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 农场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大学教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二一章 农场

分享到:
关闭

双方的要求都远低于对方的心理预期。

达成交易是必然的。

甚至还有点对方吃亏了的感觉。

汪组长自然也得问清楚沈光林要干什么,毕竟农畜产品研究所是亏钱货,那个附属农场也没什么收益,明明是农民,按照工人的条件去生活,哪年不亏损?每年都吃进去不少资金。

沈光林想要的理由也很简单啊,他的生物科技公司要扩大生产规模了。

上次,他也是无意间听到,雄县那里也卖生猪。

这是农畜产品研究所的产业,具体位置在雄县的雄州,研究所加附属农场一起占地4000多亩。

沈光林的生物科技公司真的要扩大生产规模了,因为他们生产出来的猴子和狗子真的很好用,还有那些小白鼠,兔子,仓鼠。

扶桑那边的医药公司和高校用的很舒服,有扩大进口的趋势。

至于这些动物能不能卖到花旗国去?

不太现实,距离太远了!

航空运输太贵了,坐船,路上漂泊一个月,到目的地说不得已经死光了。

只有运往扶桑是最划算的,他们实验室足够多,国家和单位也足够有钱,还有二十年的好生意做。

而二十年之后,国内的实验室也要成长起来了,这些大学,医药公司难道还会差钱吗?

三家合作的事情果然很顺利。

沈光林主动向两所学校汇报了自己这边的建议,问他们能不能同意科学院加入进来。

两所学校当然没有意见。

他们之前是怕沈光林年轻气盛,不争馒头争口气,非要跟科学院顶牛。

这样的话,他们就不好提妥协的事了,他们不怕科学院的,干就干嘛。

但是,他们多虑了,沈教授不是那样的人,能和平,干嘛要挑起事端呢。

朋友和敌人之间,界限或许并没有那么明显。

这些人的后手都没有用上,已然成了朋友。

沈光林邀请汪组长到他的生物科技公司吃饭,并且还一并邀请了陆委员。

这是沈光林第一次和陆委员吃饭,原来老爷子并不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人呢,他只是有点刚愎自用而已,其实人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刚一见面,陆委员就说,“小沈,你不要想着用糖衣炮弹攻击我,今天我就要糖衣吃下去,炮弹打回来。”

“当然没有问题,我们准备的糖衣有很多呢,说不得吃下去就得了糖尿病。”

“你小子!”

大家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热情的聊着无聊的话题,然后一路走进了生产车间进行参观。

“沈教授,你让我刮目相看啊,在你面前,我枉做小人,之前还找各种渠道算计你,在这里我要向你道歉。”

既然双方已经相逢一笑泯恩仇了,陆委员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他一定要郑重的跟沈光林道歉,不然心里不痛快。

“言重了言重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科学虽没有国界,但是学者却有他自己的国家,用在咱们这里也合适的,因为学者也有自己的单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有道理!”

接下来他们还是很认真的参观了沈光林的生物养殖基地,沈光林也是借机证明他是认真的,真的想搞生物养殖,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里面的东西真的不少,各种动物也都很齐全。

猪牛羊就不说了,这是常规品种,沈光林养来也不是为了科研工作,大多数还是为了吃的,少部分是为了培育优良品种。

真正赚钱的是猴子。

而且,猴子比人住的都好,还要定期消毒,定期体检,还要给他们配发一个母猴子,让他们心情愉悦起来。

“听说,羊城那边和香江那边有人吃猴脑,你们养猴子不会也干过这种事吧?”汪组长开着玩笑,也是活跃一下气氛。

“当然没有,我强烈反对食用灵长类动物的,做人也是要有底线的,吃猴子和吃人有啥区别,我最多也就是吃几条土狗而已。”

沈光林不是圣人,但他还是不能接受吃猴子,不过吃狗肉就无所谓了。

他喜欢狗,喜欢到一顿都不能少。

“你这么一说,我都饿了呢,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你这里有狗肉吗”老爷子也是哈哈大笑。

当然可以有。

午饭就是吃的狗肉,沈光林专门请了一位朝族大师傅,祖上就是专门做狗肉的,炖的狗肉又香又烂,而且调制的那种蘸酱,简直绝了。

吃肉不喝酒,等于喂了狗。

沈光林存的好酒越来越多了,为了能够保存的更久,他还请教的专业人士。

要想白酒放的长久,他还专门给自己建了酒窖,提供一个低温干燥的环境,而且,瓶口密封的可能没有那么严实,他还专门用使用食用蜡把瓶口封住了。

买的酒水实在太多了,沈光林招待客人的时候已经不再吝啬这点酒水了,即使后世能涨到几十万一瓶又怎么了,难道还真的拿出去卖不成。

玻璃大王曹德昂也存了很多酒啊,怎么没见他拿去卖呢。

格局不到的时候,觉得什么都能拿去换钱,现在钱多到一定阶段了,除非是非常好的赚钱机会,比如,前段时间的股灾,不然,对于沈光林来讲,他都懒得弯腰。

就像,现在就京城的四合院价格也很便宜啊,他都很久没有去买了。

酒饭正酣,他们自然还是会谈到农畜产品研究所的转让问题。

前期他们谈合作,那是重点,现在已经谈拢了,剩下的就是农畜产品研究所的问题了。

之前他们并没有谈到这个研究所值多少钱,因为也没人在意嘛。

科学院下属的农产所多的很,几乎每个省都有,一个个都是政策性赔钱,赚钱的几乎没有。

“沈教授,这个农产所合资没有任何问题,也是符合国家政策的。只是,就这样转移过来的话,农产所和农场的人员怎么办,资产怎么算?毕竟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啊”

汪组长还是做了功课的,他一个研究物理的,说起农产所的事情也是有点头大的,毕竟不是同一个部门,还是有那么一点麻烦。

“咱们这个农畜产品研究怎么样无所谓,我想要的其实是那个农场。当然,所有职工我都可以保留,但是我们没有编制也没有权限,人员编制还是要放在科学院的,工资可以由我们来发。咱这里不是4000多亩地嘛,我来出钱,你们不就好办了么?

这样吧,国家给超导材料项目的拨款不是1000万么,我也出一千万,算捐献也好,算购买也罢,只要把产权完整的交到我手里就行。”

沈光林喝了点酒,把原本计划出500万的数字翻了一番。

“这些钱太多了!”汪组长和陆委员偶读不太同意,自己原本就是占便宜了,怎么还可以这样。

“不多,算是我尽的一点绵薄之力吧。那天汪组长说起咱们的不容易,我很感慨,但是让我拿更多出来,我也无能为力了。”

那还能说什么了,一切尽在酒里了。

“沈教授,听说您一堂课就要收5万美元,是真的吗?”汪组长也听说过沈光林的这个小道消息,虽然没有公开报道,但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是真的,但也不是所有的讲座都这么收,而且讲座也不能天天开,他们又不傻。”

“厉害!

“后生可畏啊。”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

但是,在接下来的农场交接事项中,还是发生了一些故事。

科学院的领导听说了沈光林的慷慨之举之后,一定要给他换个农场,换个位置更好的。

“你们不是在津门有个电器工厂么,经常要往那边跑的,我们有个位置更好的农场,就在廊坊三河,挨着通县,你要不要?”

对方怕沈光林吃大亏,也是煞费苦心了。

沈光林不想要,他觉得雄县就挺好的。

“谢谢你们,我还是不要了,廊坊都属于冀省了,这里没发展的。”

这是实话,廊坊即使到了2020年,发展也不好,房价暴跌,在这里买房的亏惨了去。

“雄县不也是冀省么?”

“是么?可是这个地方光听名字就霸气呀,我喜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