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二章 翻不起浪花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超级战神在都市凌凡萧楚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九三二章 翻不起浪花

分享到:
关闭

第一九三二章翻不起浪花

密室中。

凌凡处理好了外面的事情后,便开始正式对焦子骞施法疗治起来。

“刚才让你默记的完整功法记好了么?”

凌凡淡淡开口道。

“呼~记好了!”

当即,焦子骞连忙应了一声,心中的震惊之情,简直惊涛骇浪一般,难以言表。

因为,另发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通过他所修炼的后半部功法生生推演出了前半部来,现如今,他已经拥有了完整的功法。

要知道,到了他们这等境界,所修炼的功法,都是经过几代人打磨出来的,即便有天之骄子,也是需要耗费毕生精力来探究研习。

焦子骞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凌凡这种,能硬生生在极短的时间里,仅仅通过半部功法便推出另外半部的,简直就是妖孽中妖孽!

“待会儿我辅以药石针灸,你运转完整的功法法决,这样会事半功倍,日后也不用换功法了,这套功法放在修罗界中,也算是上层存在了!”

当即,凌凡淡淡叮嘱道。

“是,感谢主人再造之恩!”

顿时,焦子骞难掩心中激动,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其实,这功法并不是他推演出来的,而是让圣姬帮忙搞定的,这件事对圣姬来说没什么难度,毕竟这功法也还没有那么逆天。

本来,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依照他的经验,推演个功法倒难不住他。

但是,功法的推演需要强大的灵魂力量为支撑,以他现在魂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复杂庞大的推演。

所以,关键时刻,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圣姬身上。

治疗焦子骞,他也可以通过其他手段,但是现在他比较赶时间,焦子骞是因为功法的原因才导致现在这个样子。

因此,从功法上入手,效果是最快的。

“开始了,不要分神!”

顿时,凌凡淡淡叮嘱一声,手中点出道道残影,一根根银针莫入焦子骞的体内。

感受到凌凡的施为,焦子骞心中不敢怠慢,连忙心中默默运转功法,霎时间,随着功法的运转,他能感受到充斥在体内杂乱无章的元力开始渐渐有序的流动起来。

此刻,柯靖儿正闭目坐在池水中闭目调息,她现在状态已经趋于平稳,身上的问题已经被凌凡彻底解决。

转眼间,一.夜无声,悄悄而过。

......

冰山州,一大早,一名老妇便神色慌张的匆匆来到了傅雪明的寝宫前。

“夫......夫人......”

老妇来到傅雪明近前,声音有些微颤的开口道。

当即,傅雪明看到对方的神色,还以为是事情办成了,激动的。

“怎么,看你激动的样子,似乎事情办的很顺利,回头有重赏!”

傅雪明酥.胸半裸,一脸慵懒道。

“噗通~”

听到傅雪明的话,老妇当即双膝一软,猛的跪倒在地,“夫人......行动失败了......”

“什么?”

傅雪明闻言,当即恍如被踩了尾巴的猫,猛的一个机灵,失声惊叫道。

“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居然连一个小贱人都搞不定?”

“回夫人,那小贱人实力不凡,我们还想错估了......”当即,老妇将昨夜刺杀失败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陈述起来。

顿时,听完老妇的汇报,傅雪明猛的深吸口气,脸色铁青道:“该死的,几年不见,居然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么?

派出去的人,没有暴露吧!”

“没有,全部兵解了,还有一个宁死不屈,临时前什么也没说,夫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老妇忍不住开口请示道。

“哼,还能怎么办,先不要轻举妄动,传少爷过来!”

傅雪明沉吟片刻,深吸口气道。

“是,夫人!”

当即,老妇连忙应声领命。

不多时,一名高瘦的青年男子行色匆匆来到了傅雪明的寝宫之中。

“娘,什么事情这么急着传孩儿过来!”

来到寝宫之中,青年人顿时神色凝重道。

这青年人正是傅雪明的儿子,孔祥羽,冰山州未来的继承人。

“孩儿,眼下有件急迫的事情需要和你商议,这几年为娘一直在寻在孔采儿的下落......”傅雪明连忙将事情一五一十向儿子叙述了起来。

听完傅雪明的陈述,孔祥羽眉头微皱,神思陷入了沉默之中。

“羽儿,你可有什么良策么,决不能让那个小贱人出现在州主面前!”

傅雪明面色凝重的开口道。

半晌之后,孔祥羽不由的轻笑一声,宽慰道:“呵呵,母亲多虑了,我倒是觉得此事没那么严重,无需过于紧张!”

“嗯?

何出此言,为娘有些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傅雪明眉头微蹙,忍不住疑惑道。

“呵呵,你想一想,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就算父亲依旧对那孔采儿有情义,也早就淡薄了,再说,当年的事情天知地知,我们只要不承认,还有谁会知道?

即便是在州主面前当面对质,我们也可以反咬一口,说她含血喷人,污蔑我们。

另外,她一个女儿身,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能有机会回来,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么?

谅她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他日待的我继承了州主之位,迟早有她好看的。

所以,在孩儿看来,娘亲只管放心,当年的事情不论真相如何,早已木已成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父亲不可能会为了一个死人再去翻过去的陈年旧账!”

孔祥羽淡淡开口道。

当即,傅雪明闻听此言,不由得醍醐灌顶一般,豁然开朗。

“哈哈哈,羽儿,听你一席话,为娘心中顿时拨云见日,你长大了!”

顿时,傅雪明看向孔祥羽,满脸欣慰道。

“呵呵,孩儿也该长大了,这么多年都是母亲在为我遮风挡雨,现在也该轮到我替您分忧了!”

孔祥羽郑重道。

对自己的母亲,他内心是十分敬重的,这几年如果不是母亲筹谋,他现在哪有机会成为冰山州的继承人?

相对于父亲孔英豪,他心中的感情却是要寡淡的多,远不及和母亲之前的感情来的真切深厚。

“哈哈,我放心了,有事你只管去忙,看到你,为娘心中踏实了!”

傅雪明长笑一声,心情舒畅无比。

“嗯,我确实有些事情要处理,眼下修罗百年动荡之际,得早做筹谋才好,最近我们低调一些,不要节外生枝,执意暗杀那南宫采,反倒让人觉得我们心中有鬼!”

临行前,孔祥羽忍不住再次对傅雪明沉声叮嘱道。

“孩儿放心,为娘知道该什么做了!”

当即,傅雪明连连点头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