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六章 嫡系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大学教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三六章 嫡系

分享到:
关闭

形势比人强。

沈光林原本没想这么快就把碳纳米管的发现给拿出来的,现在没办法了,藏不住了。

沈光林想到了一句话,怀才就像怀孕一样,时间长了,是藏不住的。

碳纳米管是时候拿出来了,如若不然,C60这么好的东西就得倒在临床测试上,以后再要重启,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如果只是试验失败也就算了,现在可是关键是时期,他沈某人还想着靠这些成果获奖呢,如果这项产品应用前景不够广泛,是不能获奖的。

诺奖评奖虽然没有什么规律性,但也是有要求的,那就是你的发现需要有“用”,用处越大,获奖就越容易。

沈光林认真查看了他们生产C60的工艺流程,果然还是有一些问题的。

他们为了降低成本,选用的原材料原本就有些问题,反应条件控制的也不太好,该抽的真空不到位,而且催化剂选择的也一般。

因此C60中估计会夹杂着一些C20,C70之类,当然也有可能会夹杂着碳纳米管。

这种小鼠身上产生的不良反应,肯定是碳纳米管造成的。

燥起来吧!

是时候拿出点成果了!

已经提前知道答案,又看到了现场实际情况,这种现象其实就很好判断了。

联合实验室里原本就有各种仪器和设备,也有那么多技术人员,他们竟然一点怀疑都没有产生,反而觉得这种物质可能就是有毒的吧。

毒个锤子!

实验室硬件虽然很重要,但是最关键的还是人。

如果他们不去往这个方面想,那是永远也不会发现碳纳米管这种物质的。。

当然,如果沈光林不是提前知道有碳纳米管的存在,他可能也不会往这个方面想。

如果真的等着科学家们去偶然发现,至少要过个七八年的时间了,饭岛澄男就是直到1991年才发现了这个物质。

沈光林又要开始做实验了。

他做实验的风格就是随心所欲,根本不按试验计划和实验步骤来。

大家都觉得,沈光林是不是骄傲了,他给别人定了那么多规矩,但是他自己一条也没有遵守。

在历史上,这种人太多了,随便有点成绩就骄傲自满,是不会有太大成就的。

看着沈光林“胡作非为”,大家颇为可惜,这不是浪费么,每一次实验都是钱啊。

沈光林才不管这个呢,他把实验设备的各项参数胡乱做了调整,比如,把反应温度从高温换成了低温,然后让两个石墨电极互相靠近,接入催化剂之后再慢慢放电。

反正就是各种尝试,随心所欲,杂乱无章,就跟闲的无聊了做着玩一样。

但是,沈光林地位高,大家谁也管不了他。

扶桑团队觉得无所谓,但是中方团队已经有意见,劝他是不是收敛一点,虽然是在做实验,但也要符合规程啊。

这样浪费钱的行为,何必呢?

现在国家和人民都不富裕,沈光林做一次实验,浪费的原材料都够一个普通的家庭生活一年了。

沈光林看着劝说他收敛的工作人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还是继续我行我素吧。

大约也就是三五天时间,沈光林觉得,碳纳米管该诞生了!

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在泽拉战役中战胜了敌人,他说了一句话: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

沈光林就有这个心思。

他来了,他看见了,他还没征服。

碳纳米管很快就制造出来了。

都不用仔细验证,因为,这种碳簇肉眼可见。

用电镜仔细观察的话,肯定是6个碳原子呈环状构成的碳纳米管啊,还犹豫啥。

但是,整个实验室的人,除了沈光林之外,竟然没有人在意他的这次实验究竟生产出了什么东西。

扶桑的工作人员沈光林是不想叫的,因为成果还要分给他们,划不来。

肥水还是不流外人田吧。

然而,事与愿违。

即使,沈光林已经说了,你们把这些个物质拿去检测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材质。

他们整了半天,也就是些石墨粉末而已,里面只含有少部分的足球烯,这样做实验不行啊。

沈光林不想说了,他发现了新东西,准备给他们个机会带他们一起飞的,无奈他们把握不住。

沈光林就差点明说了,这种东西不是C60,说不准是什么新物质呢。

大家也还是没往心里去。

不是C60就不是呗,那肯定就是石墨分子呗,难不成还是金刚石啊。

沈光林心塞,都不想说话了。

我在发现新材料,你们却在打酱油,完了还抱怨我不能做出新成果。

这种成果喂到嘴边了,硬憋着不吃,这样的队友,真的带不动啊。

沈光林也是生气了,不带你们这么玩的。

努力,但是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走,那就是做了无用功。

无奈之下,他只得临时从自己在京城的实验室叫了几个助手过来,这才觉得还是自己人用起来如臂指使。

怪不得后世那么多知名学者搞了那么工作站,就是没有出成果呢,在做科研的时候,不去用自己的嫡系部队,是真的不行啊。

自己的团队果然更给力一些,他们也最懂沈光林,沈光林说什么,他们就去做什么。

浪费材料,那就浪费一点呗,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钱。

为了省钱不去做实验,那还做什么科研了。

完全按照他沈某人的要求去做就没错了,也错不了的。

果然,碳纳米管就这样被发现了,虽然也是6个碳原子构成的SP2杂化,但它不是球,它是管。

这种管就是碳纳米管。

其实,碳纳米管早就被人们观察到了,只是大家不了解这是什么而已。

早在1890年,人们就发现当含碳气体在热的表面上能分解形成丝状碳,其实这就是碳纳米管。

1953年,CO和Fe3O4在进行高温反应时,也曾发现过类似碳纳米管的丝状结构。

二战之后,随着石油化工行业的进一步发展,积碳成了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碳丝堆积问题受到了各个石油生产商的重视,但是大家一直没有发现这种东西其实就是碳纳米管。

到了1978年,新西兰科学家发现在两个石墨电极间通电产生电火花时,电极表面生成小纤维簇。

这是最接近发现碳纳米管的一次,实际上他们进行电子衍射时已经看到了类似石墨排列的碳,可惜他们还是没有往这个方面想。

估计,饭岛澄男没有获得诺奖,也是有这个方面的原因吧,毕竟他不是第一个,因为新西兰的科学家除了没有描述碳纳米管的理化性质之外,实质上整个物质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但是,沈光林才不管这个呢,他研究出来的,这成果就是他自己一个人的。

我给了你们机会,你们把握不住,这就没办法了。

真的不是沈某人不带你们玩。

当然,发布成果的实验室可以是津门联合实验室,但是发现这个成果的人,就是他沈光林一个。

尘埃基本落定,论文还在撰写中,但是武田公司之前临床失败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并不是因为C60有毒,而是由于他们准备的物料不够纯。

至于如何淳化原材料,这就看扶桑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他沈某人时间有限,他还要早点赶回去过年呢。

沈光林还没回到京城呢,又有了新发现的消息已经传递过来了。

大家已经麻木了,沈光林发现一种新物质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物理领域,他就是神,他似乎有做成一切事情的能力,但是他懒,他就是不做。

沈光林说了,这叫深藏功与名。

毕竟废寝忘食工作十多天,也是时候重新休息一波了。

他也要好好的想一想,整了这么大一块地,明年田里种点什么。

种点什么好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