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075章 告诉哥哥真相

分享到:
关闭

“忆之,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很震惊,被吓到了?”陆梓里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白忆之这才回过神:“陆梓里,快点开车门,我要回家!”

她抓住了陆梓里的衣领,声音急切。

“忆之,你想要干嘛?回去告诉你哥哥吗?我支持你,和你一起回去。那个芸露是什么玩意儿啊,根本就配不上你哥!”说着,他按下钥匙,打开了车门。

白忆之没有再理他,推开车门就走。

陆梓里赶紧追了过去:“忆之,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我们一起去告诉你哥,让他立刻和那个丑八怪芸露退婚!去把聂秋怡追回来!”

说着,他竟然开始摩拳擦掌了。

白忆之猛的停住脚步,没好气的瞪住他:“陆梓里,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明天还去不去剧组了。你跟着我瞎掺和什么呀!”

“忆之,你怎么了?生气了?”他小心的问。

“没有,很晚了,你快回去吧!你也不想想,半夜三更的,你去我家,我爸妈会怎么想,我哥会怎么想?我求你,你就别给我惹事了好不好?”白忆之的声音有些疲惫。

今天这一天,从早到晚的,发生了事情太多了!简直是坐过山车。

“好,好,忆之,你别生气。我回去就是了。不过,你要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他有些心疼她了。

“我答应你什么事了?”白忆之一脸不解。

陆梓里扬了扬手机:“你答应过我,一个月后我如果通过了考验,要和我结婚的!我这里可是有录音,你不能赖账的。”

看着他得意的表情,白忆之无奈的同时心里又泛起了一丝甜蜜:“好的,我记住了,你快走吧!”

“我看着你进去了再走!”陆梓里站在原地没动!

一直到看着白忆之的身影消失在了小区的居民楼里,他这才转身回到车里,驾车离去。

白忆之回到家里的时候,全家人都已经睡着了。

她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霖霖此时还躺在床上,睡的香甜。

小家伙不知梦到了什么,还砸了砸小嘴。

在床头灯微弱的光线下,她坐在床边,盯住了霖霖。

陆梓里不说,她还没有注意到,他这么一说,如今再看霖霖,小家伙的鼻梁处真的和哥哥长的很像。

如果,他真的就是哥哥的儿子,那么哥哥究竟是什么时候和聂秋怡同房的?

他们结婚后,好像一直是分房睡的。

白忆之有些想不明白,躺在霖霖的身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她隐约听到外面客厅,好像有细微的响声。

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开门走了出去。

透过窗外微弱的光线,她看到阳台上,哥哥好像又在抽烟了。

之前,他是从来都不抽烟的,自从和聂秋怡离婚之后,他心情烦闷时,才偶尔会抽烟。

她缓缓的走了过去:“哥,你怎么还不睡?”

白忆康抬头看到妹妹,赶紧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刚刚睡了一会儿,突然醒了,有些睡不着了!”

白忆之想起了陆梓里说的话,拉过一把椅子,在他身旁坐下,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哥,假如,我说的是假如,你和聂秋怡之间有了一个孩子,你会怎么办?”

白忆康看向妹妹,半天,突然轻笑起来:“忆之,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我和她结婚后,从来没有同过房,怎么会有孩子?”

白忆之正色道:“哥,真的没有吗?你再仔细想想!”

白忆康很肯定的点头:“真的没有,忆之,你哥就是再笨,也不至于连这种事都忘记吧!”

说完,他叹了口气:“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了一个儿子,或许就不会离婚了。”

白忆之想不通,索性直接说了出来:“哥,你明天抽空带着霖霖去做亲子鉴定吧!”

“忆之,你,你说什么?”白忆康震惊的从阳台的凳子上跌落了下来。

白忆之赶紧伸手,把哥哥拉了起来:“哥,你怎么了?”

白忆康抓住她的手:“忆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同学孟娟,霖霖怎么可能是我儿子?”

“哥,你先坐好了。”白忆之扶着他在凳子上坐下。

“忆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白忆康心里焦急,疑惑,震惊。

他第一次见到霖霖的时候,确实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小家伙也非常喜欢他,黏他。他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有好几次都被人误以为是父子。

“哥,刚刚陆梓里来找我了,说聂秋怡告诉他,霖霖是她生的。当年,霖霖三个月的时候,她在国外被孟娟开车撞伤,以为自己会瘫痪,所以才拜托她把孩子送给我的。因为我是孩子的姑姑,她相信血缘,把孩子交给我,她才放心。”

“不过,后来,经过半年的康复治疗,她又痊愈了。可是那时候,孟娟已经换了电话号码,而我也搬家了,她还有学业要完成,因此,就这样拖到了现在。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曾经和她有过亲密接触吗?”

妹妹的话,让白忆康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四年前的事情。

他们结婚之后,他从来没有给过聂秋怡好脸色,除了那次和朋友出去喝酒,喝了壮阳的药酒之后和芸露在酒店发生了关系,他再也没有和任何女人有过那种接触。

可是,霖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聂秋怡会这样说?她什么时候怀的孩子?

“哥,你想起什么没有?”白忆之小心的问。

白忆康摇了摇头:“没有,这么多年了,除了那次醉酒和芸露在酒店,我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

白忆之的眉头皱了起来:“所以,哥,我才说让你明天带着霖霖去做亲子鉴定的。如果霖霖真的是你儿子,那么当年在酒店和你在一起的人很可能就不是芸露了。”

“忆之,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的人会是聂秋怡?这怎么可能?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芸露什么也没穿躺在我的怀里。聂秋怡一直在家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却也生出了一丝疑惑。

那天他喝醉之后,好像在朦胧中,看清楚了身下的人就是聂秋怡,因此他才会无所顾忌的和她发生关系的

他是她丈夫,即便是和她有了亲密接触也是理所应当。

可是,第二天,他看到的人却是芸露。

芸露哭着告诉他,他喝醉了,倒在马路上,她好心送他来酒店,可是他却把她当成了聂秋怡,强迫了她!

后来回到家之后,聂秋怡已经去学校上课了,她的反应如往常一样平静。

再后来,芸露就怀孕了,他们就离了婚!

难道说当年的事情,是芸露欺骗了他?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