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解释(一更)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催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九十五章 解释(一更)

分享到:
关闭

萧枕来过端敬候府一次,如今再来,也算是熟门熟路。

管家一见他,便想起了上一回还是二皇子时,萧枕半夜跑来端敬候府,弄的他和小侯爷莫名其妙了好几天,如今不知道这大晚上的,又来做什么,但他依旧将人恭敬地迎进了门。

萧枕漠然着一张脸,夜色下,气息甚至一身凌冽凉寒。

管家直觉太子殿下今日来势汹汹,他试探地问:“太子殿下,您这么晚了来是……”

“找凌画算账。”

管家心里“咯噔”一下子,连忙维护自家少夫人,“太子殿下,少夫人身上的伤还没彻底好,将将好了一半,刚刚能下床走动,您……”

萧枕停住脚步,“她养伤期间,不好好养伤,还操心孤娶太子妃,真是闲的。我看她该养的不是心口的伤,而是脑子。”

管家顿时住了嘴,这事儿他不懂,他不明白,也不知道啊,这就没法由他开口请太子殿下息怒了。

他再不好说话,带着萧枕去了紫园。

萧枕一路走到紫园门口,脚步顿了一下,扫了四下一眼,走了进去。

凌画已出了里屋,坐在画堂里等着人,近日来看望他的人,她都是被宴轻抱出屋外在画堂见的,除了女子,自不好让朝臣进内室。

紫园灯火明亮,画堂内更是灯火通明,只凌画一人坐在桌前,宴轻压根从里屋没出来,除了酒桌上,他不乐意见到萧枕。

萧枕迈进门槛,见了凌画,凌画的伤养的好,面色红润,再不是早先那苍白无血色的模样,见他来了,笑吟吟地看着他打招呼,“太子殿下来了啊。”

仿佛什么好事儿都没做一样。

萧枕一腔怒火,看到她好模好样坐在那里,对着她笑吟吟的脸,一时竟有些发作不出来,只能沉着脸看着她。

凌画知道他气什么,笑嘻嘻地对他招手,“哎呀,春天爱上火,上火容易牙疼,你可别给自己涨火气,曾大夫开的药苦死了,我这还没断药,你可别接上。”

萧枕冷眼看着她,冷笑,“你的伤养的倒是好。闲的很?”

凌画摸摸鼻子,给他倒了一盏茶,“冷风热气的,快来喝一口热茶,暖暖胃。”

萧枕站着不动。

凌画故意笑他,“怎么?做了太子了,还非要我起来给您请安问好吗?”

萧枕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她气死,当初怎么就伸手救了这么个东西,没心没肺,他走到桌前坐下。

凌画讨好地将茶亲手递到他手里,“快喝一口,你吃饭了没?若是没吃,我让厨房炒两个菜给你?”

萧枕还真没吃饭,顿了一下,还是说:“没吃。”

凌画赶紧吩咐,“琉璃,快去厨房,做几个太子殿下爱吃的菜端来。”

琉璃应声,立即去了。

萧枕喝了两口茶,才解了身上的披风,扔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始发脾气,“你不是说我娶不娶,娶谁,你都尊重我的意见吗?如今是怎么回事儿?为何出手干涉我了?”

凌画动手给他将喝了的茶添满,“消消气。”

萧枕冷眉冷眼,“给我一个解释。”

凌画点头,她自是要给他好好解释一下的,“你看啊,我早先没想到咱们会这么快将萧泽拉下马,而陛下又这么快便干脆利落地立你为太子,如今你成了太子,朝臣们自会上折子让你赶紧娶太子妃,这两日我便听到朝中已有老臣提起,你就算能拖着不娶太子妃,又能拖多久?古来便有那不要命的死谏之臣,难道你真要他们跳出来几个死谏逼你?”

凌画将一碟玫瑰糕推到他面前,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他垫吧两口,“你早晚都要娶妻,不如早早选一个,自己选,总比让别人逼着你选好,早先无论是幽州温夕柔,还是凉州的周莹,我没见过人,若是纯为了利益,你不想拿自己枕边人做利益置换,我自然尊重你的想法,后来见到了她们两个人,温夕柔就不说了,虽然倾慕你,但性子着实不讨喜,幽州温家就养不出好人来,凉州周家的家风倒是不错,但军风过重,周莹从品貌上说得过去,但若是做你妻子,未来的一国之母,不见得能做好。如今的孙巧颜,与这两个人都不同,我早先没想到她,如今正好她撞到了你跟前,又对你有救命之恩,正好了。”

萧枕脸色不好看,“就为了救命之恩,你就要把我卖了?”

“别说的这么难听。”凌画瞪了他一眼,“孙巧颜是真不错,人你也见了,不止长的好看,优点还颇多,对你有救命之恩,人也十分有趣,身份又正好配得上你,若是让朝臣们推选,或者让陛下直接给你选,满天下的找,怕是都难找到一个她这样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合适的。很多女子,为了家族,放弃自己,孙巧颜却不是这样。她虽然出身相府,但却不受相府所困,娶了她,你就等于拉拢了孙相。你可不要小看孙相,他那只老狐狸,跺跺脚,满朝文武虽然不至于都能闻风而动,但也不可小觑,而且孙相聪明,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你需要他时,他会站出来,你不需要他时,他会悄悄藏起来自己。将来你若改革新政,他也不会迂腐阻拦成为你的掣肘。孙巧颜本身武功高,一手飞雨梨花针,关键时刻,你也亲身体会过了,她比冷月要顶用的多,性子好,人也俏皮,心思宽,不拘泥于一处天地,但也不是没规矩,若是装模作样,她也会的很,关起门来,能让你不心累,放轻松,我已问过她了,就算将来你选秀……”

“谁要选秀了?”萧枕黑了脸。

“行行行,你爱选不选,只要你娶了太子妃,我就真不操心你将来选秀不选秀,东宫进不进其他女人的问题了。”凌画举起手表态,“所以,她真的很合适,你若是真倔脾气不娶她,那以后真怕是很难遇到她这么合适的了。”

萧枕黑着脸不说话。

凌画又说:“你若是真不同意,我自然是尊重你,但是啊,你若真等着朝臣逼,等着陛下逼,总归会烦死个人的,不如主动自己选了,省心省力。另外……”

她顿了一下,很是惆怅地说:“你总不能一辈子不娶吧?若是不娶的话,不娶妻也不纳人进宫吗?那将来我的孩子遍地跑,而你孤零零的一个人,多可怜啊。”

萧枕怒,“你才可怜!”

凌画耸肩,“那把椅子不好坐,但后悔可不成的,你必须要坐上去,到时候江山社稷压到你肩上,没个称心合意的女人逗你开心,没个可心的漂亮孩子喊你父亲,偌大的皇宫,除了宫女就是太监,连说个知心话的人都没有,除了朝务还是朝务,你说你可怜不可怜?难道你辛辛苦苦要的江山,不要子嗣继承?到时候便宜别人?那可太亏了我告诉你。”

萧枕黑着脸又不说话。

这时,琉璃推开门,厨房的人送来饭菜,逐一摆在桌子上。

凌画和宴轻已经吃过,自然就给萧枕拿了一副碗筷。萧枕伸手拿起筷子,默不作声吃饭。

凌画偷偷看他脸色,依旧黑着,甚至冷的很,她不再说话,端着茶慢慢喝着,想着她该劝的也劝了,若是他实在不同意,那她也没辙,错过了孙巧颜,她以后可真不管了。

管别人娶妻,也是真心心累的活。她也不想总做。

萧枕沉默地吃完饭,撂下筷子,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凌画看着他,“关于孙巧颜吗?”

“嗯。”

凌画对他一笑,“关于她就没了,我就想让你主动些,可别等着朝臣陛下催被动。利益是小事儿,主要是我敢保证,孙巧颜绝对不会让你觉得合不来。”

萧枕抿唇,“我让她做我护卫三个月,若是不行,我不会娶她。”

凌画露出笑脸,“你肯试试就好。”

这可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儿。

萧枕见她笑的开心,脸又黑了黑,“你可还有别的事儿跟我说?”

“有!”凌画放下茶盏,立马坐直身子,“还真有一件大事儿,我等了你许多天了,就想当面告诉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