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捐赠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大学教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一六章 捐赠

分享到:
关闭

肉食管够,还可以畅饮中药味道的可乐,这真的是梦幻一般的生活体验。

现在可口可乐在国内是奢侈品,大家常喝的还是国产老汽水——北冰洋。

有时候,幸福感是依靠金钱的充足来获得的,并不只是精神上的愉悦体验。

没有钱,很难有十全十美的幸福。

这一群人载歌载舞,在遵化度过了愉快的三天,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塘山菜刀队,所幸一切平安。

可以开学校的介绍信,沈光林很是过了一把考古的瘾。

也是机缘巧合,因为这里恰好有考古人员在整修裕陵,沈光林临时给自己开了一封介绍信,得偿所愿进去一观。

毕竟他们名义上是京城大学来的科研考察团队,而这里的考古队也是京城来的,其中就有他们京城大学考古专业的毕业的校友在,有这份香火情,人家还是给足了面子的。

混圈子真的很重要。

怪不得混演艺圈的要读中戏或者北电呢,这种香火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好处。

沈光林在京城大学工作,京城大学和它的学生们的影响力能够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的。

毕竟是全国唯二的大学,京城大学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但凡有点厉害点的项目,很大几率会有他们的人在。

这个裕陵是乾隆皇帝的陵墓,乾隆皇帝是华夏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帝,活了89岁,但他并不是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因为他提前退位了,做了几年太上皇,自号“十全老人”。

这位“十全老人”是个很没有意思的人,身高大约只有1米6几,生平最爱写诗,一生创作诗词达4万多首。

而且,他生前为了建造自己的裕陵,竟然打着修葺明代皇陵的旗号大肆盗取明十三陵的金丝楠木。

结果,明代的皇陵被乾隆皇帝“修葺”的越来越小,因为他把能用的建筑材料全都给弄到自己的陵墓去了。

当然,“十全老人”也没想到,自己去世百年之后成了历史上最倒霉的皇帝之一。

1928年,号称是孙承宗后人的孙殿英带领军队炸开了裕陵,拿走了里面所有的金银财宝不说,还把乾隆皇帝的尸骸丢在烂水坑里。

而且,颅骨还给整不见了,唯有一条发辫还健在,证明它属于皇上。

在盗墓事件发生半个月之后,满清的遗老大臣们才决定重新安葬乾隆还有他的后妃们。

参与重殓的遗老们把此次事件所感所闻写在了日记上,编辑成了一份资料:《东陵盗案汇编》。

考古队这次修复裕陵,也是因为现在旅游越来越火热了,而乾隆皇帝又是清代很出名的一个皇帝,因此他们想把陵墓修复出来进行开放展览供游客参观。

沈光林的运气很不错,见证了这一历史发现,棺椁里面的情形果然跟记载的一模一样,考古人员还专门指着它说,那条花白的辫子就是乾隆皇帝的。

长见识了,要不要给它来个DNA测序?

其实清皇陵和明皇陵有好几个名字是一样的。

比如裕陵。明裕陵是明英宗朱祁镇的,就是发生土木堡之变的那个憨憨;清裕陵就是乾隆皇帝的了。

景陵也是一样,明景陵是朱瞻基的,而清景陵是康熙皇帝的,当然,类似情况的还有泰陵,定陵。

三天的假期终于要结束了,沈光林还有点意犹未尽。

临走,他请所有考古人员吃了一顿大餐,把那些用不完的物资,包括帐篷之类的,全部留给考古队了,回去嘛,轻车简从。

下次再去什么地方出来玩的话,再重新购置就是了。

吃过最后一顿午饭,大家收拾收拾行装和心情,打道回府去了。

这次活动大家都很满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收获,唯有四个孩子还要写日记和观后感,最后收官的时候稍微差点意思,有了这么一点点不开心。

生活并不总是那么随心随意的,当自己没有找麻烦的时候,就有麻烦来找你了。

因为,有人举报说,沈光林的生物养殖基地藏污纳垢,经常有年轻漂亮的男女在此间出没,影响极坏。

我去,有年轻男女出没就是藏污纳垢了?捕风捉影的事情你们也信,古代的御史大夫都没有管的这么宽。

而且,他的园区几乎是全封闭的,“影响极坏”这个词是在什么背景下产生的?影响谁了?

沈光林看到了举报信原件,看不出什么名堂,但还是留了一份影印件。

工作人员也说了,就因为是捕风捉影,所以我们这才只是过来调查核实一下,如果真有确凿证据的话,那说不得已经下手抓人了。

严重配合,一定坚决配合。

沈光林这里有一台进口的电影摄像机,因此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学习和研讨。

工作人员打开样片,里面有一些胡乱拍摄的内容,大都是野餐聚会的牛羊肉制作方法和一些风土人情的特别记录。

任何违禁的内容都没有。

前来调查的工作人员简单了解一番就走了,果然并没有什么意外的事发生。

整个调查过程,没有人拦路喊冤,也没有苦主,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辛秘事项被揭露。

窦伟和沈光林同北电的学生们往来,只是正常的交朋友,也是正经的人情来往,他们确实没有干社会不提倡不准干的事,顶多凑在一起多吃了几顿狗肉而已。

这个年代吃野味都不犯法,别说吃这点狗肉了。

大约就是因为生物养殖基地的食品比较丰富多样,而且还有不错的摄影摄像设备,所以北电的学生们才比较喜欢过来这里玩。

藏污纳垢?把人想象的也太坏了吧。

沈光林想了想,发起举报的人肯定是在养殖厂里上班的员工或者周边的人,但是说不好究竟是谁,还是比对一下笔迹吧。

给大家一个进步的机会,大家工作这么久了,每人写一份一千字的思想汇报,接受组织考察。

当然,沈光林也不报太大希望,一下子就找到当事人的几率很小,但真的找到了,他肯定也会打击报复的。

被人举报这种事情是很难杜绝的,无论在哪个年代,得了红眼病的人也都不会少。

沈光林和窦伟的朋友们聚在这里吃烧烤的次数多了一点点,尤其他们为了丰富业余生活,还像模像样的整了个蒙古包。

而北电的学生们学习“声台形表”,往往又能歌善舞,看起来就像是容易出作风问题的样子。

只要在脑子里一臆测,任何肮脏的事情就都出来了。

幸好沈光林和窦伟都持身甚正,没有犯过生活作风问题。

调查组的人也去北电进行过情况核实,果然都是正常来往,北电的老师们也是知道这里的的,他们也常来玩,这里真的就是一个轻松聚会的场所,不涉及任何风化问题。

终于还是轻松过关了。

而正在冀州拍电影的迟之强就没那么走运了,他被金陵派来的调查组给捉走了。

跨越几个省,但还是给带到了金陵。

一场艳遇引发的牢狱之灾即将上演。

原本,这件事已经做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坏就坏在一篇新闻报道上。

某媒体记者偷偷采访,还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银幕上的明星,生活上的罪犯》。

其实,在新闻报道还没出来的时候,沈光林就知道,这位大强子兄弟完了,《铁窗泪》还是要唱的。

凤凰传奇有首歌还挺适合大强子兄弟的:

是谁在唱歌,温暖的寂寞.

白云幽幽,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

在那一片苍茫中一个人生活.....

为了避免生物科技公司这边“载歌载舞事件”过分发酵,沈光林决定要做些什么了。

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嘛。

这么一想的话,可以做的事情就有很多了。

对个人采取攻势是不可取的,容易走上邪路,但是对组织就没问题了。

沈光林想到了一个很简易但是见效也很快的方式,那就是给一些强力部门捐一些物资,就说是为了支持他们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嘛。

单纯只是捐款的话,大家是看不到太多成效的,还是捐物资的影响力更宽广一些。

比如,给周围的每个派出所捐一两台车怎么样。

车可以使用很多年,车坏了,从记忆中消失又是很多年。

可能,过个三五十年之后,人们回忆起当年的那段艰苦岁月份时候,还会提起,我们派出所拥有的第一台警车就是xxx捐献的XX车。

沈光林前段时间在香江小赚了一笔钱,不去拿点钱出来消费一下,心里很难受的。

有钱不花,人不能产生快乐。

那就捐赠吧,把场面搞的宏大点。

生物科技公司开业两年了,虽然并没有赚得太多钱,但是由于他们是合资企业,缴的税也不多,这次就当是缴纳了营业税吧。

这次捐赠其实是沈光林自己出钱,只是以生物科技公司的名义进行,这样生物科技公司以后的路也会走的宽一些。

做事情总要看的长远,不是说你拿出来多少东西捐出去,立刻就有多少东西反馈回来的。

影响力和收益是一点一点的体现出来的,润物细无声。

沈光林大手一挥,买!

30辆750侉子偏三轮,30辆7座面包车,在外汇的加持下,很快就准备齐了。

一鱼多吃。

沈光林决定把这些车捐给李蓉上班的单位,让他们自己去分配吧。

交给上级一些可以,全部用于武装他们自己的巡逻力量也可以。

一事不烦二主嘛。

李蓉现在还是公安局的正式职工呢,她是读大学去了没错,但是她的人事关系并没有丢啊,她还是体系里的人呀,只是暂时脱产去学习而已,将来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

对于沈光林来讲,公安局也是娘家人,自己当初认识的好朋友和老领导也还在呢,提到他们就天然自带一份亲切感。

现在全国正在大力打击犯罪,警员人手严重不足,装备也有点跟不上,有时候抓捕嫌烦还要用自行车。

现在,做女婿的有钱了,他有这个条件不支持一把也说不过去。

沈光林这也算是开了警民共建的先河。

刚穿越那会,沈光林真的是受到了他们的莫大帮助,如果没有他们的收留,他都不知道自己流落到哪里。

现在沈光林发达了,有钱了,回馈一下,这也算是吃水不忘打井人。

东西准备齐了,万事俱备,只差剪彩。

生活需要仪式感,警用物资捐献还是举行了一个很隆重的仪式,这排面不亚于集体送走犯罪分子。

场面真的很壮观,60台做好涂装的车往那里一摆,一排一排的,横平竖直,这下子气势立刻就来了,甚至有了阅兵的感觉。

花这点钱,就能够有这样的排场,沈光林很满意。

捐献仪式当天,沈光林有事,他为求低调,不去,让李蓉一个人去的。

有点意思,公安局的员工,代表一个外单位给自己本单位捐物资。

她上台剪彩确实有点名不正,言也不顺,但就是没有人管,也没有人觉得违和。

在这一刻,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她们竟然还没领证呢。

大家认可的是社会身份,领不领证真的不那么重要。

无论是李蓉的单位,还是京城大学,他们没有人怀疑沈光林和李蓉的关系,至于人家要不要领证,这重要吗?

仪式举行完毕,李蓉也是想起了当年骑摩托车载着沈光林全城乱窜的岁月,于是她给自己重新买了一辆侉子750,就放在实验室的院子里,想着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载着沈光林去回忆往昔。

这批物资捐献出去,效果良好。

不说立竿见影吧,但是生物科技公司周边的巡逻力量明显得到了加强。

沈光林的慷慨大方解决了很多燃眉之急,其他区的公安局羡慕的不得了。

现在,很多派出所都有新车了,大家也终于不用骑着自行车去追歹徒了,一时间干劲很足。

不少原本就要逃脱制裁的小混混重新身陷囹圄,有些还为此吃到了花钱买的花生米,也不知道沈光林是干了好事还是坏事。

但是,对于民警们来讲,这是大好事。

初秋天气里,开一辆崭新的长江750,风拂过脸颊,吹起大檐帽下露出的一缕头发,会显得特别酷是不是。

英姿飒爽,英气勃勃。

在捐给公安系统60台车之后,沈光林还是觉得有些不过瘾,想了想,他又给医院捐了20台救护车。

并不是所有医院都能拿到的,毕竟他沈某人是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人

这二十台车就只捐给了京城大学医学院,哦,现在还是京城医科大学呢。

反正都是自家人,将来也会重新合并的,沈光林这是提前打好关系,等将来腰痛的时候也有人帮着治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