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966章 我们也要大钻戒

分享到:
关闭

莫晓蝶上前握住她的手,嗔怪:“诺诺,怎么还叫我晓蝶阿姨呢!是不是该改口了!”

“啊?”许初蓝因为紧张,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

陆梓里在她身后忍不住提醒:“诺诺,你已经和老五领证了,应该叫妈才对!”

陆梓千回头瞪了二哥一眼,直接把他推到一旁。同时用眼神警告他不准再说话,离自己老婆远点。

陆梓里不满的摸了摸鼻子,对着陆梓千的背后比划了两下,小声嘟囔:“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不过经过他的提醒,许初蓝立刻明白了莫晓蝶的意思,她低着头,紧张的握住陆梓千的手,轻声喊了一句:“妈!”

莫晓蝶立刻欣慰的笑了起来:“这样才对!”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钻戒直接套在了许初蓝的手上:“你们结婚有些匆忙。老五肯定没有来的及给你准备婚戒!这个是我特意为你们定制的,算是妈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那个大钻戒是名牌高端定制款,一看就价格不菲。

许初蓝本能的想要拒绝,只是手却被陆梓千握住:“谢谢妈,我准备了钻戒,可是和您的这个比起来差远了!那我们就不客气,收下了!”

许初蓝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赶紧收了回去。

莫晓蝶看她的脸色有些憔悴,想着这些天这两个人一定是备受煎熬,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起。

于是心疼的拍了拍许初蓝的手:“好孩子,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永远的成为过去吧!妈希望,你以后和老五能够永远的开心幸福下去。时间不早了,让老五早点带你回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好好聊。反正已经是一家人了,我们有的是时间!”

说完,她怒瞪了一眼其余的儿子们:“你们几个该干嘛干嘛去,别没事找事!”

陆梓千此时也感觉到诺诺好像很疲惫,于是他不客气直接对陆晨旭和莫晓蝶说道:“爸妈,那我们先走了。”

陆晨旭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带着诺诺去休息。

陆梓千走后,陆梓里凑到了莫晓蝶面前:“妈,到时候我要是娶媳妇了,你是不是也会送我一个大钻戒?”

他的话音刚落,除了老大陆梓众之外,其余的几个儿子女儿们都一脸期盼的盯住了她。

莫晓蝶有些疑惑了:“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陆梓沫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妈咪,五哥结婚你都送了他那么贵重的礼物,那我们呢,我们到时候结婚你送我们什么啊?”

沫沫身旁的陆梓百一听,立刻一脸八卦:“沫沫,是不是慕容凌那小子向你求婚了?”

两年前,慕容凌被派到雨城管理药厂,就对陆梓沫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这小子不愧是商人出身,打听了陆家所有人的喜好,两年时间渐渐的竟然和陆家六兄弟成了好朋友。

只是,沫沫和他的关系却一直忽冷忽热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在这种场合,突然说出了这么不经大脑的话,一旁的陆梓塔赶紧拉了他一下:“老六,别胡说,老爸在呢!”

其实,前段时间,沫沫和慕容凌的关系相处的很不错,两个人几乎天天去约会。可是,陆晨旭知道后,把慕容凌约了出去,不知道说了什么,那小子竟然直接回了欧洲。

甚至在走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和沫沫打招呼。

陆梓沫这一个月来正心情郁闷呢!

陆梓百不经大脑的说完之后,才想起了这茬,赶紧解释:“沫沫,对不起啊,六哥不是有意的。”

莫晓蝶看到女儿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赶紧岔开了话题。

“好了,好了,你们八个都把心放肚子里吧,你们结婚时,都会有礼物的,一模一样的大钻戒,妈绝对不会偏心的!”

陆晨旭看着这帮熊孩子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去休息吧!”

陆梓洵叹了口气:“休息什么,我今天有夜班,去医院了。”

陆梓塔一脸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哥,你好辛苦啊!早知道你也应该来学中医。”

陆梓洵看了他一眼:“老四,医者仁心,你是因为现在自己当老板,开医馆,所以不用上夜班,你要是像我一样也在医院上班,就是学中医,有时候晚上也是需要加班的。”

“不说了,我这个苦命的人要去上班了!”陆梓洵叹了口气。

陆梓里在一旁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老三,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念你的小湘竹啊!老五今天领证,洞房花烛,你是不是特别羡慕,想插翅飞到你的小湘竹身边啊!”

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陆梓洵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是啊,二哥,我现在是非常想要飞到湘竹身边。虽然她暂时不在我身边,但是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而且,等到她寒假回来了,我们也会马上去领证的。可是,二哥,你呢?你孤单寂寞的时候谁陪你?你的女朋友在哪儿呢!”

说着,陆梓洵走到了陆梓里身旁,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二哥,你这个情感洁癖应该到现在还没有好吧?我看你恐怕要一辈子当老处男了!”

本来今天他老五领证结婚了,他心里就一直不痛快!要知道,他和湘竹可是第一个确认关系的,本来他们应该是第一对结婚的。要不是湘竹瞒着他去支教,说不定他们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二哥还故意气他,那就不要怪他反击了!

果然,陆梓里直接被他踩到了尾巴,跳了起来:“老三,你,你还是不是我兄弟了。二哥本来心里就苦,你还戳我的痛处!”

这都两年多了,自从白忆之离开之后。

他又试了好几次,但还是和之前一样,根本无法和女生过分亲热,就连拍吻戏也不行。真是要了他的命啊!

难道说,他陆梓里上辈子对白忆之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被她诅咒了?此生就只能接受和她一个人亲热吗?

可是,白忆之有男朋友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依照她的性格,一定已经和男朋友同居了。

恐怕他以后连白忆之也接受不了了,难道说他真的要和老三说的一样,当一辈子的老处男?

那他还不如直接出家算了。

想到这里,陆梓里很失落,转身向自己的别墅走去。

陆梓洵心里有些愧疚了,在他身后喊道:“二哥,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戳你的痛处的!”

陆梓洵没有回头,假装潇洒的摆了摆手:“老三,我没事儿了。你赶快去上班吧!”

夏夜的风轻轻吹过,给人一种凉爽惬意的感觉。

他路过了老五的别墅,看到二楼主卧亮着微弱的温暖的灯光。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不用想也知道,老五此时肯定是在和他的诺诺相亲相爱。

他收起羡慕的目光,重重的叹了口气!脑海中又浮现出了白忆之的身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