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三章 扮猪吃虎?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超级战神在都市凌凡萧楚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九二三章 扮猪吃虎?

分享到:
关闭

第一九二三章扮猪吃虎?

“呵呵,凌北冥,今天你我的事情便暂且作罢,本座便不在这里继续打扰你了,告辞!”

鲍继虎脸色经过了数番变幻,最后深吸口气,沉声开口道。

鲍继虎此言一出,顿时让场中围观的拔舌州众人一阵面面相觑。

“嗯?

怎么回事,这位孽境州州主......怂了?”

顿时,围观人群中忍不住传出一道诧异的挪捏之声来。

“这......应该是因为刚才冰山州信使的原因吧,估计是被吓到了!”

当即,人群中另外一道声音淡淡嘀咕道。

听着耳中传来的窃窃私语,鲍继虎脸色可谓阴晴变幻不定,不过最后还是压下了心中那股冲动的情绪,没有羞恼爆发。

此刻,站在一旁的公玉鹏亦是被鲍继虎的举动给惊了一跳,他没想到州主大人会这么干脆的做出让步的决定。

“州主,我们就这么让步,是不是有些落自己的面子,这家伙刚刚动过手,可能正是虚弱的时候,要不要给他点教训!”

顿时,公玉鹏忍不住暗中对鲍继虎传音道。

“呼~”

当即,鲍继虎心中暗出口气,淡淡回道:“教训不教训的,已经没有意义了,有冰山州插手,完全没有必要再和对方起冲突,虽然感觉上有些丢人,但怎么也比不过那宇文明难看吧!”

“额......”

公玉鹏听到鲍继虎的回复,不由的神色一怔,感觉哪里有些不妥,但又找不到辩驳的理由,细细思量,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

当下,就连不远处的凌凡亦是神色错愕,对鲍继虎这家伙的态度也感到十分意外。

“呵呵,鲍州主,你当本少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凌凡看向鲍继虎,漠然开口道。

“凌北冥,你什么意思,不要逼人太甚,本座不和你一般见识,并不是因为怕了你,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鲍继虎深吸口气,沉声开口道。

“本少特别有自知之明,刚才还是鲍州主特意提醒的,不要将对手放虎归山,我认为你说的很对!”

凌凡冷笑一声,看向鲍继虎挪捏道。

“你......”

鲍继虎一怔,不由的脸色阴沉如水,顿时捏紧了拳头。

“呵呵,凌北冥,本座执意要走,好像你能留得下一样!”

顿时,鲍继虎怒极而笑,忍不住冷笑一声。

“你可以试试,凯思琳的事情,你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是休想要离开这里的!”

凌凡毫不客气的威胁道。

鲍继虎本打算一走了之,但是被凌凡拿话激将的,这脸上实在是挂不住!

“好,凌北冥,本座今天就听听,你想要个什么样的交代!”

鲍继虎腮帮子高高鼓起,咬牙凝视着凌凡,一字一顿道。

“很简单,要么死,要么臣服在本少的脚下,你自己选!”

凌凡手握天玄剑,神色漠然道。

刚才收拾了那宇文明,冰山州肯定是得罪了,今天这位孽境州州主不知死活的跑到自己的家门口自投罗网的找麻烦,他岂会这么轻易错过?

若是自己一个个去找这些家伙,反倒是麻烦,难得有自己送上门来的,而且还是单枪匹马。

所以,按照凌凡的心意,自然是借机将鲍继虎这家伙给搞定的好,搞定了鲍继虎,就等于搞定了孽境州!

“哈哈哈,凌北冥,本座当真佩服你的勇气,我看你怕不是因为在宇文明面前抖了威风,现在有些飘了吧?

知道本座为什么不愿意和你交手么?”

当即,面对凌凡的威胁,鲍继虎忍不住仰天一声长笑,满眼不屑的讥讽之色。

“奥?

倒是愿闻其详,说来本少听听!”

凌凡眉头一皱,心中亦是忍不住好奇道。

“呵呵,你死到临头了还兀不自知,从你对宇文明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个死人了,真以为冰山州会放过你不成?

所以,本座不想和你一个死人动手,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鲍继虎看向凌凡狞笑一声,冷冷开口道。

“原来如此,啧啧,还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要你这么说,本少更不能放过你了,临死之前,怎么也得拉一个垫背的不是!”

凌凡看向鲍继虎,忍不住挪捏道。

当即,听到凌凡的话,鲍继虎压抑不住的情绪有些暴躁起来。

“玛德,凌北冥,你脑子有病吧!”

顿时,鲍继虎心头火大,忍不住嗤笑一声,“小子,实话告诉你,本座不可能和你交手,你最好绝了这个念头!

若是冰山州对凯思琳有什么想法,本座也就没有什么插手的必要了,今天就当我没来!

假如过两天你被冰山州干掉,而对方又对凯思琳没有什么想法,本座自然是坐收渔翁之利,包括你身边这些美女,本座也会一并笑纳,替你好好照顾!

所以,你觉得本座有必要和你这个将死之人动手么?

拿出你能说服我的理由。

呵呵,我倒是觉得,你有这个心思来针对本座,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的后路比较好。

如果你实在走投无路,本座倒是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跪在我脚下,磕三几个响头,我在冰山州面前求个情,你或许还能留个全尸,哈哈哈!”

说着说着,鲍继虎顿时感觉心中酣畅淋漓,好不痛快,忍不住长笑一声,终于感觉在言语上找回了点面子!

“嗖~”

就在鲍继虎仰天长笑之际,凌凡猛的身形一闪,攒动而出。

“呵呵,你未免太过迷之自信了,本少脚下还缺条狗,我看你正合适!”

凌凡冷笑一声,身形瞬息之间来到了其身前,手中天玄剑骇然斩落。

“我呸,艹特么的,凌北冥,真以为劳资怕了你不成,当我是宇文明那货色么?

今天便给你点教训!”

当即,鲍继虎怒喝一声,亦是忍不住迎向凌凡杀了过来。

一剑出,风云色变,有了之前宇文明的前车之鉴,鲍继虎哪敢丝毫大意,自然是拿出了自己的真正本事!

“嘭~”

一声山崩地裂的雷霆震响,顿时击碎了鲍继虎心中所有的傲慢,一个照面的交手,只见其身形倒卷而回。

半空中,鲍继虎神色骇然,思绪一片混乱呆滞,若不是身上有护体法宝,这一剑只怕得受伤不可!

“艹,狗日的,你踏马的隐藏实力,扮猪吃虎?”

心中惊骇的鲍继虎忍不住满面狰狞的喝骂一声。

只是,面对他的愤怒嘶吼,凌凡并未答话,迎接他的,是欺身而上骇然追来的身影。

“玛德,公玉鹏,走,血影术!”

眼看着凌凡雷霆冲来,鲍继虎心头一阵狂跳,旋即二话不说,直接施展血遁秘术,下令跑路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