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七章 努力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大学教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三七章 努力

分享到:
关闭

1984年就这样到来了。

这是沈光林在这个时代过的第五个春节,一晃时间已经整整四年了。

他都快30岁了,却以为自己还年轻,还在招17岁的女助理。

别说30了,就是60岁,这种心情依然不会变。

发现了一种新材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后续还是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的。

沈光林在津门这里一直忙到了大年二十九,手头的工作都还没有忙完,但是沈光林还是要回去了。

这天一大早,天气就阴沉的可怕,从早上开始就感觉要下大雪的样子。

如果再不回去的话,估计就要留在津门过年了。

那可不行。

交代完剩下该注意的工作事项,沈光林终于还是没有赶在大雪封路前赶回京城,因为雪已经开始下了。

这个时候再开车回京城,那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不得已,他只能坐火车前往京城。

津门的地头蛇也不是完全没用处的,他们打电话让人留的下午三点钟的火车票,虽然不是卧铺,但有座。

下雪天,路可能并不好走,还是早点过去的好,沈光林收拾收拾东西没吃午饭就走了。

至于实验室的其他工作人员,你们就只能留在这里过年了,为了科研事业嘛。

沈光林也是留了充足的钱财的,大家为了事业也好,为了奖金也罢,请努力吧。

沈光林就不行了,他老了,不能时时以身作则也是在所难免。

因为他的事业心并不重,他还是更注重家庭团圆一些。

还好今天出门的时间还算早,因为路上果然一点都不好走,原本40分钟的车程硬是走了2个多小时。

检票,进站,上车。

好久没有坐这样的硬座了,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充满了烟火气,年根底看看众生相还是蛮有意思的。

今天已经大年二十九了,坐火车的人还是这么多。

大家大约就是进城来采买物资的,有些人带着各式各样的年货,包括各种活着的鸡鸭。

他们坐火车,可能就是为了载货多。

虽然火车上有些味道,但是沈光林并没有嫌弃。

他自己为了坐车方便,空着手来的,但还是顺手帮助几个身高不够的乘客放了行李。

真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同志呢,就差写日记记录下来了。

至于是不是还要让个座,这个就算了吧,要坐那么久的火车呢,他也累。

谁敢抢我的座,我就揍死他!

火车启动了。

车窗外,大雪不停的洒落在地上,沿途的村庄也是装扮的银装素裹,并不妖娆。

但是,除了烟囱,就再也不见一丝黑褐色了,一白遮百丑嘛。

从津门到京城的实际距离并不远,中途路过廊坊,下了一大波人,车上便更空旷了。

毕竟已经大年二十九了嘛,真正把终点站设在京城的人并不多。

火车铿锵中,京城火车站很快就到了。

李蓉开车来接的他,两个人先是在一个巷子里喝了一碗羊杂汤,这才赶回家。

现在,要过年了,两个人又重新住进了福缘门,还是这里人气更旺盛一些。

虽然小叔张鹏留在深城没有回来,但是小婶子和他们的三个孩子都在呢。

有岳父岳母在,一家人也算齐整,他们两个过来蹭吃蹭喝也是方便。

老李家的兵工所家属院就算是彻底荒废了,老李偶尔还回去住一下,回去就是为了跟老朋友们吹吹牛皮,岳母却是没怎么回去过了。

沈光林和李蓉两个人好久没有温存过了,还好这种老房子隔音不错,沈光林当夜发挥完美,两个人在被窝里折腾到筋疲力尽才休战。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得到满足的李蓉主动端了洗脸水进来,“大官人,我帮你洗脸吧,您昨天辛苦了。”

沈光林赖床,并不想起,“嗯,可以的,你不但要帮我洗脸,还要帮我端饭。”

沈光林也是得寸进尺,他自觉这段时间忙工作辛苦了,小兄弟都瘦了呢。

李蓉也是妩媚一笑,娇俏的答应了,她要好好的服侍沈大官人。

先用热毛巾擦过沈光林的脸和手,然后还要用毛巾帮他擦枪。

这个就不用了吧,容易走火的。

反正大过年的又没什么事情做,走火就走火嘛。

勿谓言之不预也!

许久,李蓉这才从床上重新爬起来,穿衣出去。

沈某人接着睡回笼觉,贤者时间嘛,生理需求。

过了一会儿,她真的端饭进来了。

“大郎,该吃药了。”

李蓉端着一碗粥,递到了沈光林的嘴边,跟着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岳母大人。

我去!要完!

沈光林立刻就清醒了,他赶紧起床表示要自己吃早饭,因为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岳母找他也没有别的事,是想问他家里的电话怎么打国际长途。

家里的电话是不可以打国际长途的,能接,但是不能打。

真的想打国际长途,可以去实验室那里。

其实现在打电话真的很麻烦,需要人工来叫,并不是自动转接的。

岳母可能真的有事,还是冒雪出门了,沈光林也没问。

两个人又是一阵温存,这才开始吃早饭。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难得?还有点无事献殷勤的意思呀,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李蓉开始的时候没有说话,看了许久外面的积雪,这才幽幽的说道:“马上就是1984年了,明年夏天,莉莉就要毕业了吧。”

李莉出去留学几年,中途都没有回来过,毕竟来回花费不菲,省点钱也是好的嘛。

不过,她电话倒是经常打的,虽然这个花费可能不比机票便宜多少。

平日里,李蓉很少在沈光林面前说起妹妹的,李莉也是。

这是三个人之间的默契,在一个人面前,几乎不说另一个人。

这件事最终如何解决,只能留给时间了。

沈光林也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他只得无力的解释道:“她的研究生录取工作已经确定下来了,她会继续读研的。”

“那你说我也要读研究生吗?”

原来,她是在这里等着呢。

这才大三,就已经在想着读研的事情了吗。

世上无难事,只要会逃避。

沈光林很肯定她的想法:“读吧!我坚决支持你。”

第二天就是年三十,贴春联,包饺子,过除夕。

晚上,一家人吃着饺子,看着电视,守岁熬年,共渡除夕。

电视上放的是春节联欢晚会,这是一台直播的电视节目。

去年是第一届春晚,最为潮流,观众还可以点播节目。

但是沈光林忘记这一茬了,他没有看,没能见证这段历史。

今年是第二届春晚,有去年留下的好底子,今年很多人都在守着电视看春晚了。

从此以后,大家就会养成一种习惯:一边看电视,一边盼新年。

即使不看电视,人们也会把它当做一种背景音的,大家打打牌,守守岁,一年也就过去了。

即使到了沈光林开始活跃的年份,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传统,过年了,不看春晚看什么呢,看91吗。

这个年代,虽然舞美效果并不好,收音也差强人意,但是演员们的表现力真的不错,小品《吃面条》最是引人注目,令人捧腹。

而且,在今年的春晚上,有一首歌也是大放异彩的。

并不是那首由李古一演唱、乔羽作词、王名作曲的《难忘今宵》,虽然它成为了以后春晚的固定结束曲,但最火的并不是它。

在今年,大家最喜欢最火的,还是张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国心》。

河山只在我梦萦

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这首歌红了几十年,表达了一种情怀,一种依恋,代表了一种精神。

看节目的间隙,岳母说了一嘴让沈光林一愣的话,“小沈,你过年就要二十九了吧”

“周岁二十八。”

“前几天我表妹家的孙子满月了。”

“啊,这个,我们一定努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