍微大于其它两座,三座别墅的外观都是欧式的,有大阳台,有大露台,但每一幢房子的造型,又各自不同,连园林里面的风景也是不同的。

沈雪问道:“一个人家里,为什么要建三个房子啊?”

女佣笑道:“这是七十年前建的房子了,房子原来的主人,是一个欧洲外交官,听说他有三个情人,三个情人都住在这里面,每人住一幢。”

沈雪讶道:“那三个女人住在一起,不打架吗?”

女佣笑道:“以前的女人,不讲究这些。不像我们现在,讲的是一夫一妻制度。”

沈雪不由得想到了在香江去过的唐华府上,那也是富人家的偏房呢!

女佣道:“别说以前了,便是现在,很多国家也是有一夫多妻制度的。只要妻子同意了,丈夫最多可以娶四个老婆呢!我也是听商先生和他的朋友聊天说起过。”

沈雪笑道:“不可思议!”

说话间,四个人走进了主楼。

王林和沈雪,之前去看过不少老洋房,那些老洋房,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里面却又脏又破,连国内的筒子楼都不如,这也是沈雪不想让他破费买老洋房的原因。

但眼前的这座老洋房的装修,却让人眼前一亮!

墙壁上贴满了美丽的花纹壁纸,墙壁下边贴的是木板,装饰全是欧式的。

屋里的家具,也是欧式的,而且十分的现代化。

地板上铺着厚厚的进口地毯,客厅的一侧有一个壁炉。

欧式的布艺沙发,摆放在客厅中间,天花板上,吊着一个豪华的进口水晶吊灯,那上面的小灯,做成蜡烛的样式,璀璨夺目!

整个客厅的装修,并不显陈旧,反而有一种居家的温馨和甜蜜感。

女佣道:“王先生,请你们随便参观,我打个电话给商先生。”

王林说了一声好,对沈雪道:“我们四下看看。”

沈雪已经被这座老洋房迷上了,她嫣然一笑,伸出手来,拉住了王林的手,一起往楼上走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