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木叶:人生重置,开局猿飞一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十七章 忍者来袭

分享到:
关闭

绳树正想开口反驳,猿飞晨羽突然向他甩出7支苦无,射速很快转眼就到了他眼前。

绳树马上反应过来,猿飞晨羽和他再怎么斗嘴,也不可能直接发动突袭,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

于是他面对苦无不退反进,迎着苦无就冲。

随着苦无从他脸颊和身体飞过,身后传来了苦无击中什么东西的声音。

他迅速的前跳并转身,掏出苦无面对自己刚才的方向。

宇智波火羽这时已经消失了,但是他们所处的密林右侧,传来刀剑的碰撞之声。

绳树看请前方,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他的头上没有任何忍者标识,但从他能无声无息的接近自己,就可以肯定这人绝对是个忍者。

而且还是有着潜伏秘术,或者特殊血脉的忍者。

“别发呆了,左面,帮我挡住我们左面!”猿飞晨羽没好气的说道

都他么什么情况了,你还发呆,想屁呢?!

他也不管绳树了,他虽然现在有点不待见绳树,可是对他的实力还是有所了解,可能因为自己的出现,绳树也许比原著中,实力更加出色。

以这小子的身手,可定能撑到他跟火羽,赶回来支援他。

绳树并没有看见左面有敌人,但他还是非常相信猿飞晨羽的,他的感知能力,在这几次任务中进步很大,显然有所突破。

所以绳树直接用忍术开始了轰炸,赶你有人没人,先来一轮。

“影分身”

“水遁·水乱波”

绳树先是分出了一个影分身,随后两个人一起使用他招牌忍术,水遁水乱波。

两股水流,向前喷射而去,在途中逐渐汇聚,变长了一条巨大的溪流,冲向了前方。

这是绳树这段时间没经过猿飞晨羽和宇智波火羽的帮助,自己摸索的忍术,水滴可以汇聚成水坑,然后一个个水泊又汇聚成小溪,江,河,湖,最终汇入大海。

那忍术呢?同样的一种水遁忍术,在同一人有条理的施展下,也会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这个效果其实很接近忍术,水遁大瀑布之术。

不过绳树并不会大瀑布之术,所以只是一个过渡忍术,也许未来有一天,他还会发明好几条大瀑布,一起向敌人冲去的洪水之术。

对面的两名忍者,见此情形根本没法隐藏了。

“土遁·土流壁”

非常常见的土遁忍术,是改变水流方向的不二选择。毕竟普通人都知道,用堤坝抵御洪水,或是储存可用水。

绳树嘴角漏出了微笑,一面土墙可顶不住,我的小溪流之术。

土墙在接触到水流的那一刻,撑住了两秒,随后就碎裂开来。

“什么?!”

“啊啊啊”

随着一声惊呼和惨叫声,水流也渐渐流淌想了远方。

绳树正沾沾自喜,突然感觉背后冒凉风,下意识地施展替身术。

他的替身木头,被砍成了两半。

随后地上出现了两个,有点湿漉漉的忍者。

其中一人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放的假体,身上穿的破破烂烂,像个流荒的老人。

“呵呵,警觉不错。不愧是初代火影的孙子,有点意思。”

另一个是一个中年人,嘴里还叼着根千本,目光紧紧盯着绳树,在一旁默不作声。

绳树看这面前的两人,突然觉得有点棘手,不断地给自己在心里打气,绳树对方只有两个人,区区两人而已。

爷爷可是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而面不改色,面对几大尾兽还能跟旁边的人谈笑风生。

你注定是成为火影的人,是要改变这个忍界的救世主!

打起精神来!没错!

一番自我暗示之后,绳树面容略显轻松了几分。

“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吗?切,被小看了!”绳树自信地说道

独眼老头被逗乐了,“嘿,两人不够?好等我们同胞杀完你队友,再来增援我们。”

说完独眼老头直接发动进攻,身体向前冲去,随后是五枚手里剑,后面还缠着很难察觉的丝线。

绳树暗叫一声不好,身体迅速向后跳,并向前投掷出烟雾弹和带有起爆符的苦无。

嘭,嘭

烟雾四起,瞬间隐藏了绳树的身影

“风遁·大突破”

一阵强风袭来,瞬间吹散了不少烟雾。

隐隐的可以看见一个身影,就在这时刚刚施展完忍术的中年人动了,不过就在他冲进烟雾前,一把忍刀像他劈来。

他只能停止脚步,转身掏出苦无格挡。

“宇智波流剑术·狂风斩击”

一连串应接不暇,犹如暴风骤雨一般的斩击,速度极快的向中年忍者,猛烈的发起进攻。

同时已经先一步在烟雾中的独眼老人,此时迎面而来一个大火球。

“火遁·豪炎之术”

面对火球,独眼老人果断施展土遁。

“土遁·土流壁”

竖起的土墙,看看阻挡住了火焰的袭击。

正在他暗自庆幸时,一个浑身都散发着雷属性查克拉的身影,犹如带有雷电的幽灵一般,穿透了土流壁。

手里握着一把散发着雷点光芒的短刀,直接朝他身体刺来。

根本来不及准备的独眼老人,仅仅本能的向右方侧身,但还是没能躲过忍刀的攻击。

忍刀从他的右胸直接插入,直接刺穿了他的肺。

他感觉到整个被忍刀穿透的身体,都被浓郁的雷遁查克拉袭扰,变的全身麻木,不但如此,被刀刺穿的部分,从起初的酥麻,已经变成了灼烧

咳出一口鲜血,活了几十年,第一次碰见这样的怪事,从当上忍者那一刻,他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可是他没想到,居然会被这么诡异的招数所击败。

“这是。。。什么。。咳咳”

猿飞晨羽面无表情得拔出忍刀,直接看断了老人的头颈。

要死了还管不住嘴,丛林里老人,小孩,女人,不能有一点放松,能生存下来的老人,有哪个没有点保命绝活。

想问,到下面问问阎王爷。

宇智波火羽配合着绳树,已经将刚才的冷面中年人生擒了。

此刻这位不爱说话的中年人,就仿佛被打开了话匣子,一直说个不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