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代嫁?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娇妃有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章 穿越?代嫁?

分享到:
关闭

夏洛潼是被摇醒的。

本就发烧的她昏昏沉沉的,好不容易吃了药睡下,这会儿却被硬生生给晃醒。

迷迷糊糊的她睁开双眸,入眼却是一片晃动着的鲜艳红色,耳边还有喧闹的人声乐声,吵得她心烦不已。

甩甩头努力睁开眼睛,她却生生惊住了!

这是……哪?!

这样式和布局,这晃动的架势,还有外边的奏乐,怎么看怎么像电视里头出嫁的花轿?!

正惊愕于自己的猜想,脑中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大量记忆瞬间涌入,直到她被动地接收完这些记忆,才扶着花轿的侧壁喘息平复。

没想到她发个烧而已竟然就穿越了!

而且还相当凄惨地穿越到了代替嫡妹出嫁的不受宠的嫡姐身上!

说是嫡姐可能都不够准确,弃女才是真的,若不是这次家里需要个嫡女嫁出来,恐怕原主连这个所谓的“嫡长女”的身份都不会被承认,甚至整个京城都不知道还有原主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而原主更是直到昨天才被家里人从小镇上接回府,今天一早就被塞进了花轿里头!

为什么她发个烧都能穿越!难道就因为她和原主的名字都叫夏洛潼?!

她抓狂得差点撕了手里头的喜帕,因为她连自己要嫁给谁都不知道!

正努力地梳理着刚接收到的记忆,就听轿外传来了一声呼喝。

“王府到!”

王府?这称呼……

就在夏洛潼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下轿跨个火盆什么的走走流程的时候,一道冰冷的男声穿过周围喧闹的环境,直直钻进了她的耳中。

“直接抬进去。”

“王爷,这拜天地的流程……”

“听不懂话?”本就冷酷的声音,这会儿更是如同数九寒天,冷得都能结出冰渣子来。

说话男人那强大的气场,连在花轿里的夏洛潼都感受到了。

花轿再次动了起来,似乎穿过了大门,周围逐渐安静了下来,也让她听到了轿外之人的对话声。

“刚才那位就是安亲王吗?那气势,可真是吓死人了!”

一个妇人的声音传进来,听这声音的位置,应该就在轿子边上。

“是呀,听说十五年前,老王爷和王妃病故后,当时年仅八岁的王爷就参军去了,这不才刚回来一个多月呢。”略显年轻的声音忽然有些娇羞道,“看来坊间的传言没错,安王真是俊美极了,只是看着就觉得整颗心都要蹦出来了。”

“小丫头,难道你没听说过这位安王的事迹?竟然还敢惦记他?”妇人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这安王冷血无情,生性残忍,在边境打战的时候,动不动就屠村呢!天呐太吓人了,你看他刚才那眼神,绝对就是传说中的杀气!听说要杀很多人才会形成的,我看那传言肯定是真的!”

“我……我也就是说说,我一个丫鬟哪敢惦记那样身份尊贵的人啊。”年轻的丫鬟显然是被吓到了,接着悄声说道,“您小声点,可别让王妃听到,她才刚进门,小心被吓着。”

“嘁!什么王妃,刚才安王那态度你也瞧见了,正眼都没看花轿一眼呢!况且这新婚的流程一样没走,全给省了,直接抬屋子里去。谁家新娘子过门连天地都不拜的?只有妾室才会如此!安王要是真看中这新过门的王妃,哪能这么轻慢她?”妇人语带不屑,虽然没有刻意说得很大声,但显然是不怕让花轿里的人听见。

“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那这新王妃也太可怜了。”丫鬟有些同情地说道。

“我看八成就是真的了,安王压根就不想娶这位尚书府的小姐,其实心里头早有别人了,结果皇上一道赐婚圣旨下来,生生把人给拆散了。”

“哎呀,您可小点声吧……”

丫鬟拦着那妇人不让再说,外头这才安静下来,只剩下轿夫和一众下人们行走在石板路上的声音。

此时花轿里的夏洛潼内心却并不平静,意外听到的这些消息对她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全是她的记忆里没有的,可以说她这个正主根本什么情况都不明白,连自己要嫁给谁都不知道就被塞进了花轿,直接出嫁了!

王府占地不小,走了许久才终于到了地方,从下花轿一直进到喜房里,夏洛潼全程带着红盖头,根本不清楚周围的情况,一路被人搀扶着,像个提线木偶似的。

在床边坐下,下人们离开的声音,关门的声音接连响起,屋子里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直接掀了红盖头,她警惕地看向四周,确定没有外人在后,这才仔细地打量起了所处之处的情况。

此时她所在的屋子非常大,到处都是鲜艳的红色,看着既华贵又喜庆,不过她却知道,恐怕没有人是真正期待这婚事的。

“真倒霉!”

夏洛潼满脸无奈,结合刚才那两个下人的对话,以及那位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冷酷王爷对她的态度,想来她是不受欢迎的,甚至可以说是被厌恶的。

既然如此,那她就必须得早做打算,否则一个弄不好,说不定这新婚之日就要变成她的忌日了!

看着这空荡荡的喜房,她眸光微闪,悄悄起身摸到了门边,贴耳凝神细听,紧接着皱了皱眉又退了回来。

门外有人守着。

看了眼屋子四周紧闭的窗户,她不死心地又一一摸了过去,结果气得她走回床边就狠狠地摔了手中的喜帕……

竟然每个窗户边上都有人守着!

这是在看管犯人吗!有没有搞错!

原主从小就吃不好穿不暖,软手软脚身体还虚弱得很,让她根本无法施展手脚,上辈子苦练多年的身手根本发挥不出万分之一!

逃跑的事是不用想了!

看来她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这里等着她的“夫君”过来,到时再见机行事了。

想到刚才进府门时,男人那毫不掩饰的厌恶语气,她不禁心下一冷,不会一进门就杀了她吧?

虽说今天是大喜之日,但他既然这么讨厌她,晚上应该不会对她做什么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