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838章 古老的婚约

分享到:
关闭

度度抬头看了他一眼,对方的眼神坦荡,真挚。

于是,她嘴角微微一笑:“谢谢,不过我不冷!”

沫沫深深的看了一眼骆永慕刚刚准备说话呢,突然听到前院一阵骚乱。

有人在高声呼喊:“老夫人,老夫人,我是大斌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后院的三个人都是一愣,然后不约而同向前院走去。

陆家宽大的前院,九胞胎的生日宴会上。

此时,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厨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超大的蛋糕,陆家的家长们都走了出来,正准备带领着九个小家伙开启切蛋糕的重要环节呢!

突然从门外闯进来一行人。

为首的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刚刚就是他在门口大声的嚷嚷呢!

老头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看着这个和自己的年龄相仿的老头,陆父的眉头皱了起来,扭头问陆老夫人:“妈,他是谁啊?”

老头不等陆老夫人说话,直接激动的扑过去,一把抓住了陆老夫人的手:“陆伯母,我是顾大斌,我爸爸是顾宝山啊!您不记得我了吗?”

“顾宝山?”已经八十多岁,但是精神和身体都还不错的陆老夫人眉头微皱,像是陷入了沉思,几分钟后,她猛然抬头,眼中含泪。

“宝山?大斌,你是大斌?”说着,她激动的握住了顾大斌的手。

顾大斌看到她认出了自己,神情也很激动:“陆伯母,这些年在国外我一直都惦记着您呢!”

“好,好,你爸爸妈妈吗?”故人重逢,陆老夫人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听到她问自己的爸爸妈妈,顾大斌悲伤的低下了头:“我妈她十年前就去世了,我爸爸去年突发疾病,也不在了。?落叶归根,我遵从爸爸去世时的遗愿,已经将家族生意全部迁回了雨城。”

听到老友去世,陆老夫人哽咽了:“唉,我们那一辈的人恐怕就只剩下我了。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联系我,好歹让我们这些老朋友再见最后一面也好啊!”

陆父此时也隐约想起了顾家的事情。

他赶紧弯腰劝说自己的母亲:“妈,你别难过了,今天可是孩子们的生日。”

陆老夫人想起了自己的九个重孙子,这才擦了擦眼泪:“对,对,今天是宝贝们的生日,不能哭,要开开心心的。”

陆父对着顾大斌伸出了手:“大斌,好久不见。上一次我们分别时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没想到再相见,已经头发斑白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今天,你来的正好,一起来参加我九个孙子的生日宴会!”

顾大斌扭头上下打量了几眼陆家的九宝,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陆兄,你这几个孙子真是一表人才,羡煞旁人啊!”

听到有人夸自己的孙子,陆父很高兴,笑的很开心:“哪里,哪里,不过是比别的孩子帅气那么一点而已!”

陆梓众眉头微皱的对身旁的弟弟们小声说道:“这个姓顾的到底什么来头,我怎么觉得他不是个好人呢?”

陆梓里点了点头,似乎很赞同自己哥哥的观点:“这个人的眼神里透露着算计,一看就不简单。还有他身后的那两个人,应该是他儿子吧,一个贼眉鼠眼,一个病娇附体,看着真是倒胃口。”

陆梓洵歪着头也有些疑惑:“听他的话,他们一家人应该早就在雨城了,为什么偏偏选择今天这么特别的日子来我们家呢!该不是有什么阴谋?”

陆梓塔看了看三个哥哥:“你们想的太多了吧?只是太奶奶的一个老朋友而已!”

陆梓千抿了抿嘴没说话。

那个顾大斌激动的和陆父说了几句话之后,从身后他的儿子手中接过了一个红色绒布包裹着的盒子。

他小心的在陆家人面前将绒布打开,里面是一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的木制盒子。

陆老夫人在看到那个盒子时,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是——?”她盯住顾大斌,一些已经很久远的回忆,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顾大斌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银镯子。因为时间久远,银质的镯子已经有些微微发黑了。

“陆伯母,文翔,这个银镯子你们应该还记得吧?”他目光深远的看着陆家母子。

“这个镯子——。”陆父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眼神跳动了一下。

陆晨旭轻声问身旁的陆母:“妈,这个镯子是怎么回事儿?”

陆母摇了摇头,同样的一无所知:“不知道啊!我从来没有听你爸和你奶奶说过啊!”

顾大斌心里甚是得意的看了一眼身后陆家今日请来的宾客。

虽然只是关系很亲近的亲朋,但是这些人也都在雨城各行业中颇具影响力。

他故意抬高了声音:“这个镯子是那一年我的父亲在泽山山体塌方,救出陆家老爷子时,他为了感谢我父亲的救命之恩,送给我们顾家的。我父亲为了陆家老爷子差点失去一条腿,落得终身残疾。陆家老爷子曾经以这镯子为聘礼,希望我们两家的后代能够结成儿女亲家。”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落在了陆家六个帅气的少年身上:“只是,可惜了。我父亲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陆家也一样,当年就只有文翔兄一个男孩。我儿子他们这一代,好像也是如此。陆家两个儿子,我们家也是两个儿子。好在,这第四代,陆家争气,长孙媳一胎九宝,儿女双全。”

“我父亲在临去世前一直惦念这件事,内心充满了遗憾。过几天就是他老人家去世一周年的纪念日了,我不想让他老人家一直遗憾下去,因此,想了又想,这才带着孩子冒昧的来了陆家。”

说着,他一伸手,就将那个穿着浅粉色水貂大衣的女孩拉到陆老夫人面前,笑的满脸褶子:“陆伯母,这是我的大孙女,顾暖玉,今年十五岁,在雨城最好的私立学校上学。伯母,你可以让人去打听一下,我这个孙女可是成绩斐然,跳舞,钢琴,绘画样样精通!”

说话间,他又看了一眼陆家六个帅气的少年,目的很明确!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