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三观碎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改命I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217 三观碎了

分享到:
关闭

“我试试吧。”

高阳进了厨房,帮着她妈切了切菜。

其实不用她切,这些她妈都能自己做了。

“你们公司的生意外地还有呐?”高秀宁问了一句。

她瞧女儿这个红光满面的状态……这就不是工作的颜色你晓得吗。

怎么瞅都是带点别的。

那小应还在原地等着呢,行不行的你就说不和他结婚,你这头外面是不是又……高秀宁就想讲,做人别太出格了。

或许高阳现在遇上了更加有钱的人,但小应有情有义的。

出社会了,做了买卖,高秀宁见到了很多很有钱的人。

设计院的工作很好,很体面但设计院的人赚什么钱能拿到多少她不清楚,她只是晓得里头的待遇特别好。

但和拥有五百万的大老板摆在一起比呢?

高秀宁认为也许是后者更风光吧,但……

小应的人品绝对过关。

除了阳阳这个黑历史。

想起来就觉得难受。

你当妈的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替孩子去做选择,死守着小应,万一他家里最后又反水……

可阳阳现在这妖道道儿的劲儿……

正常的良家妇女,就不会搞这些邪门的东西。

她给高阳收拾房间,看到了好多那种啥都遮不住的衣服。

有心想让孩子回到良家妇女的路上,但这种话亲妈也不适合说啊。

“不是,去外地看一个朋友。”高阳随意道。

“是小应吗?他好像人也在外地……”高秀宁试探问了一句。

“不是。”高阳为了避免她妈问东问西就直接否认了。

高秀宁手上的动作一顿。

不是啊。

她又想起来高阳那啥也遮不住的内衣了。

实在是……

她妈要活着,绝对能给扔出去。

那是正经姑娘用的玩意儿吗?

“……我帮你收衣服看见你新买的几件衣服……挺有意思的。”放过去那叫伤风败俗,放现在……

可能是审美另类吧。

高阳大概猜到她妈看见什么衣服了。

住在一起,就是这点特别不方便。

其实他妈已经尽量不去动她的东西,可经常会帮她找找脏衣服什么的要清洗,每家的妈妈都是这样的勤劳,你又不好讲什么。

“嗯。”

高秀宁:……

还是想劝。

叫高桥下来吃饭,高阳劝了两句。

可高桥坚持要找个全方面能碾压姜心的。

“哥,置那口气没必要,还有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和舅妈提了吗?”

还是买房那事儿。

现在商品房已经出来了,且价格越走越高。

李凤兰原来手里的那点钱那真是好钱,可放到现在……想当初两万多能买个地点相当不错的房子,买上五六套绰绰有余,现在买两套已经吃劲儿了,而且这两套的位置还不好。

“你还不知道你舅妈,她不会进市内的。”

李凤兰不愿意进市内住,高峰也是那意思。

加上拆迁分地号,她还是要去新的地方盖房子。

“不进就不进把,哥你改天找个时间我陪你把过户手续办了。”

高桥没应声。

他是做哥哥的,他要妹妹的房子做什么?

再说他姑是个残疾人,他真的这样干了那就是天理不容了。

吃过饭赶紧就走了。

高阳看着她哥的背影出神。

“还吃吗,我给你填点?”高秀宁伸手去要高阳的饭碗。

“妈,我哥最近经常来家里吃饭吗?”她事情比较多也就顾不上了。

你想她工作又加上谈恋爱,有点时间和精力都用到应渊的身上,不够分的。

高阳感觉高桥不对劲。

“哎呀他不是被姜心气的嘛……”高秀宁碎碎念。

高桥这顶绿帽子戴的,心里肯定是受伤了。

“我瞧着他这个劲儿像是外面有人了……”

“不可能!”高秀宁摇摇头。

侄子她很了解的,不可能!

高桥……

和前面的对象联系上了。

就是他自己处的那个快要结婚最后因为房子分手的姑娘。

姑娘结婚了,但……丈夫出车祸成植物人了。

她结婚生了个儿子,现在孩子还小也是担心高桥对着孩子不好,毕竟是后爹,想来想去就犹犹豫豫的。

离婚吧,其实婆婆对她特别好,她觉得良心和道义上都讲不过去。

不离婚吧,丈夫已经躺了好几年了……

再说和高桥结婚吧,她这带着一个孩子,万一老高家对她儿子不好怎么办?

两人反正都没提结婚的事儿,想着就暂时这么混着吧。

就在高秀宁的眼皮子底下,可高秀宁愣是什么都没发现。

倒是高阳,她就觉得不太对。

周末她故意晚走了好一会,正常高秀宁七点半出门,高阳是要更早些的。

十点钟高阳在屋子里磨磨唧唧刷牙呢,她一会儿一走到猫眼处往外瞧瞧。

十点多,听见上楼的声音,高阳跑到门前。

高桥带着那个女的上楼了。

那人高阳认识啊。

高秀宁今天开张开的不错,人心情也挺好的。

隔壁摊主给了她一把瓜子,她正吃呢,高阳来了。

“怎么这个点过来这儿了?快中午了妈叫两个菜吧……”

她自己的时候吃的都是盒饭,盒饭省钱呀。

但是高阳一来,高秀宁就张罗着想去附近的小饭馆炒两菜。

“高姐的女儿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高秀宁扯着高阳,和说话的人笑:“好看什么呀,不过长得确实比我好看。”

高阳穿了身皮衣,她原本就瘦身材高挑,漂亮里夹杂着一丝的冷。

其实以前她气息不是这样的。

回来以后就变成这样儿了。

高秀宁拉女儿进摊子里:“你坐着。”把自己的手炉给了高阳,怕女儿挨冻。

这可是亲生的呢!

又关心高阳的腿:“腿冷不冷啊?妈去给你灌个水鳖子吧。”

水房有热水,接个水又不累。

“妈。”高阳拽高秀宁。

她把自己看到的事儿和高秀宁讲了,高秀宁张张嘴。

高桥糊涂啊!

“那人结婚了,孩子都生了。”

“你怎么知道的?”高阳问。

高桥一些同事来过楼上,高秀宁遇上过几次,还邀请那几个人来家里吃饭,吃饭肯定就聊天都是高桥同事说的。

这从道德上说,你不学姜心了吗?

高秀宁直拍大腿。

学坏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