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契约精神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炼狱艺术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两百一十五章 契约精神

分享到:
关闭

灰色的海面上。

“人鱼”呼吸急促的道:“契约已成,快!快试试看能不能救我!”

“你为何会死?”柳平问。

“被敌人打成重伤,它的奇诡之力残留在我身上,不断吞噬我的灵魂,即将彻底杀死我。”虚影道。

虚影的竖瞳中飞出一道光,覆盖在它那只剩白骨的半边身躯上。

只见那些白骨上密布着黑色的虫子。

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些黑色虫子完全由符文构成,乃是一种极其诡异的符文生命。

“看见了吗?”

“由二十五侧法则力量混合交错而诞生的奇诡——它的杀伤力实在太猛,我的所有力量都无法祛除它,如果你能——”

“停。”柳平道。

“人鱼”立刻不再说下去,只是睁着三只竖瞳,死死的盯着他。

柳平开口道:“我的这种能力必须在战斗中使用,你随便跟我交交手。”

对方会意,飞快说道:“很多奇诡之力都有发动条件,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用一点点冰霜的力量。”

一抹冰霜凭空凝聚成形,化作一根两米长的弯曲海叉,朝柳平刺来。

“盾!”安德莉亚悄然出声道。

一面龙形大盾竖在柳平面前,挡住寒冰之叉。

寒冰之叉也不转弯,只是不停的刺击在大盾上,发出悦耳的“叮叮当当”声。

“可以了吗?”

“可以了。”

柳平低头俯视着怪物那半边斑驳白骨,开口道:“你身上的这种奇诡应当被封印,它不应当让你陷入死亡。”

霎时间,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是奇诡侧的超人气演员,在你的呵斥声中,对方身上那种由二十五侧法则力量混合交错而诞生的奇诡已被封印。”

只见“人鱼”身上的所有黑色符文虫全部停止了啃噬。

它们缩成一团,化作一个个浓重的“墨点”,不再做出任何动作——

就像陷入了冬眠。

“封住了!”

怪物发出一声激动的呼唤,立刻就要从海面上爬起来。

异变陡生——

它身躯内突然冒出一柄充满古老沧桑气息的虚幻匕首,一下子就刺入它的心口。

怪物发出一声绝望的狂吼。

它那庞大的身躯在海面上疯狂扭曲,口中高声道:

“你封住了那道奇诡之力,所以对方的后手被激活了,快!如果还能救我,就立刻出手,否则我会被这柄匕首彻底杀死!”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如果“人鱼”无法抵挡之前的那些符文黑虫,它就会被黑虫不断啃噬,在绝望中一点点沉入死亡的深渊。

但若它抵挡住了这种折磨之术——

立刻就会有更凶狠的奇诡之术被激活,直接取走它的性命!

好狠的手段!

好毒辣的心思!

柳平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也不知道这家伙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自己只能封印一种奇诡之力,眼下是没办法帮它了。

——等等!

柳平心中忽然一动,轻声道:“出来!”

镇狱刀上发出一道嗡鸣。

下一瞬。

虚空打开,一团人形阴影悄然浮现。

两行燃烧的小字随之浮现:

“你释放了四圣柱之鞘的威能:‘虚神’。”

“平行世界的你已诞生,并出现在你的面前。”

柳平随意捏诀,释放出一道道轻微的风刃,朝阴影斩去。

阴影持刀挡住。

“你也进入战斗状态了,看能不能救他一下。”柳平道。

阴影转头朝怪物望去,身上猛然涌起无形的波动,开口道:“奇诡之力居然能具现成匕首?太危险了,我看还是不要伤人的好。”

——他也使用了奇诡演技:“超人气演员”!

两人一同朝那“人鱼”望去,只见那柄虚幻匕首忽然变得黯淡无光,以目力可见的速度化作模糊光影,重新没入了“人鱼”的胸口。

匕首被封印住了!

“人鱼”瘫软在海面上,身躯不断起伏,大口喘着气。

“死亡正在离我远去。”

它吃力的道。

柳平道:“你的伤需要多久才可以恢复?”

“人鱼”道:“之前我是无力招架对方的攻击,被打成重伤,然后才中了这两种奇诡之力,现在它们既然被封印住了——”

它低声念动晦涩的咒语。

只见它半身的白骨上渐渐生出血肉,短短数息便已全部长出脏器,然后是一层蓝紫色鱼鳞。

“只要我恢复过来,就可以反过来压制它们的力量,逐渐将其消磨——大约两千年左右,就足以令其彻底消弭殆尽。”

“人鱼”凝视着半空的柳平,身上的力量波动越来越强烈。

它仿佛在准备着什么。

“嗯?我刚救下你,你就像对我出手?”柳平笑道。

“人鱼”沉默片刻,摇摇头。

它伸出手臂在虚空中轻轻一扯,便扯开了一条通道。

“凡人,你身怀着极其罕见的封印类奇诡之力,我如果杀了你,恐怕会引起无尽奇诡法则的反应,让人察觉我的行踪。”

“再加上你刚刚救了我一命。”

“我就饶了你。”

“人鱼”说完,朝着虚空通道走去。

柳平道:“喂,我们好像还签订了一个同盟契约,说好了我帮你治疗,你帮我对付我的敌人,难道你要毁约?”

“人鱼”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摇头道:

“天真的家伙,跟你签订契约的乃是我身上的某种奇诡之力,它能彻底代表我,所以契约没有问题,但是呢——”

它的三只竖瞳流露出讽刺之意,说出了那个答案:

“刚才我已经将它彻底抹灭了,当它不存在,契约自然就作废了。”

“人鱼”以一种优雅而从容的语调继续道:

“天真的家伙,接受这个教训吧,这是见识过无尽奇诡生命的我,在本次幸运的涅槃重生的过程中,赐予你的免费教训。”

“——愚昧真是你们这些人类的原罪啊,希望你有一天能战胜它。”

说完,它走入那片虚空通道之中,逐渐远去。

柳平漂浮在半空,摊摊手道:

“虽然你抹灭了那种奇诡之力,但它只是代表你,你才是真正跟我签订契约的存在啊。”

霎时间。

那片写满契约的鱼鳞突然出现。

它浮现在半空中,爆发出严厉的尖锐鸣叫声,仿佛在警告什么。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在柳平眼前:

“你拥有本次契约的最终解释权。”

“对方的解释不成立。”

“对方必须履行契约所规定的义务,否则对方的身躯与灵魂将永受折磨,不得沉眠!”

所有小字一收。

那个即将合拢的虚空通道突然再次张开。

“人鱼”从通道里跳了出来,瞪圆了三枚竖瞳,盯着柳平喊道:

“这不可能!”

“术法是术法,我是我,跟你签订契约的是它,关我什么事!”

鱼鳞上的鸣叫声消失,转向柳平的方向。

——鱼鳞似乎在等待柳平的解释。

柳平轻咳一声,开口道:“在我方看来,我方已经履行了所有义务,你方所耍的手段都改变不了我们缔结契约的本意——”

“你知道应该帮我。”

“这就是最终解释了,你必须履行此项义务。”

鱼鳞立刻转向“人鱼”,再次爆发出尖锐的、严厉的鸣叫声。

“人鱼”狞笑道:“但你忘了一件事,这片鱼鳞是属于我的,我想怎么处理它,就怎么处理它,我可以直接毁了它!”

它伸出手,抓住鱼鳞用力一捏。

整片鱼鳞彻底碎裂。

在它散落的瞬间,柳平开口道:“鱼鳞虽然碎了,但契约依然成立,我身上的序列和随从都是见证人,所以契约依然成立。”

“人鱼”狂吼道:“不!我们从来没说什么见证人的事。”

柳平道:“见证人不必在契约上列出,但他们一直存在,并见证了整个契约过程!”

“放屁!没有这一条!”

“我说有就有。”

“原来如此……混蛋!你什么时候拿走了契约的最终解释权!”

“人鱼”如梦初醒,召出一枚寒光闪闪的黑色三叉戟,恶狠狠的道:“去死吧,你这个无耻的家伙!”

长戟高高举起,锋利的尖端上布满了无法言喻的力量。

——但它却没有扎下去。

柳平施施然道:“我们的契约上规定的很清楚,对合作方动手的下场似乎比死亡更凄惨呢。”

长戟在半空中僵了足足半分钟,终于颓然放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