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837章 为你的画题诗

分享到:
关闭

陆家的后院,之前那个菜园的地方,后来孩子们对种菜不感兴趣了,莫晓蝶在这里设计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凉亭。因为陆母和陆老夫人都喜欢梅花,因此她又特意在凉亭的周围种了几株梅树,将这里打造成了一个小型的梅园。

冬日里,阳光正好,火红的梅花开满枝头。

梅花树下,支着一个画板,一个女孩穿着藕粉色的大衣,一手托着水彩盘子,一手拿着画笔,神情专注的在画画。

她的头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身形纤细,一束阳光透过盛开的梅花倾洒在她的脸上。女孩美的仿若从古诗词里走出来的仙子。

从骆永慕的位置上,只能看到她的一个侧脸,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侧脸,就让他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现如今浮躁的社会里,这种文静淡雅,气质超然的女生真是太少了。

他就这样站在冬日暖暖的阳光下,像是在欣赏一幅美丽的水墨山水画一般,静静的看着不远处沉浸在绘画创作中的女孩。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刚刚一直陪着度度,这会儿去前院会场取食物的沫沫端着餐盘走到后院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目光痴迷的骆永慕。

她的眉头轻皱了一下,走到对方身后:“骆永慕,你怎么不去找我大哥他们,跑到这后院做什么?”

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不远处画画的女孩吸引的骆永慕,猛的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回头,脸颊不自觉的有些发烫:“那个,我,我有点无聊,随便走走,闻到了淡淡的梅花香,就过来看看。”

一直在专心画画的度度,此时听到声音,猛然回头,看到骆永慕时,有些吃惊。

骆永慕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打扰了你的创作!”

“你是谁?”度度的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悦。

沫沫赶紧走过去,将手中的食物放到一旁的石桌上:“七姐,你真的忘记他了吗?九中的时候,他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才子,参加过诗词大赛,获得过冠军呢!”

度度歪着头想了想,还是一脸的迷茫。

她因为小时候心里受过创伤,不善交往,很多时候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事情不怎么关心。

这个骆永慕他们在初中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交集,她确实不知道他是谁。

听了沫沫的话,她还是一脸茫然,很诚实的回答:“我,我不记得了!”

骆永慕本来一脸期望的看着她,还希望她能够想起自己呢!听了度度的话,脸上的期望瞬间变成了失落。

不过他没有灰心,而是走上前大大方方的对度度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骆永慕,你应该就是陆家九宝中的老七,陆梓度吧!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度度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戒备的后退了一步,拒绝握手的意思很明显。

骆永慕有些尴尬的收回手,讪笑:“今天是你们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度度还是没有说话,似乎一直对他充满了戒备。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了。

沫沫赶紧上前打圆场:“那个,骆永慕,我姐姐她有些胆小内向,不喜欢热闹,你别吓到她了。你能来参加我们的生日宴,真是谢谢了!那个,我哥哥他们在前院,说不定一直在找你呢!”

骆永慕又看了一眼度度,然后目光落在了她的画上,虽然他不懂画,但是却也看得出对方的绘画水平很高。

画板上的梅树,栩栩如生,在阳光下彰显出了蓬勃的生命力。

他又抬头看向度度:“陆梓度,你这幅画画的真好,能不能送给我?”

听了他提出的要求,沫沫笑了起来:“骆永慕,你可真逗,我们生日,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呢?”

骆永慕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个,你们九个,我想了半天,实在是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礼物了?”

说完之后,他突然走到度度的画板前:“这样吧,我给你们写几个字怎么样?”

“写字?这里又没有笔,你怎么写?”沫沫一脸不解。

骆永慕弯腰拿起一旁度度的画笔,随意的蘸了一些水彩,指了指度度已经接近尾声的那幅梅花:“我在这上面题两句诗可以吗?”

他的目光充满询问的看向度度。

阳光下,清瘦俊秀的少年,一脸自信的笑意。

沫沫本来以为度度会拒绝的,可是让她没有想到是,度度竟然点了点头:“好啊!如果写的好,我就将这幅画送你!”

“七姐,你?”对于姐姐有些不一样的行为,她很意外。

度度笑着解释:“沫沫,他怎么说也是客人不是吗?”

沫沫点了点头,看向骆永慕:“好吧,我姐姐答应了,骆永慕你要是写的不好,我可是不依你哦!”

龙永慕没有说话,举起画笔,飞快的在上面角落里写了两句诗:“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

虽然是画笔,但是骆永慕写出的字却依然苍劲有力,透露着行云流水般的美好。

淡灰色的一行小字,点缀着度度的这幅画更加富有生机和韵味。

沫沫惊呼:“骆永慕,没想到啊,你的字竟然写的这么好。是不是一直在练习书法啊!”

度度在看到他的字时,脸上也露出一脸的惊艳。

骆永慕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个,为了锻炼我的耐心,我爸他从小就逼着我练习毛笔字。写的还行吧!让你们见笑了!”

“骆永慕,你就别谦虚了,什么叫还行,这写的也太好了吧!”沫沫赞叹。

骆永慕看向度度:“那,你们刚刚说的这幅画?”

度度走到画板前,将画取下来,递给他:“送给你了,我说话算数!”

骆永慕一脸惊喜,赶紧伸手去接:“谢谢!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会找人将这幅画装裱起来,然后挂在我的房间里的。”

接画时,他的手指不经意的碰到了度度的,他感到对方的手指有些冰凉,心不由自主的又猛跳了两下。

“那个,虽然今天的太阳很好,但是冬天气温还是有点低的,你多穿一件衣服,别感冒了!”他看着度度语气里充满了关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