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零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超级战神在都市凌凡萧楚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九四零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分享到:
关闭

第一九四零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嗯?

焦子骞带人来了?”

当即,正要动身的鲍继虎听到属下仓惶而来的汇报后,不由的一怔,脸上写满错愕之色。

“呵呵,还真是不禁念叨,难不成这家伙也和我们的想法一样?”

一时间,神思错愕的鲍继虎怔怔回转过思绪,忍不住淡笑一声,调侃起来。

“这......不会这么巧吧,到底怎么回事,焦子骞带了多少人来?”

顿时,一旁的公玉鹏忍不住挠了挠头,看向闯进来的手下,皱眉问道。

“回大帅,我们的人在边境处发现的,对方带了不下百人,一路直奔这里而来,其意不得而知!”

传信弟子惊慌开口汇报道。

现如今,焦子骞的名声在附近可是响亮的很,眼下来意不明,这名负责探信的弟子自然是心中惊慌。

“不下百人?

这家伙要搞什么,没有上前打招呼询问过么?”

当即,鲍继虎不由的皱眉追问道。

这家伙心中有些纳闷,按照焦子骞带领的这个人数,也不像是来发生大冲突的,两州对垒,这个人数实在是不够看。

但是,这个人数怎么看也不像是来正常谈事情的样子,正要想来商量事情,来几个人就够了!

一时间,鲍继虎有些想不通焦子骞这家伙来此的动机。

至于焦子骞来找麻烦这一说,他压根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他同对方压根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交集和矛盾。

“回州主,我们的人上前询问过了,但是被对方呵斥滚开,看样子,对方绝对是来者不善!”

手下连忙开口汇报道。

鲍继虎闻言,顿时眉头皱起,心中实在想不出焦子骞来找麻烦的缘由。

“走,出去看看,贵客临门,总要尽几分地主之谊!”

当即,鲍继虎长身而起,神色严肃的开口道。

“是,州主,要不要准备一下,小心对方来者不善,怕是有什么意外发生!”

顿时,公玉鹏神色凝重的谏言道。

“哼,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慌什么,那焦子骞刚刚掌控局势,就要来我们孽境州兴风作浪?

正要如此,那我看他是疯了,要知道,混乱星海有混乱星海的规矩,他还敢乱来不成?”

鲍继虎深吸口气,冷冷道。

之前在拔舌州的时候,差点着了凌凡的道,这些天已经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今天在自己的地盘上,若是还被焦子骞给拿捏了,他感觉自己的脸面实在是不用要了!

“呵呵,今时不同往日,混乱星海的规矩现在可未必管的了我焦子骞,鲍继虎,给你一个机会,臣服在本座脚下,今天饶你不死!”

骤然之间,一道不屑的冷笑声骤然闯荡在大殿之中。

鲍继虎闻言,顿时面色骤然一变,旋即身形一闪,猛的消失在大殿中。

随后,公玉鹏亦是连忙跟着追了出去。

广场上空,焦子骞率先而来,凌空虚立,傲然凝视着从大殿内匆匆闪出来的鲍继虎。

“哼,焦子骞,本座正要去你蒸笼州走一遭,倒是没想到今天你先到了,不知来此何意?”

顿时,鲍继虎目光扫向焦子骞,沉声冷喝道。

焦子骞闻言,亦是忍不住心中一怔,有些好奇的看向鲍继虎,没想到这家伙也有拜会自己的打算。

当下,也懒得追问对方找自己的目的,直接冷冷道:“你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我来此何意刚才不是已经说了?

方才没听清楚吗?”

随着焦子骞此言一出,鲍继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刚才他好言好语,本打算和对方搞搞关系,亲近几分,奈何自己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虽然说蒸笼州的实力远在他孽境州之上,但他鲍继虎也不是泥捏的,接二连三被对方羞辱,哪里还能受的了?

“焦子骞,你是诚心来找麻烦的么?”

顿时,鲍继虎指着焦子骞咬牙一字一顿道。

“哼,你这话说的,莫不是在放屁,找麻烦还有假意的?

再问你一遍,要么臣服,要么死!”

焦子骞目光一凝,杀气涛涛道。

此刻,焦子骞身后天际处,一道道身影飞掠而来,正是跟在后面速度稍微慢上一些的柯靖儿,以及三军统帅等蒸笼州高手。

“嗖嗖嗖~”

与此同时,孽境州这边亦是接连闪出道道身影,都是周围听到动静及时赶过来的长老等人。

公玉鹏来到鲍继虎身旁,冷冷戒备着焦子骞等人。

“呵呵,好你个焦子骞,你刚刚掌控蒸笼州,自己的屁.股还没弄干净,就敢来我孽境州耀武扬威。

我就纳闷了,今天就算我孽境州敢臣服在你的手下,你还真敢应了不成?”

鲍继虎不屑的嗤笑一声,咬牙冷冷道。

他吃定了焦子骞没有这个胆量,今天就算孽境州落入了对方的手中,也无济于事,上面的势力是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而对于破坏了混乱星海规则的焦子骞,只怕刚刚拿下的蒸笼州屁.股都还没捂热乎,就得让贤易主。

“呵呵,鲍继虎,你先跪下来磕个头,叫声主子,看我焦子骞敢不敢应!”

顿时,焦子骞看向鲍继虎,忍不住冷笑道。

鲍继虎闻言,不由的脸色铁青,咬牙怒喝道:“焦子骞,你踏马的不要欺人太甚,真以为我鲍继虎是好惹的不成?

有种你今天灭了我孽境州。”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真以为劳资今天来这里是和你开玩笑的么,动手!”

当即,焦子骞目光一寒,冲着身后众人沉声吩咐道。

话音落下,焦子骞一马当先,身形一闪,率先向着鲍继虎杀了过来。

今天,他带来的人不是太多,在他看来,兵贵精不在多,没必要举州而动,大动干戈,那种情况一般是双方处在势均力敌的境地才会这么做的。

向他这种实力处于碾压之境的,只要带足了精锐,以防万一就可以了,真正的胜负,其实是决定在他手中的。

鲍继虎见状,猛的心头一颤,万万没想到焦子骞这家伙居然说动手就动手。

“我特么的,焦子骞,你踏马怕不是疯了,劳资和你无冤无仇,针对我孽境州你特么能得到什么好处?”

顿时,鲍继虎满脸的狰狞之色。

“呵呵,我有什么好处不需要你来关心,但是,臣服在我的脚下,你能得到的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便是可以活命!”

焦子骞漠然冷笑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