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爱妻苏晚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都市之战神奶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0章 爱妻苏晚

分享到:
关闭

“有,但是搭不上线。我曾上门求合作,但是连人家管事的都没见到,他们太过庞大,根本看不上我们。”

顾清怜不假思索地道。

“是哪家?或许我能帮忙!”

龙在天问道。

“算了,跟你说有什么用?你能帮什么忙?不是说孩子就要交学费了?现在快一点多了,过了三点就得等下学期了。”

顾清怜有些意兴阑珊,于是道。

“可以。”

龙在天应了一声,便是转身离去。

“他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顾清怜表情淡漠地说道,在龙在天说离开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难受的感觉。五年前,听说爷爷要强迫自己嫁给一个二婚的男人,她极力反对,甚至以死相挟。

现如今,一切即将的结束的时候,她又感到了彷徨,这么想着,顾清怜感觉有些脑袋发涨,用手揉了揉。

从房间离开之后,龙在天便是带着龙小汐出门去了,经历了今天上午的事情,王美和顾少维看他的目光显然是不一样了,眼神之中,甚至有些畏惧。

“妈,你看那废物,多嚣张,你彻底没有将我们放在眼中。”

看着龙在天离去的背影,顾少维有些气愤地道。

“你放心,他不就是能打吗?再能打,能打多少个?他把孙皓打成这样,孙家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的!”

王美恨恨地道,原本的一个软茄子,现如今变成了硬点子,这让她心中非常不舒适,特别是想到以后龙在天在家里,也就为所欲为了,更是激发了她对龙在天的恨意。

一个废物,一个上门女婿,也想上的台面?

“可是,那个警察局长,好像都怕那个废物,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就是个废物吗?”

顾少维有些疑惑地道,他想不到明白,明明是一个废物,为什么突然间变得那么强势,好像瞬间变了一个人一样。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为什么堂堂陈向天这样的大人物,竟然给那个废物下跪!

“有可能是这个废物,拿到了陈向天的什么把柄而已。陈向天不敢动他,难道临江市就没人敢动他?”

王美细细思索,终于是想出了一个自己比较满意,毕竟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

“有道理,果然是妈想得周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废物离开我们家,也就指日可待了。以后再也不用看到那个废物和小野种了。”

顾少维眉开眼笑地道。

“就算他留在这里,这个家也轮不到他说了算,废物始终就是废物。”

王美眼神一沉,又是说道。

……

临江市,江边孤山下的小卖部中,周问此刻正优哉游哉地坐在门口的太师椅上,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周问将盖在脸上的书本拿掉,看向外面。

这个时候,一条长长的车队从他门前的路经过。

“真是奇了怪了,孤山这破地方,除了龙在天那小子每年都来,就是这一家了。而且,这两拨人,都好像约好的一样,龙小子来了,然后这拨人才来。”

周问自言自语地道,时间久了,他就感觉有些奇怪,这其中好像有什么规律一般。

而且来的这波人,可不简单,领头一辆是宝马X5,随后一辆,则是限量版的劳斯莱斯,这劳斯莱斯多少钱周问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是大多数人劳苦一辈子都买不起的车。

劳斯莱斯后面,又是一连串的宝马X5,简直就是土豪没人性。

“这些人是有什么毛病,这么好的车,开来跑山路?难不成是城里人的特殊嗜好,喜欢咱这穷乡僻野!”

周问有些疑惑,随后释怀,自嘲一笑,将书本盖在自己脸上,继续睡觉。

车队缓缓的前行,终于是来到一处绝路,为首一辆车不得不停了下来,那辆劳斯莱斯的车门,一个西装革履四五十岁中年人走了下来。

“爸,为什么每年都要来这个破地方拜祭?烦都烦死了!”

随后,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也是走下来,有些幽怨地道。

少女穿着一身得体的白裙,她模样长得极美,如同精细雕琢的艺术品一般。

“烦什么烦?这是我们家的传统,以后就算爸不在的,你们这些做子女的,也要在特定的时候,过来拜祭。”

中年人下了车,在保镖的搀扶之下,一步一步往山上去。

“这山上到底是什么人,又不是我们的某个亲人,为什么我们每年都要来拜祭?”

少女还是不明白,但还是不情不愿地往前走。

“其中的原委,以后我会和你说的!”

中年人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继续往前走。

山路有些崎岖,一行人大约走了大半个小时,才走到目的。

“老爷,这前面就是了。”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对中年人说道。

“老李啊,我清楚地方,一年都来好几次,你不说我也知道。”

中年人开口说道,再往前走了几分钟,越过茫茫的草丛,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出现在众人面前,数十个保镖围着坟墓,形成了一个圈。

“把这地方给修整一下!”

中年人吩咐道。

“老爷,看这坟墓前有些崭新的痕迹,那个人应该是来过了。”

管家老李指着坟墓周围,对中年人说道。

“他每年都要来好几次!”

中年人说道。

“爱妻苏晚之墓,爱妻苏晚,爹,这爱妻苏晚是谁啊?又不是我们家先人,为什么要拜祭她真不明白?”

少女噘着嘴有些不解地道。

“长得倒是挺漂亮,生前肯定是个大美人,同为女人,我都有些嫉妒了。”

少女认真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有些感慨地道。

“等你长大了,爹自然会把一切告诉你,你可是爹唯一的女儿,你着急什么?”

中年人看了一眼少女,摇摇头道。

“爹,这不会是你小三吧,你竟然背着娘亲做这样的事情!”

少女突然脑洞大开,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苏晚就是苏晚,和我们没有血缘上的关系,更加没有亲情上的关系。”

中年人脸色微沉,有些责怪地道。

“那你告诉我这是谁,为什么我们要拜祭她!不然,我下次就不来了,我现在就走,你信不信?”

少女挽着中年人的手臂,有些耍赖地道。

“你们都先下去吧,不用在这里等!”

老李也是看出了不寻常,于是吩咐那些保镖道,那些保镖闻言,纷纷退了下去。

“嘻嘻,爹,你要说了吗?看样子连李伯都知道,就我不知道,就我蒙在鼓里。快说快说,到底是为什么啊!”

少女的好奇心达到了巅峰,有些急切地道。

“行吧,这些事情迟早会告诉你,那我就和你说说。”

中年人有些无奈,只好说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