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梦前半生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姐弟恋是一场豪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一梦前半生

分享到:
关闭

余秋大约是这世上最幸运、最幸福的女人,虽然生活在21世纪,她却活得很古雅。

换一种方式来描述:若在古代,她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父母是满腹经纶的翰林院学士,教养出的女儿性格温善,举止优雅。从小到大从未与人红过脸,骂人脏词更是一字未出过。

芳华佳人,嫁配良婿,举案齐眉,公婆慈爱。而且她还特别旺夫,婚后与夫婿投资的公司越做越火,一路攀升……

.

大约是余秋的好运气已到天人公愤的地步,所以30岁之后,她的命运开始了波转。

先是母亲突发脑梗,倒下就没能再起来,抢救一夜无效,死亡。

一道霹雳还不够,父亲又在半年后查出了癌症,手术、化疗、糟透了罪,最后也是撒手人寰。

.

这突如其来的连番打击,让余秋终日消沉,看着窗外的朝阳变夕阳,对着红霞落日掉眼泪。这份无法诉说的思念,无处停格的留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让她抑郁了很久。

好在她还有幸福的家庭,老公体贴,事事顺着她,不厌其烦的安慰、劝哄,渐渐让她从悲痛中走出来。

.

晚餐后,余秋将碗碟放进洗碗机,自己去沐浴擦护肤品。但今日的她有些心不在焉,看着镜中的自己发了会儿呆。等回过神来,皱眉摇摇头,不可能!

她纤白的双手一直在机械的抹着护手霜,可那点滋润早已搓干了。她忽然眸色一暗,又再次否决一遍,不可能!这份带着火气的坚定,差点让她脱口喊出来。

既然如此信任丈夫,心里为什么还这样不安呢?回想起一个月前,她在丈夫的车中嗅到一种香味儿,那是自己所用的香水品牌。一瓶香水价值5位数,且国内没有出售,要托欧洲的朋友捎运。她用了几年,这种独特的香味,绝对错不了。可自己最近没坐过丈夫的车啊!车中怎会余留这种香味?虽说那香水一掷万金、余韵十足,但也不至于足到十几天前坐过车,如今香味还在吧?

余秋对丈夫是非常信任的,比起信任,她更懂得尊重,从不会无理取闹,无事生非。

或许真是自己瞎想了?丈夫回家后,两人的衣服都挂在衣架上,挨的近了,染上香水味也很正常,于是这件事悄无声息的就翻过去了。

但她终归是聪明的、敏感的,至那之后就再没喷香水,但是刚才她从丈夫换下的衣服上又闻到了那种香味,虽然很淡,但绝对错不了!!!

.

余秋性格十分内敛,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直接质问。从另一种角度上讲,她越是担忧、越觉得事态重大,就越不会轻举妄动。

.

林新在阳台打完了一个生意电话,又抽完一支烟,回头看看余秋还没有出来。

一个怀抱从后面拥住她,余秋回神抬头,通过镜子看着身后的男人。

33岁的林新,五官端正,气度似乎比年轻时还要潇洒几分。浴湿的头发随意拢一拢,眉眼间更加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宝贝,还没抹完?我急……”

.

余秋不置可否的浅笑,于是他把她揽到床上……

如果夫妻运动也算爱的一种表达方式,那她能感觉到这份爱,且婚姻7年,这份爱从未变过。

察觉到妻子今日有些心事忡忡,他以为她是在为怀孕的事忧虑。

这几年,他们去医院检查过两次,都说一切正常,大约是孩子的缘分还没到,慢慢等即可。

.

事后,林新在阳台抽完一根烟,他又回来了,柔情怜惜的把余秋拥在怀里,哄她:“亲爱的,你这是要榨空老公啊!咱们孩子有点坑爹呀!”

余秋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刚刚穿好的睡衣又被剥掉了……

.

林新和余秋是初中同学,后来在大学里相遇,林新学的是商务,余秋学的是金融,两个门当户对、知根知底的老同学就恋爱了。

林新脾气好,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很合余秋的心意。他情商很高,智商更是不凡,商业嗅觉极其敏感。林父有一家外贸公司,本想着儿子将来继承他的生意,却没曾想林新大四那年实习考察,就看准了互联网二次腾飞的契机。说动父亲拿出家底,岳父更是鼎力相助,集资创下自己的自媒体公司。

毕业就结婚,结婚创公司,夫妻俩着实忙了几年,林新忙外研发、应酬。余秋是文秘,人事、会计一身兼。

小财靠博,大财靠命,这一商机快、准、恨,网络科技高速发展,各类APP后来者居上。7年时间,新秋科技公司变成了新秋集团。林新成了最年轻的业界神话,好父母,好妻子,好岳父,好运气,好才干,全被他占了。

.

.

余秋来到新秋集团楼下,如今公司走上正轨,每个部门都有主管,她只需月末时过来统账。

昨日,听林新说要陪客户出去打高尔夫,所以她选了这时候来公司。

财务部将核算完毕的账,交给她过目。余秋查看后,点头交还。若平时老公不在公司,她会很快离开,可今日却停留在这间办公室。

.

办公秘书殷勤给她端茶倒水,“谢谢,别忙了,我给这花浇点水就走……咳咳”

“林太太,您是嗓子不舒服吗?需要我给您买药吗?”

“不用,谢谢,我吃个含片就好了。”

余秋打开手提包翻找,皱了皱眉头,“哎呀,是忘带了……咳咳……”

秘书二话不说,赶紧出去安排人买药,这几分钟里,余秋迅速翻找桌面和抽屉,把林新的行程表拍照后,放回原位。

等到秘书拿着含片回来,她吃了一粒,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